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夫散文 结婚证   

2014-05-30 19:57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结婚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买了新房准备出售老房,到房管局去办手续是我妻子去的,我以为与我无关,因为居住证、土地证这两证的名字都写的是她,过户理应她去。

她忙了半天,无功而返,我问是哪个环节出了错,她说忘了带结婚证。我很诧异,问要结婚证干什么?她反问道:“你问我我又问谁,要问你去问房管局好了!”她隔了一会才说:“快去把结婚证找出来。”我说:“对,把结婚证找出来,不然办不了证嘛”。

现在该我忙了,翻箱倒柜,不见结婚证,这到底放在什么地方去了?真就没找到,只好叫妻自己找。她想了想说:“怎么对结婚证一点印象都没有,是个小本子还是一张纸?若是小本子,又是什么颜色?若是红色的,那张纸该如同奖状般大小吗?”停了一下她问:“我们领过结婚证吗?”

“笑人!孩子生了两个,难道是非法同居!”

我想笑却笑不出来。往亊记忆犹新,那段年月天下大乱,不仅我和妻子承受着巨大苦难,而且全中国都笼罩在愁云惨雾中,人民苦不堪言。我都二十七、八了,也算晚婚,但是当权的是造反派,我们是保守派,观点不同,营壘分明。要卡你没商量!去开介绍信的前一晚,一夜无眠,紧张与无可奈何的心情交织到了一起!还算好,人家网开一面开了介绍信,我们才能去镇上办了手续,领了结婚证。结婚证肯定是拿回家了的!当时由于高兴,把心中苦闷、沉郁的心绪一扫而空,至于拿回家放在了哪里,真的记不清了。以后糟糕的事不断,首先是居无定所。我们虽結了婚,却没分到房。我们的单位是剧团,人多房少。解决住房困难有“奇招”,(实属无奈)几十个演员分成两个队,轮流在外演出,有的要回来,有的要出去,凡有空房,谁都可以带着行李住进去。

对,结婚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丟失的!

当然,仅仅是我们目前的推测。眼下迫在眉睫的是怎样才能补办?我们问过有关单位负责人,他告诉我在什么地方领的证,就在什么地方去查档案,再补办。话是一句,操作起来难。我们结婚在一九六八年,正是文革初期,天翻地覆,档案保存下来没有是个大问题。朋友说他有个学生在档案局当负责人,可以帮查。好,如同遇上救星,我们请他务必请帮这个忙。很快有了下落,结婚办证的档案查到了,人家帮忙帮到底,赶紧复印,托人带回。估计要有照片,我急忙找出一叠过去的照片,拼在一起。人家说你是不懂还是在开玩笑,要双人照。说句不怕别人笑的话,我们结婚快四十五年,我们两人没有专门去照过相。人生道路坎坎坷坷,处处让人产生心酸联想。

查到了挡案以为可以办到证了,其实不然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打听了许久,才找到民政局办证中心。大厅很热闹,举眼一看,象我们这种年逾古稀去补办结婚证的很少见。一位充满青春朝气、胖胖的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。她一脸的笑意,说话嗓音也好听,但她说了许多话我基本上听不清,最终只听见两个字:“不行!”我急问:“怎么不行?”她答:“档案里你们两位的出生年月有错,与户籍和身份证不相符。”

“咋办?”我情绪有些失控,以为她在故意挑剔。

“在哪里办的证就到哪里开证明!” 好听的声音虽没变,但我听起来有点刺耳。我们扫兴而归,一筹莫展。

热心朋友及时替我出主意,何不去所在社区寻求解决办法。

我们真是病急乱投医。社区书记是个女的,姓林。虽年过不惑,但仍显得年轻,说话秀气,态度和蔼。他知道来意后替我出具证明,并要我去居委会盖章。我兴致勃勃去了后,又被泼了瓢冷水,仍然不行。我很恼火,声音大起来:“结婚证掉了,补办就那么难吗?社区书记开的证明还不行,到底要咋办!”双方僵持了一会儿,工作人员突然口气转缓和,她说:“这样吧,我去请示主任。”主任很忙,办公室里已有不少人,可能正在研究什么迫切问题。工作人员向她汇报,她见我头发花白,满脸不耐烦,马上挂电话请示民政局夏科长。夏科长厍在电话里说“要如何如何”,強调证明格式要统一,他立刻叫人发传真,就按照格式填写,从头再来。我拿到民政局规定的“证明样式” 返回找林书记。她边问我情况边在电脑上打字,好一阵才弄好,一个上午时间就耗掉,已到下班时间。下午二时,我准时去居委会,我想这回肯定没问题,可以很快盖章。可大大出乎我的预料,工作人员换了人,要重新再作了解,重新再向领导汇报,折腾半个小时后总算盖了章。于是我和妻子马不停蹄地到达办证机关,进了大厅,幸好此时办证人不算多,证明和身份证户口簿交到工作人员手里。上次接待我们的是个女的,这次是个男的,中年人,较瘦。他详细地询问,认真地、反反复复地看证明材料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的心七上八下,心想该不会又出新问题。我正在担心,他却笑了,笑得有点儿调侃,似乎是自言自语:“他们结婚时我还没出生哩!”妻为缓和气氛,搭讪道:“是呀,我儿子都四十多了。”他又笑了,仍是自言自语:“证明上还写了家庭成份,出身不错啊!”我答:“那时正搞文革,出身好很重要……”他又说:“出身不好不能结婚吗?”这问题不好回答,有顷,他从材料上把眼光移向我们,面无表情地说:“快去旁边复印材料吧!”“阿弥陀佛,”我差点喊出声来。呌复印资料了,想来没问题,要给办证了。复印资料完后,开始填表(表项目多,复杂。一式两份。原本一人填一份,为节育时间我一人填完)。然后贴照片、盖钢印、缴费、发证……证拿到手后,我们走出大厅,沒有轻松感,反而疲倦得很。妻叹口气说:“这么大的年岁还来办结婚证,难怪人家要笑话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