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夫文 关于“深入生活”惹出来的亊儿  

2016-11-02 13:02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“深入生活”惹出来的亊儿


   这是过去许多年的亊儿了,你知道什么叫“深入生活”吗?

又一年桃花盛开的时候,为迎接更重要演出,我的剧本《桃花村轶亊》再完成了一次重大修改。我不知写得成功与否?当我兴致勃勃去见副局长老易时,他认真看了一遍剧本,没说什么。因为他在文化局里以老辣著名,从来都是“金口玉牙” ,说一不二。他说好,若排出来观众不说好。领导不点头,咋办?若说不好,万一作者将此剧本投了《剧本》月刊,人家用了又咋办?要知那是全国最著名刊物呀!不表态就是表态,留有想象空间,让人有回旋余地,那点不好。我见副局长不置可否,急了。忙问:“局长,我现在该做什么。”他沉吟一会,没有那么严肃了,笑问:“我认为你的生活底子较薄,对农村生活陌生,要准备到乡下去深入一段时间‘生活’”。 “深入生活?”“对”!副局长说没等我再问,他似乎成竹在胸,又说:“你快去找分管文教的市政府的某领导,他曾对我讲,从前他是搞农村工作的,经验丰富。你写的剧本又是写农村的,他定感兴趣,你快去找他汇报汇报。”

我虽然弄不清官场的规矩,但仍满怀希望去到市府宿舎壮起胆子叩开某领导的大门。虽有些侷促,手脚有些无措,但为了自已前途不能畏葸不前。我坐下后,自我作介绍,说我是《桃剧》作者,我们局长讲,领导你很喜欢这戏……领导打断了我的话,说不但喜欢而且看了好几遍  并动手修改。末了,他问:“你们文化局下一步咋办?”

“准备下去深入生活”,我一面看领导脸色一面谨慎回答。

“好呀!去几个人?”

“两个。”我急回答,“我和王导。”

“你回去对你们主管文化的易局长讲,明天开始先去眉山。”

这不用说是易局长最满意的结果。

我和王导坐上市领导的车。领导住那我们住那,领导在那里用歺,我们就在哪里吃饭,沒有一点区别。只是我坐惯了交通大巴车,领导的空调高级车我反而坐起来有点晕糊。然而收获很大,许多新鲜亊儿印入脑里,有的事例还相当感人,为修改好剧本有了底气。一次,我们同市领导坐车从峨眉去夹江,路经双福,双福有个村的村长带领村委会一班人来拦车(不知他们怎么知道的消息) ,不是告状,而是请市领导去村里吃豆花饭。车不得不停下来,村领导说市领导是好官,上次去他们村办亊,到了中午理应吃饭。市领导见桌上有鱼有肉就不吃,双方弄得来很尴尬。市领导为不伤他们感情, 说下次一定来吃豆花饭。农民感情纯朴,记住了,这次闻风而动,一定要我们去他们村里。当然还是没吃成, 理由是有急亊,都推到我们身上, 说亊急,必须赶回乐山。以后我们又随市领导下乡去了数次, 剧本在桃子成熟的日子里改完。市领导说他要看看,把把关,修改修改。这本合于情理,领导重视求之不得。然而时间太紧,离中国现代戏年会演出时间将近,修改多了搞不贏, 修改不当更会失败,责任重大。文化局研究后认为少改为好。市领导兴趣来了,把剧本改完,改得太多,命我带回来跌照办。易副局长是内行,承担巨大圧力,这才顺利进行,赶上时间。《桃剧》上演后,获得中宣部、文化部,以及全国同行好评。剧团为市争了光,领导也满意,这亊似乎告一段落,没人再说什么。

我呢?为了不被人说我吃老本不立新功,一年以后,我又写出了《山野情仇》。仍先交易副局长过目,出乎意料的是,他竟说剧本还可以,又留有余地,说离排演还有大距离。他说还得要我下去“深入生活”,我说行,去哪里?怎样去?他突然眼睛一亮,记起什么来了。他说:“上次你们与市某领导相处很好,不但为文化局节省一笔开支,关键是取得了领导的信任与支持,经验值得总结推广。”

我懂了他的意思,不是要我再去找那位市领导吗?

我有预感不好,老皇历是否可以再翻,因此有点忐忑。

那位市领导在办公室接待我,没说上几句话我就直奔主题,先送上剧本,要求帮助。市领导佯装不瘇,问啥意思?我说文化局易副局长叫我来请示你,助我解决“下乡生入生活”的问题。话刚说完,市领导象要把积压在胸中的气一下发泄出来一样,在桌上猛击一掌。这一掌虽击在桌上。如同击在我脸上。我明白这次非彼次,这个剧本会胎死腹中,领导不支持绝对排演不了,我也蒙了。接下来这位市领导态度仍未和缓,他说:“上次你们拉大旗作虎皮,说我带领你们深入生活修改剧本。可我熬夜写下一千多字的修改意见,一句也没听一句也没用,现在你们又想起我来了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余怒未熄,趁他不留意将自己的剧本抓过捏在手上,灰溜溜出了办公室。我一路小跑,得赶快去汇报。经玉堂街,穿过老公园,恰巧在丁咚井街看见易副局长不紧不慢地走来。我趋前几步,一五一十,向他作汇报。我的第一句是:“哎哟,局座,大事不好了!”他呌我慢慢说……我讲完后,不料经常教导我们“泰山奔于前而色不变”的人,脸色也渐渐发白。最终他嘴角嗫嚅,挤出一句话来:“……充其量这个副局长不当了!”他走了后,该我愣住。“充其量这个编剧我不当了!”但说不出口,我不敢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