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人物之十一<<男旦杨伯芝>>  

2015-01-14 16:50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男旦杨伯芝

 

“远望着白帝城悲声大放,

哭一声刘王夫细听衷肠……”

这是谁在唱?唱得那样婉转,那样清脆,使人听了柔肠百结,思绪绵绵。啊!这是川剧名剧《三祭江》中的两句唱词。通过杨伯芝的口唱出,更加无比动听。孙尚香这位国色天香的多情美人形象,如在眼前,是那样的生动。这出戏是孙夫人运用女性的温存与多情,凭吊叱咤风云于一时的三国英雄刘、关、张。

听脆生生的嗓音,想必唱的人是位女人吧,或许还是一位年轻的佳丽呢!可是你错了,他不但不是女人,而且还是好几十岁的老头子。说他是老头子,但脸上找不出半根胡须。脸宽、浮泡、且黄、状如老太婆。且身肥,肥得臃肿;走起路来,背微驼,脚呈八字,好像舞台上夸张变形、老态龙钟那个样儿

他就是杨伯芝,是我故乡的一位传奇式的人物,一位以唱川戏女角而闻名蜀中的“玩友”,一位以唱腔的珠圆玉润打动人心的艺术家。她为戏而生,为戏而死。好了,让我们走进他的那个年代,去了解他吧。

据说,他家有钱,是牛华镇的“灶户”。所谓灶户,即是制盐业的老板。在制盐业发达的牛华镇,他只算小灶户。然而祖上这份产业也不菲,足使他一辈子生活富裕,不愁吃不愁穿。可是杨伯芝对经营完全不感兴趣,对川剧却着魔,成天和爱好者们唱戏,吃喝由他出钱;外地来了名角,他都要接到家中“供奉”。不说三日一大宴,五日一小宴,至少顿顿有酒有肉。有的跑滩匠(即流浪艺人)喜欢到牛华镇,因为有杨善人呀,吃穿用得着愁吗?以至于坐吃山空,祖上一份家业完全被他操个精光。

有一年,四川成都来了一个名角,艺名叫“浣花仙”。也是个男人专唱女角的艺人。杨伯芝在自己的家中朝夕与他切磋技艺,关系十分融恰。杨伯芝从“浣花仙”那里学到不少真功夫,但他并不满足,加上自己苦心研讨,将四川的扬琴腔揉进浣派唱腔里去,因此他的唱腔既不是“浣花仙”的,也不是四川名角周慕莲的,而是自己的。由于他痴迷川剧,不善经营之道,家产很快被他耗尽,到了连自己的生活都濒临绝境的地步。

这时,解放了。杨伯芝对解放并不理解,其他艺人也不理解。正在他不理解的时候,有人揭发他私藏军火,贩卖大烟,与坏人往来密切,是旧社会长出的一个毒瘤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加之以他出身不好,是破落资本家的肖子贤孙。而且男不男,女不女,军代表说杨伯芝“真是他妈的一个怪物!”

果然,噩运难逃,杨伯芝被打入死牢!

杨伯芝,看你还能咿咿呀呀地唱戏吗?

杨伯芝真的还要继续唱戏?刘、关、张都死了,孙尚香也死了。从前他唱《三祭江》,如果有一天他死了,有人会唱《四祭江》吗?他的弟子不少,有一个特别的,外号叫“李福儿”,他是制造筷子卖的。所以,他外号叫“李筷子”。李筷子成份好,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唱戏,而他的成份不好,就不准他再唱戏。他想通了!只要徒弟李筷子把本事学到手,唱好他就可以死得暝目了。想到这里,他哈哈大笑。

“你笑什么”?看守气势汹汹地问。

“我高兴!”杨伯芝回答。

“你都成了这样,还高兴?” 看守说。“你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?”

“我, 嘿嘿 , 问题大呀!哎哟,刘皇叔夫呀……”将“夫呀”拖长,尽量发挥,这常常是川剧艺人的长处。

“啊!这老头事到如此,还在唱戏,真拿他没办法。”

眼看杨伯芝死期临近,可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,被改判为“保外救医”。当时的公安局长在镇反特别时期,拥有无比的权威。他说杨伯芝是个唱戏的,他的戏唱得好,多么不容易,就这样死了多可惜。这当然是传说,估计这位局长可能是四川人,而且爱看川剧,至少对川剧不反感。杨伯芝在狱中来不及把《三祭江》改成《四祭江》就出了狱。徒弟“李筷子”来接老师,另外还约了唱老旦的杨宗震,唱小生的崔家祯,唱须生的古良碧,在“一味良”茶楼川剧座唱,用这种方式接风。杨伯芝唱《三祭江》,古须生唱《杀狗》,崔小生唱《评雪》,杨老旦唱《骂鸡》,热闹了一夜。

很快,杨伯芝被聘到五通桥川剧团当教师,培养出了好几个优秀女演员。乐山地区开办“戏训班”,他是教师之一。当然,他的《三祭江》有了继承人,此剧成为经常公演的保留剧目。

柏杨伯芝生活简朴,没有不良嗜好。年轻时虽曾吸过鸦片,教训深刻,为这事吃了官司,被人诬告为贩卖大烟,私营军火,差点致死。现在,他连纸烟也不吸,戒个彻底。他除了教唱腔受到欢迎,吹牛摆龙门阵也是高手,常被人吹捧。他记性好,知识多,善吹,娓娓道来, 不紧不慢,舒缓有致。他爱吹狐狸鬼怪之类,特别喜欢吹鬼的龙门阵。每吹他都声明不是听人家吹的,也不是书上看的,是自己“亲身”经历过的。他又开讲了:说有一年夏天,酷热难耐,他人虚胖,更是受不了。那时,牛华半边街临江,水上多木筏。他小心走上去,到筏边坐下,将鞋脱去,双脚浸在水里。正感舒服时,水下面“水鬼”来了,正想“寻替代”。何谓“寻替代”?据说鬼要将一个活人变成鬼,他或者她才有可能去投胎、转世、成人。这时,鬼抓住杨伯芝的脚往水下猛拖,杨先生年老,虽有求生欲望,毕竟体力不济。可他有智慧,关键时他悄悄对“水鬼”说:“你放我回到岸上去,我可以再约个人来。一次“寻”到两个“替代”,你会投个富贵人家,岂不更好吗?“水鬼”信以为真,松了手,杨伯芝踉跄上岸,回头不无幽默地对“水鬼”说:“哈,鬼也有上当的时候,老子走了,不回来了,呸哟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