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小品文<<错位>>  

2015-05-05 19:5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错位

我们单位住房外表都相同,无特殊的标记。连防盗门、电表、路灯等清一色。总务处贴的水电气表也不具姓氏,据说这样才安全。

    好是好,但给来访者造成常常敲错门。

   比如我的对面是画家,来拜访画家的人很多,来人若粗心大意,随随便便,就乱敲门了。你开门一问找谁,他若说找画画的某某,便连谢谢都不说一声就敲对面门去了,真是使你有些生气,但又不能真生气,生气要破坏邻里关系。

   一日,又有人敲门,我正在看书,只好叫妻去开门看看谁来了,我一个朋友说过今天要来。妻子开门后见是位陌生人,然而又似乎在哪里见过面。来人说他姓张,叫名山。妻子这才想起他不就是刚来不久管文教卫生的张副市长吗?他来做啥?

   “是仕承的家吗?”张副市长和蔼地问。

   “是、是,”夫人连声答应,“是世成的家。”

  “啊,第一次来,好难找!”

  “张市长驾到有失远迎,还望原谅。”妻子是唱戏的,说话经常夹杂戏剧台词。更由于张副市长礼贤下士,尊重知识分子,上任不久就登门拜访怎不叫人激动。张副市长进屋后,妻子一面催我快出来相见,一面去泡香茶去了。

   我有些疑惑,官员们从不来拜访我的,既然来了决不能怠慢,便走出寝室到客厅。此时的张市长看壁上的字画,看得挺认真,我走到他背后他也没感觉。张副市长一副学者味,一副行家派头,不是我叫他一声他还要看下去。

    与我热情握手之后,对我大加赞扬,称我是有成就的艺术家,怎么还住在如此简陋的居室里?真是太不像话了!听了他的话,妻子受宠若惊,激动得流下了眼泪。我也很感动,从前市里的官员们连正眼也不瞧一瞧,有困难无人解决,啊,这个张副市长人家就不同,亲自上门关心来了,党风大变啊。

   这几年我坚持创作,苦头没少吃,作品发了不少,也获过不少奖,但处境仍没得到改善。

  “有新作吗?”张副市长切入正题。

   “有,当然有。”妻子抢先回答。她猜想是不是为弘扬民族文化,要搞宣杨主旋律的作品,领导亲自过问,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。

   “我在省上开文化工作座谈会,到我的老上级朱副省长家去拜访,”张副市长把话锋一转,腔调更和蔼,“看见了你的作品,真是大开眼见,给我以美的享受。回市以后,我就决定无论如何忙,我必须抽时间上门拜访你。”

   “在朱副省长家看到我的作品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是出自张副市长的口,于是惊疑地问。

  “想不到朱副省长还是知音。”妻子说。

  “岂止朱副省长是知音,我也是一个,不然我怎么会一大早就来了,哈哈!”

   “感谢,感谢!”妻子更激动。

   “我喜欢欣赏,更喜欢收藏。”

   “喜欢收藏?”我惊讶地问。

   “对,把你的新作给我欣赏欣赏好吗?”

   “世成,快去拿啊!”

    我带着怀疑的心情去室内抱出一大叠我的作品来,张副市长瞪大双眼问:“出版了这么多?!”

   “不,自费出版我没钱。”

   “是袖珍……”

   “你一看就明白,”我一本一本地向他展示,“这本是《虚情假意》,那本是《附庸风雅》,还有刚完成的《四面楚歌》、《寂寞无涯》……”

   “你是仕承?!”张副市长有些疑问了。

   “对,我是世成。”

   “你不是画画的王仕承?”

   “我是写剧本的黄世成。”

   “啊,这么巧,我弄错了。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张副市长边说边往外走,“今天安排是看望王仕承,以后再安排看你这个黄世成,好,打扰了,拜拜”

    他走出门去,立刻猛敲对面的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