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益德班”三事  

2015-03-18 20:19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“益德班”三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之一)捆包公

  解放的前一年,益德班在乐山沙河场演出。这个戏班有两位卖座的名角,一是花脸谢荣光,擅长演包公戏:包公断乌盆安、包公铡陈世美、包公铡侄、包公陈州放粮等等;另一是小旦红玫瑰,此女人天生丽质,声如银铃,长袖善舞,声色艺俱佳,许多荡浪子被她魅力所吸引常常魂不守舍,想入非非。

    这一晚演出未开始,当地团总杨双枪(烟枪与步枪)来到剧团,团丁数人簇拥着威风凛凛。他看戏不久,便被演秦香莲的红玫瑰吸引住了,一双贼眼骨碌碌地在她身上打转,神魂颠倒,垂涎三尺。戏完之后他便迫不及待闯入后台,可没见着红玫瑰,失魂落魄地离去,行至文昌宫,犹闻丝竹之声,团丁告诉杨双枪,剧团演员住宿于此。杨双枪不禁大笑,真乃天助我也。小时候他在此上学,那个地方没跑过爬过。此刻他叫团丁先回去,大爷要到文昌宫玩玩。团丁走后,他潜入楠木树后,从这里望去可以看见一排厢房中床上睡的人儿。可是他不懂演出后演员还有很多事要做,甚至要吃宵夜,他一个武夫怎么知道呢?等到三更时分,终于看见有女人宽衣解带,他乐不可支,正待侵入屋中,突然一声高叫:“有贼!”声如洪钟,震耳欲聋。几个剧团武生冲将过来抓住杨双枪一阵拳脚,打得他抱头鼠窜而逃。

第二天益德班演《铡侄》,扮包公的谢花脸开好脸子,坐着休息等待上场。

锣鼓打响,赵苟卿与包勉在外唱了一大板,矛盾激化,等待包公上场。几烂兵背着“汉阳造”的帮帮枪到了后台,送上杨双枪名片,要“请”谢花脸去镇公所走一趟,早不请迟不请正要上场演戏就来请,这不是故意肇班子吗?包公当然不能走!班主上前解释,烂兵不进油盐,开口就骂,顺手就打,外场口都听见内场乒乒乓乓地响。烂兵抓谢花脸欲捆,谢花脸跑上场,烂兵有恃无恐跟着上场,谢花脸不跑了。烂兵想正好抓人。谁知观众不答应,说:“他是包公捆不得!”烂兵说:“包公也要捆!”并举起家伙鸣枪示威。“包公”被捆起押走了,观众大哗,高声叫道:“连包公都要捆去坐牢,这世道谁还来替老百姓伸冤做主?!”

(之二)弄假成真

益德班在磨子镇演出,生意不好,眼看班子要垮。听说此地老百姓不喜欢看《柳荫记》、《彩楼记》、《铡美案》,更不喜欢看《秋江》、《做文章》、《刁窗》等传统折戏,喜欢看什么?喜欢看大戏——《目莲戏》。可是马上准备也要一两天,叫老艺人坐拢先扯“条纲”。第一本唱啥,第二本唱啥……什么人物,啥故事,啥情节……今晚先演一出鬼戏《南华堂》。

演无常二爷的王老五,此人抽鸦片,人又瘦,与无常二爷差不多。他倒霉得很,化好妆,到万年台旁边空房等出场,哪知烟瘾发作,打起瞌睡来,这一睡就睡到戏幺台。他醒来时不但观众走光,连戏台上的人也走光。他老兄知道“拐了”,塌了场(迟出场)要扣钱。这误了场还有不开除的吗?被开除又往何处去搭班?拖上一付烟瘾咋办啰。想来想去,只有去找老板赔罪。

他拼命地向老板和演员住的“兴隆栈”跑去。由于他着急,忘记了脸是黑的,黑到只见两个眼睛在转动;头上插着上坟那种纸幡,如长长的辫子拖于身后。是夜,天上有半明半暗的月亮,街上还有去赌场、烟馆、妓院归来的人。忽然看见有鬼在街上跑,行人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逃命。

