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年轻时那些事儿----- 结婚  

2015-04-26 21:43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婚

旧戏文里经常有两句这样两句台词:“大金科金榜题名,小金科洞房花烛。”说得很好!亊业与结婚确是人的一生中最大的两件大事。当文革风暴还在肆虐,人们躁动不安,整个中国似乎都是乱糟糟的,扪心自问,还有什么亊业可言?退而求其次吧!于是选择结婚。实际上是对前途的悲观,转而寻求温暖的港湾,让飘零的受过创伤的可怜船儿,暂且停止飘泊。

我们结合无多大羁绊,不要谁替我们作主。她的老家在河南,父亲是国民党军队里一名排长,为抗日献出了双眼。养伤期间在四川五通桥,与当地一女子结了婚,生下了她。临近解放,她父母回河南老家去了,丟下她由外婆撫养。她十二岁考入剧团,十三岁外婆离开她去了新彊探亲,从此她自己照顾自己,真是孤苦伶仃。我呢,比她稍好,父亲早逝,母亲守寡,盼我结婚,天天唠叨,老人巴不得早抱孙孙。唯一老辈在盐厂当保卫干亊,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挨斗挨批,不堪忍受,流亡在外,也管不了我们。所以我们的婚姻是完完全全地自主。

当然,要说一点波折都没有也不尽然。她没有至亲有好友,好友都反对同我结婚。并说我有三大缺点: 一是人不怎么样;二是家庭不怎么样;三是经济不怎么样。"三个不怎么样"却没有动揺她的信心。或许她飘泊太久,太为孤单,盼望早有个家。于是要求很低,偶然遇上我,就决心"嫁鸡随鸡嫁狗随狗"。

我早说过,婚姻是缘分,一点都不错。

准备结婚之前节骨眼上,发生一件亊,剧团造反派决定惩罚我,要扣我的工资。本来我和她的工资极低,还要再扣一些,这无异于雪上加霜。我很担心她会变卦,要与我分手。可是这担心是多余的!我听到这坏消息时如晴天霹雳,而她听到时面不改色。反而安慰我说:“钱多多用,钱少少用,不要想不通。”无疑是对我的最大鼓励。

还有最后一道关口,担心造反派头头不批准我们结婚。照理说只要到了结婚年龄,双方没结过婚,又出于自愿,都可结婚。在正常情况下是这样,可是现在不正常呀!文化大革正如火如荼,造反派当权把一切都搞乱了,他说不行,就会讲许多歪歪道理来搪塞你,比如他会说: "现在大家都集中精力在搞革命,保卫毛主席,你怎么意志衰退,不但不革命反而贪图享乐呢?"又比如他会说:“你从前是文革成员,曾顽固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上与革命为敌,流毒还没肃清,还没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!”等等。他不批准就结不成婚,你拿他真没办法。

我诚惶诚恐地揣着申请去找姓牟的头头,他喜欢吸烟,我本想买包烟去贿赂他,希望他不要刁难,可我没有。我认为行贿有损人格

尊严,读书人向来有"士可杀而不可辱"的光荣传统。

牟头头在悠闲地一面吸烟一面喝茶,看着我的申请。我说我满"二十七了",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:"该结婚了"。接着又吊甩甩的声调问一句:"先斩后奏了吧!"(意思是先同了居现在才补办手续)我脸色铁青,瞪大双眼没有回答。他见我生气,才立刻自我解嘲地笑了,说:"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!"(当时"样板戏"中著名台词)他缓缓吸了一口烟后又说:“眼下即使'斩'了不'奏'的不少,生了娃儿才去办手续的还有,哈,毫不为怪。”牟头头沒把事做绝,在我的申请书上签了

字加盖公章。我马不停蹄去镇公所办结婚证,主管是我的一位老朋友,不一会,手续就完全办好,一颗悬吊着的心才算落地。

万亊具备,却没住房,这问题更大。她住在集体寝室里。我呢,也不是一个人住。与我同住的姓周,演员队队长,共青团书记,有权有势,平时极傲慢,不把我放在眼里。怎么能把寝室让给我结婚呢?只有从她那里想办法。可是与她同寢室的两个女演员,一个让一个不让弄得我们结了婚也要当"牛郎织女"。后来组织出面做工作,那个女演员松了口,答应给一个星期让我们度"蜜月",这不是开玩笑吗?人无绝人之路,确是!

一月巳过去,另一对刚结婚年轻人他们外面有房,准备搬出去,就把他们住的寝室让给了我们。现在总算每有了一间属于自己房了,虽是斗室,但可作新房,还有啥不满足的呢?

我用报纸把牆壁糊得光光生生,把小床拼凑成大床,将我两人的被子,毛毯和其它东西合拢来不就成了吗?再从亲友那里借来一张桌子,四个小凳,买了碗筷,炉子和煮饭的锅等等,这就有点像家了。她的女友闻讯纷纷而来,向我们祝贺,我们缺啥她们买啥。邻居古老夫子和他的老伴见珑我们屋内黑黑的,送来一对大红蜡烛呌我们点燃,增加喜庆气氛。于是大家动手弄吃的,菜不算多但好吃。朋友们一起举杯祝我们幸福。这就算向社会宣告我们结婚了!我们是夫妻了!

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,朋友们终究走了。静下来后,我看她她看我,不相信这是真的。突然我想起杜甫的<<羌村三首>>:“世乱遭飘荡,生逢偶然遂。邻人满墙头,感叹亦歔欷。夜阑更秉烛,相对如梦寐。”每次读到这里我都要掉眼泪,我是哭杜甫。现在我拿起红烛

去照我妻,我们结婚了,这不是做梦吧!今天轮到我哭自己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