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夫女人系列之 琴  

2016-08-02 17:28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近日无事,着手从我大约在十年时间内报上发表的随笔中选出一百篇,以《人生·人境·人情》为题,装订成册,避免旧稿遗失。在整理过程中,发现了原《乐山报》女编辑琴编发表我写的《郭沫若与牛华溪》、《李准咏“五通桥诗”的来历》和《五通人打虎》三篇。由于小小的三篇随笔,使我想起琴与我的短暂而难以忘怀的接触,令人至今记忆犹新。

我家与琴父亲A先生家同在原文化局一幢新修的楼房里,只是不同单元。第一次同琴见面是我从她父亲那里出来,我们相遇在楼下不大的院子里。她叫住了我:“你是陈老师吧?”我回头一看是位漂亮中透出秀雅,灵动而不失端庄的年轻女子。她穿着朴素、大方,头发剪得较短,显得很干练的样儿。说话时脸微红,充满着青春活力。我回答:“我是。”她于是作了自我介绍,希望我为他们办的《海棠》文艺副刊多写稿,还说她曾在父亲办的《沫水》上,见到我写的《桐花赋》。我说我的主要工作是写剧本,很费事写了个大戏《桃村新歌》,改了好几年,其它文艺样式的作品就写得较少了。她笑了笑说,别客气了,为我们写稿吧,等你了。我这人写稿很怪,经常兴之所至,有写的才写,不刻意去搜索枯肠。不过,既然约了你,就不要使人家失望。我想了想就写了《李准咏“五通桥诗”的来历》,不久就见报了。琴在电话里告诉我,说有人不同意发此稿,理由是李准题诗似乎已在《乐山报》发过。为此琴去查了报,作了调查,没发现有人写过。我说其他人若写过,不是第一手材料,我是亲自参与,并与李准有对话的。琴请我不要为小事生气,好稿她会争取发表,并等待着我再赐稿。我本不再写这种惹事生非的小稿,但我为琴的真诚打动。接着写了两篇。特别是《五通人打虎》发后,引起了读者好评。琴是有敬业精神的编辑,她受到了鼓舞,就急忙从报社给我打电话,说《五通人打虎》写得好,从三个不同时代打虎人的遭遇,反映出社会变化与社会的进步,有比较深的内涵,颇有可读性……我从她说话声音急而快,充满激情,可以想见肯定她的心一定很激动吧,使我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感染,这是好编辑的本领。不久,我再写了篇《邱福新的故事》,写乐山名丑邱福新刻苦好学,不但演出精益求精而且还写剧本。他文化不高,写的《秀才出门》引起重视,被收入《剧本》出版社出版的《全国小戏集粹》里,相当不易。可是我将稿件交出后,没有发表。一日我在家中看书,一阵急促敲门声传来,开门后一看是琴,她是从她父亲住的四楼走下去,再走上我住的单元五楼的,累得她满脸绯红,气喘吁吁。她说我写的这篇关于邱福新的稿件,编辑部有争议,她请我改一改,使其更有趣味性。我开始不同意再改,说我写的稿件没有趣味性的恐怕极少。她很有耐心,慢慢讲她的意见,我仔细听,觉得有道理,我也就同意修改。改后,我交给了她。这一年我记得,因为我们去射洪金华山陈子昂读书台讨论我执笔写的《大佛传奇》第二稿,时间来回一星期。回来后才知道年仅三十六岁的记者兼编辑的琴去世了。我很惊讶,脱口而出一句既发自内心又无可奈何的话:“好人命不长啊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