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夫原创散文: 我与余秋雨短暂交往  

2014-06-05 16:30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 我与余秋雨短暂交往  

余秋雨浙江余姚人,一九四六年生,在家乡读完小学,便到上海读中学、读大学。在上海戏剧学院读完大学后,留校多年,先后任教授和院长。教授、作家,是国际著名文化史学者。他说:我无法不老,但我还有可能年轻,我不敢对我们过于庞大的文化有什么祝祈,却希望自己笔下的文字,能有一种苦涩后的回味,焦灼后的会心,冥思后的放松,苍老后的年轻。

 

一、我在成都,面对面听了他半个月的课

一九八二年,我们应省文化厅和成都市文联的邀请,去成都听余秋雨教授讲美学,他是以中国美学协会秘书长名义来讲课的。当时他的名气可没有现在这样大,《文化苦旅》还没问世,他仅写了几部戏剧研究方面的书,但是从他当时的演讲,可以看得出他的才华,预示他一定会成为厚积薄发的大学者。

来听课的人很多,都是成渝两地文艺界、教育界有点名气的人士。我们乐山当时是相当注重向外学习的,与省上保持着良好关系,有什么活动都要通知。文化局立刻派李世宗、李永贤和我三人去学习。当然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余秋雨,甚至没读过他的书,只是受命前往,对能有什么收获心里完全没有预期。

向来文化人中有一部分自恃其才,文人相轻。不少人都是抱着一试的心情来听余教授讲课的。若可听就听,若不行就溜。事先我为余先生担心,讲十五天,这么长,到底要讲些什么?万一不受欢迎,半途而废,岂不坏了牌子。其实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!余教授穿着朴素、大方,才四十出头,平头,戴一副眼镜。显得稳重平和,讲课地点是成都市文化局小会议室。虽说是小会议室,也能坐上一百多人。第一天只来了三四十个人,第二天增加了一倍,三四天后坐无虚席,还在走道上加凳子。我最初的感受是,此人知识丰富,逻辑性强,口才很好。他讲课从不看讲稿,听上十天以后,我细细品味,才明白他在传授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,这就是以后他出版的《文化苦旅》等著作显示的那样,书中体现了他对中国文化的深层次思考。我以前不太懂“思维方式”的作用与存在。其实是相当重要的,不然美国的哈佛大学不会写进校训里。果然,余先生思维与众不同,比如他讲“真善美”,说“真” 是客观存在,相当于“自然科学”:“善”是意识形态,近于“人文科学”;“美”是美学。假如徘徊于真善之间,而偏重真,是“正剧”;如果徘徊其间,偏重“善”是“悲剧”:徘徊于“善美”之间,偏向于美的,是“喜剧”。他还用同样方法来区分现实主义、浪漫主义和浪漫现实主义。他写的散文,有人称为“大散文” 。他站在历史高度,以文化为契入点写游记或历史,抒发情感,别开生面。开创了新散文之先河。

    

二、他是热心人,很随和,积极为我的作品作推荐

以后,我和余先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我在他的启发下,我写了《论戏剧节奏》并寄给他,请他指点。他看后先后回信两封,其一是:

“果卿同志:

“大作及惠书钧已收到,承蒙信任。待我拜读后,与《戏剧艺术》编辑部同己志研究后再答复,好吗?年来刚开学,我担任的课程多,要过几天才能仔细研究,请谅……秋雨  十月六日”

不久,余先生又来一封信,大意是说:稿件已转到编辑部,他大力推荐,说此稿可用。然而终究没用,原因是“编辑把稿件弄丢了”。秋雨先生在信中说,为此事“他大动肝火” ,“彼此之间还有点不高兴,我说他们太不负责任了!”我去了一封感谢信,劝先生不要为了我而与编辑部伤了和气。通过这件小事,可以看出先生的为人,他对人是诚恳而热情的。

又过了数年 他写了《苏东坡突围》,揭示封建时代文字狱之可怕,也对政治家之间排斥异己、小人乘机投井下石,差一点使一代天才毁灭,十分愤怒!我写信谈了我的观点,与他进行商榷:我认为王安石人品极好,为“苏东坡突围” 起到很大的作用。王安石与苏东坡虽政见不同,但一贯光明正大,从不整人害人。整苏东坡的是一群小人,这种小人我们似乎见过。徒有文人之名,行争权夺利之实;善于玩弄权术,阴一套阳一套,不惜造谣诽谤。秋雨先生后来也遇上这种事。他写了《我们并不重要》的文章,谈自己的看法。他不愿反驳,更不想打笔仗,他说“每次进图书馆、书店,就感到时光太短促,光阴真可贵,有多少书还没读,有多少文章还没写。”他为《读者》题了“春风大雅能容物”, 这是他的胸怀,也体现了他的人格魅力。

 

三、再见余秋雨

    以后他来过一次乐山,宣传他的新作,我没见机会再见到他,我并不遗撼。相反我从他的著作、演讲、谈话中学到更多的东西。再次见到了余秋雨!他两次当“青歌赛”评委,有人说他卖弄知识,招来非议,我不以为然。他的思维方式的确不同。我从他的讲评中,听出他对文化深刻的见解,受益匪浅。比如他讲到《唐吉诃德》的作者塞万提斯时,说他是苦难造就的作家,参军上战场打断了腿、工作时被人诬告坐牢、后又怀疑他是杀人犯,差点送了命。他写作的环境很恶劣,贫困交加,妻子又卧病在床。余秋雨却这样说:“一生极苦的作家,却写出欢乐无比的小说《唐吉珂德》,让全世界为之破涕一笑!”另外,当谈到传统戏曲《白蛇传》时他说了一件事。他说:“《白蛇传》演完,白娘子拉着儿子谢幕时,手指台下观众说,“孩子,他们都是人。我为争取成为人受尽苦难,做人好不容易呀!”余秋雨当场发挥,说“人应当感到惭愧”!余秋雨善于由表及里,点石成金。

他还认为:不朽的文学作品具备什么?就是提出的问题得不到解决。这世纪觧决不了,留给了下个世纪。比如《红楼梦》,你同情林黛玉,欣赏宝、黛纯洁之爱,但你绝对不愿娶林黛玉为妻,因为她小心眼,身体又不好。你一定要娶薛宝钗,关于这方面的讨论还要继续下去;他还举了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,揭示的“是人战胜了大自然,还是大自然战胜了人”,没有定论。

他说好作品都是双向结构,比如《西厢记》张生风流成性,根本没好好读书,怎会考上状元?本来长亭送别就可结尾,不然唱什么“碧云天,黃花地.....总是离人泪?”这是逻辑结构;后来张生中了状元,娶了小姐,才有大团圆结局,这应是心理结构。所以说《西厢记》是典型的双向结构。

他还说有价值的文学总是“贬官文学” 。

现在中国文坛流行他的十五句话,因篇幅关系,仅举一例。他说:“人格尊严的表现不仅仅是強硬,強硬只是人格的外层警卫。到了内层,人格的天地是清风明月,柔枝涟漪,细步款款,浅笶笑连连。”

通过这些,我又再次与他见了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