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文: 头 发 理 发  

2016-04-23 10:20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头   发

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所以人们很看重。传统时代的女人,感到生存不下去的时候,或跳河或上吊,都要把一缕“青丝”剪下来留给父母和亲爱的人。中国曾有段改朝换代的历史,要求改变信仰从剃头开始,真有那么一些人为了头发而丢掉了性命也在所不惜。

中国古代上至皇帝文学家很注重在写女性的头发,比如皇上对女人的爱恋,有时不加掩饰地唱出来:“王爱你爱你真爱你,爱你头上青丝如墨洗”。曹植写“洛神”的美,少不了“云髻峨峨”,女神头发很好。女英雄花木兰打完仗回家,恢复美女容貌,首要的是,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”。头发对于女人特别重要。美女总是秀发如云,黄毛或头发稀疏的女人总是显得不那么美。

解放前我住的小镇上,有一家从成都来的理发店名叫“金芙蓉”,不为男士剪头,专为女士烫发。老百姓把那些头发烫卷曲的叫“女妖精”。解放后由于各种政治原因,把爱美爱打扮说成“资产阶级”,错误理解成无产阶级讲朴素与爱美是相对立的,好像讲究美属于资产阶级专刊。到了文化大革命更是发展到了严重地步,男女穿衣都清一色的一样,弄得来“男不男女不女”。女人的头发还有不成文的限制,头发不但不能烫而是不能过长。有过长者甚至责令剪短,头发要梳要结辫,不能散披于肩,被称“披头散发”是不允许的。改革开放之初,女人中有的开始烫发,可是家庭里父母首先站出来阻挡。我的一个亲戚见女儿烫了头,大发雷霆,强令再去理发店一次把发整还原,弄得女儿很委屈,只能在背地里叫老爸是“老保守”。

随着社会发展物质生活的大大丰富,思想观念产生了很大变化。穿的衣服变化最大,尤其是女人服装花样太多,露胸亮肚的不少,穿超短的裙裤也多。当然这是对传统观念的逆反,也没有什么不对。其次是头发,不至于说某某头发很性感会引发不良后果。人们很聪明,便在发上下不少功夫。从前认为烫发就了不起,花钱是成倍的。现在眼见开阔用在发上的钱大量增加,护发用品可与之多闻所未闻,发式新奇打乱了中国人的传统。比如过去小姑娘只结两个小丫式小辫,用橡皮筋套住。成年的女人可梳成双辫或独辫。老年女人,或死了丈夫的女人,头发随之变化,挽个髻在后面,用朴素的簪别上。仅仅从女人头发上可以看出年龄变化来。如今可不这样,年轻妙龄女子认为挽个髻很好看就挽。开始人们看不惯,看多了就习以为常。更有革命性质的突破是头发可长可短,超越了过去以长头发衡量女人的界限。比如过去穿花衣服,留长发的肯定是女人,现在男人也穿花衣服,也留长发。可叫做“女人头发越来越短,男人头发越来越长”。有时乍一看,真伤脑筋难分雌雄。只好细瞧别的特征了。

该轮到说“染发”。头发能染归于科学进步。中国人头发是黑的,西方人头发是金黄色,还有不知甚么地方的人头发是红的。年轻人开始染发,黑的染黄染红。上了年纪人的人把白染黑。我的侄女在开美容美发店,硬要给我染发,我“请示”夫人批准后才敢染,以免为此事弄得不愉快。然而矛盾还是来了,没把我的白发柒成黑发,而是染了没几天头发渐渐变红,是劣质染发剂造成的,弄得我一头红发很尴尬。夫人于是调侃道:“一头红发,人家不说你是老妖怪才怪”!

 

理   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上初中以前,没有去过理发店理发。头发长到一定程度,祖母便去理发店租来一把锋利无比的剃刀,动手给我剃成“光头”。这是我记得起的仅次于背书之外最痛苦的事。祖母并没学过理发,手艺不好不说而且眼睛也不太好,剃头如剃度,痛得我不时大声喊叫,大有坚决不再剃下去的意思。这时祖母便哄我,说只要我乖乖地不动,好好配合定有奖励。奖励是要兑现的,吃糖,或者说吃碗豆腐脑。而我最喜欢的奖励是准许我晚上去听评书,或者准许去剧场看川剧。事实上,祖母不让我上理发店,说穿了是节约钱。但结果却节约不了多少。我想不通祖母费力我受苦,真正划不来。

说来也凑巧,当祖母与我剃头我正难受之时,街斜对面“金芙蓉”理发店灯火辉煌,传出女士们嬉笑之声。“金芙蓉”理发店的老板是成都人,带来的烫发技艺先进。镇上有钱人家的太太,姨太太、小姐们,读中学的女学生们,都到“金芙蓉”烫发。我抬眼便看见女人们坐在烫发的电器下面,理发师傅便把女士的头发一绺一绺地卷起,用药水打湿小夹子夹好,通电,不久顺顺的头发便卷曲起来。祖母守旧看不惯,说烫了发的女人妖里妖怪,难看死了。不知为什么我看着“金芙蓉”楼上烫发,忘了自己正在“受苦刑”。祖母说声“剃完了”收刀。我用手在头上一摸,湿的,一看,血!祖母给我剃头每次都要划上好几道口子。

上初中祖母终于不给我剃光头了,让我上理发店理发去!镇上开设大致三种类型的理发店:“金芙蓉”算第一流,理个发很贵,我们这等人家绝对不能去的;“正元”属中等,价格要便宜一点;“大众”属下等,钱相当便宜但卫生条件差。祖母说如果去染上头病生疮,花的钱就多,不如去“正元”理发店吧。“正元”的老板姓黄名正元,胖胖的为人和气一说一个笑。他在我父亲办的私塾里读过几天书就永不忘记,称祖母为“师奶奶”,叫我为“师弟”。黄老板对人很好,人缘也好。不知在“整风反右”运动中,他说错了什么,被打成了“右派”。从此黄老板不是“正元”理发店的老板,成了管制对象,不准他乱说乱动。乡亲们在公开场合不敢为了他叫屈,私下都说,黄正元被划右派是不是划错了,他怎么会反党呢?
   我上完初中离开小镇去读高中,把黄老板和他的“正元”理发店遗忘。以后我参加了工作,偶尔机会遇上黄老板的徒弟刘三向,问黄老板还健在否?他说刚去世不久。又问:黄老板还有什么后人?刘三向说:只有一女。再问:“这女儿在干什么?是女承父业理发吗”?刘三向连连摇头之后,突然放声大笑。见我糊里糊涂的样儿,他收起笑容对我严肃说:“我师傅是大好人,却很不得意,划成右派使他心灵受到伤害郁郁而死。他的女儿更不幸,幼时得小儿麻痹症,二十几岁未能出嫁,但天无绝人之路!黄女文革“串联”到了重庆,遇上一位大学生。他也是小镇人,算遇上同乡,鬼使神差地使黄女怀孕。一九八九年小镇爆出新闻,黄女之子考上北大。一九力九三年小黄去美国临哈佛公费留学,黄女老来有靠福份不浅啊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