第二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有鬼在街上跑的事,都希望班子不要走,快演大戏镇鬼。镇上的五老七贤去见镇长,他们愿意出钱请班子唱戏。镇长也怕鬼,当然就同意了。

这件事班主和王老五都清楚,大家装做不知。班主原本求镇上允许演大戏,每场付报酬五个银元,现在七个银元还不演,要十个才演。益德班因祸得福挣了一大笔钱。王老五当然也没开除,老板暗地里还赏了他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(之三)戏中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第二年益德班顺江而下,到宜宾地区所管的一个水陆码头唱戏。逢场演出更热闹,真是人山人海,剧场早已爆满。

    班主张铁嘴心喜,决定在此啃“宝肋肉”,多唱一点时间,今年日子就好过一点。农民们早听说益德班有谢花脸,小旦红玫瑰,还有张铁嘴从泰和班挖墙脚挖来的周玉娥、周玉文兄妹,行当整齐,阵容强大。演出第一场后,名声大震,午场晚场都要卖站票,看来班子落了福地,演员们除了有吃有穿还要挣钱带回家。

可是他们高兴得太早!

    此地镇长姓刁名五,寡骨脸,塌鼻梁,眼角下垂,一副干筋瘦猴的老鼠形象。这家伙好色如命,胆大包天。看了几场戏,就被“闺门旦”周玉娥迷住。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,睡不着就抽大烟,烟云下肚烂点子就冒出来。他想要叫周玉娥陪他睡觉,死了都值得。就不知班主干不干?不干,叫他们满地爬。想必不会为了个把坤角断了大家的财路。“周玉娥呀周玉娥,没有哪个女人逃得出我的手板心!”他心里盘算着。

    不过他不敢硬来,先是叫那妞儿陪陪大爷吃酒。陪吃酒有啥不可以的呢?然后……刁五把办法想好,才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    刁五派人与张铁嘴讲了他的意思,周玉娥、周玉文忙人无计,只好求教于专爱打抱不平的谢花脸。谢花脸分析道:班子在此生意好,不能随便就走,也不能为了钱就把小周送给色狼。说到这里谢花脸看一眼周玉娥,又看一眼周玉文,于是计上心来。谢花脸神秘地在周玉文耳边嘀嘀咕咕,比比划划,如此这般。说了什么不得而知。

第二天夜场上演传统名剧《乔老爷上轿》。周玉文扮的是乔溪,周玉娥扮的兰小姐。兰小姐之兄为贪美色,竟错把乔老爷(他这个书呆坐错轿子)当成女娇娥抬到妹妹闺房中去,想让妹妹先劝劝。结果让乔老爷与兰小姐成为眷属,这是戏中情节。演出完后,刁五派人到后台要带走周玉娥,演员们说在外面等着,周玉娥卸好妆才来。其实内场演员正七手八脚地把周玉文扮成戏中兰小姐,简直与周玉娥一模一样。几个差役粗人怎看得出男人出色地反串旦角,竟将周玉文当成周玉娥抬回公馆交差。

    刁五此时备了美酒佳肴在花园为美人儿接风,轿子一拢,差役们退去,刁五急上前掺扶。周玉文为迷惑刁五,还扭扭捏捏,走的是小旦舞台上的步子——“边鱼上水”,刁五见美人儿娇娇欲滴的身形,更是心花怒放。

    酒过三巡,刁五的脑子昏懵懵的了,周玉文悄悄将巴豆粉放入白宰鸡汁水中。巴豆是中药性大凉,迟了少许就会拉肚子。刁五迷迷糊糊吃了不少鸡肉,立刻就见效。一阵肚痛,呻吟不止,叫来抬轿子的几个人,用那轿抬他去医院。但他不忘美人儿,叫把周玉文送到五姨太房中去睡一晚上,明天他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 周玉文到五姨太房中,没有像戏中乔老爷那样浪漫,他向五姨太吐露真情,这女人也是刁五抢来的,具有同情心。不但放他走,还送了一枚戒指给他作为纪念。刁五吃巴豆粉太多,医生说半个月之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