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夫 原创电影文学剧本 <<情仇>>  

2014-07-25 16:43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电影电视文学剧本           情 仇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上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千山鸟飞绝,万壑人踪灭

北风呼号,阴阳混沌一片,朦朦胧胧,隐天蔽日。

画外传来具有山村特色的、喜庆的锣鼓与唢吶声。

境头鸟瞰。山垭口。一群男女簇拥着一乘花轿,拉近特写:轿中俊俏的新娘,正撩起窗帘看远处无尽的苍莾群山,顿时眉头紧蹙,心中荡起不安的涟漪。

主题歌:并非神话远古,

悲问梦境何处?

山内外两世界,

人心寂寞荒芜。

 

大山重叠,春风难度。

艰辛困苦,魂断险谷。

文明变形,婚恋愁苦。

新仇旧恨,只向天诉。

年复一年啊!

老规矩依旧如故。

 

并非神话远古,

悲问梦境何处?

山内外两世界,

人心寂寞荒芜。

 

重重大山绵延  叠影。

隐约的唢呐声,被竹号声掩去。

一切渐远渐淡,如梦姒烟。

 

深夜。深山野谷之中,有间三合水的破旧瓦房。特写。

屋檐下堆着柴禾,房梁上吊满辣椒和玉米棒子,半新不旧的木门上,贴着鲜红的对联。正中还有一个红从双喜。

灶房里飘散着油腻和柴烟的混和物。地坝里七零八落的木桌上、杯盘狼藉。

地上铺满一层鸡鸭鱼肉和花生之类的残渣。

远处不知谁在吹竹号。

空旷,寒冷,苍凉,渺茫。

 

屋内亮着一支十五瓦的电灯。堂屋。

离门不远有一柴火坑,几块青杠木柴燃烧着火苗,几乎要舔着一个中年汉子的手指。

堂屋。两边是卧室:一边是空空的、黑黑的;另一边门上又有一个大红“喜”。木门紧闭,但隔不断一个男人放肆的嘻笑声,与一个女人呻呤声。

男子仿佛燥热,敞开胸膛。

柴燃烧着。火光映红他的脸,他表情漠然。

 

堂屋与新房只隔着一层木板。

新郎与新娘抑制不住的诱发性欲的狂笑,使倔強的汉子心中渐渐涌起青春的狂躁。

汉子面无表情,目光迷乱

嬉笑声引发他阵阵颤栗。

 

火坑旁火焰在变,变作回忆。

石山的回忆:

画外音。(杂七杂八地)

“新娘坐花轿来啰!”

“儍娃儿石弯好运气,娶了个标致婆娘!”

“还不是靠他哥石山嘛!”

随看着吃喜酒的男女老少的议论声,进入画面,在一片惊叹、戏谑、调侃声中,山垭口出了送亲队伍。花轿在四个汉子肩上颠簸。

开路的是锣鼓、唢呐乐队。后面簇拥亲朋好友。

新郎石弯,穿着一件全新的西装,里面没穿衬衣,更没打领带,显得後儍乎乎的。看见花轿拢来,裂开厚且大的嘴憨笑,乐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一中年妇人,定是媒婆,尖溜着嗓子高喊:“石弯,儍笑啥啊!快去接呀!”

石弯面带羞涩,脚沉重如同生了根。

石山威严地:“还不快去”

石弯如触电般,跑了几步,脚步渐渐放慢。

他还没走近,抬花轿的好象脚突然被绊了一下,花轿倾斜,差点将新娘摔出。

四汉子顺势把花轿放下。

贺客们窃窃私语:“不吉利啊!”

新娘苏妹哭笑不得。

众人一拥而上,推搡着她进堂屋。新娘太美,有人趁机去挤,想占点便宜。

石弯身为新郎,被不怀好意的人挤开。

石弯特写。他使劲在后面跟着,口里嚷着:“妈的!快让开,老婆是我的!快给老子让开!”众人格外开心,坏笑。

石山干着急,但无济于亊。

 

白天。石山家门前。地垻里。(回忆)

奇形怪状的嚼食物的大嘴小嘴。

女人嘻哈打笑,说三道四;男人划拳饮酒,吆二喝三。

石山透出一副精明气,指挥着。应酬着。一脸疲倦,但仍笑容满面。几个男女,穿梭桌与桌之间。端盘上菜,提壺敬酒。

有人问:“严老辈怎么没来?”

有人回答:“谁不知道,孙、严两家从来就不来往啊!”

苏妹与石弯到每桌敬酒。

谁都这样夸:“石弯,你好福气,娶了个漂漂亮亮的乖媳妇。”

石弯只有儍笑。

有人又问:“你哥好久才讨婆娘呀!”

石弯依旧儍笑。

有人把话题转到苏妹:“妹儿,你给哥们摆摆你们恋爱经过……好吗?”

苏妹只当没听见。

众人逗乐:“你们两个当众啃一下!”

众人咐和:“石弯,快啃你婆娘红嘴巴!”

咧开大嘴儍笑的石弯,意想不到,突然神豁豁地猛地抱住苏妹,真的张开大嘴凑上……关键时刻被苏妹狠狠推开。

众人哄笑。

忽然有人激动地大呼:“严老辈来了!”

大家如同触电,下意识地“哗”地站起。

严老辈大名严正高。曾任村长和大队书记。严姓是大家族,族人一致拥戴他为族长。

他年过天命,个子不高,清痩,八字胡须;长衫布鞋,行动敏捷;两眼虽不大,但炯炯有神。

扫视众人一眼,威严而又不失风度。

有人悄声议论:“严老辈大儿子荣升到县上去了!”

另有人挿话:“他圧孙家够狠够惨!”

严老辈挥手示意,众人这才坐下。

苏妹心声:“这老头儿好歪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连载之一 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