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电视文学剧本<<乱世女侠>>连载  

2014-03-10 20:00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欧阳虹:“我不美吗?”

苏云凤:“很美。”

欧阳虹:“那为啥不……”两眼射出迷人的诱惑,丰满而又半掩半遮的酥胸急剧起伏。

苏云凤:“我怕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
欧阳虹:“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何放,不要怕,常言说得好,胆大骑龙骑虎,胆小呀就骑抱鸡母。”

苏云凤:“好吧,要睡我睡这边。”

欧阳虹喜出望外:“对,对,你快脱衣服。”

苏云凤:“不,就这样躺躺算了。”

苏云凤和衣躺下,欧阳虹暂时没来纠缠。苏云凤尽管不想睡着,但实在很累,迷迷胡胡进入梦乡。在晃忽中,有支手向她伸过来,小心翼翼地解开她胸前的衣服。

苏云风已经醒来,她装做梦呓般的大叫:“滚开! 滚开!别来缠我!”

那支白嫩的手立刻缩了回去。

过于一阵,那支手又伸来,在苏云凤胸前抚摸着。

苏云凤狠狠地把她手推开。

欧阳虹叹口气:“真傻!”

苏云凤佯装刚醒来:“你说甚么?”

欧阳虹忿忿地:“你不用管。”

苏云凤:“你不是说累了吗?还不睡。”

欧阳虹没好气地:“有你,我睡不着。”

苏云凤一笑:“那我走!”

欧阳虹:“你走,朝哪里走哟。”

 

骤然。楼下有马的嘶鸣。

苏云凤一惊,立刻翻身起床,走到窗前揭开窗帘一角向外看,奸像白实牵着马在张望。

欧阳虹懒懒地:“你在瞧啥呀?”

苏云凤:“白实在楼下。”

欧阳虹惊讶:“他回来了?!”

苏云凤:“你来看,这不是他。”

两人站在窗前。苏云凤不等欧阳虹说话,她就大声喊道:“白实,快上楼!”

白实:“好,我来!”他把马拴在树上,就进楼。两个垦丁想阻挡,被他喝退。

欧阳虹叫苦不迭,计划皆成了泡影。苏云凤暗暗奸笑。当她打开房门时,白实已站在门外。

欧阳虹故意大叫:“别进来,我还没穿衣服哩。”苏云凤递了个眼色,白实就站着没动。

欧阳虹边穿衣服边问:“你来得正巧哩,不然,何放就要占我便宜。”

苏云凤想反驳,又感到没有必要。

白实:“好险!你给我骑的这匹马太野,幸好是我,若是别人怕已摔个半死。”

欧阳虹已穿好衣服,白实才进屋。

苏云凤看白实一副狼狈相,关切地:“哟,你看,浑身是泥,衣服也撕破。真是大难不死!”

白实:“我还担心你们呢。”

苏云凤:“若不是女主人拉起我走得快,怕挨上了枪子儿。好险呀!”

欧阳虹:“我一定要查查,谁想暗算我?”

白实:“这里不好,我们还是回乌梅园去吧。”

欧阳虹:“你疯了不成,已经半夜还回去?今晚就在这里过夜,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

白实开玩笑地:“一间房住三个人,咋要得?”

欧阳虹:“再开两间就是。”

苏云凤本要问,刚才说只有一间,现在可再开两间,不是出尔反尔吗?不过,话到嘴边又咽住。

她趿上鞋走出去,钥匙响过以后,她走回来。“二位先生,随我来。”三人出门。

欧阳虹指着旁边一间说:“白先生,请!”

白实问:“你呢?”

欧阳虹:“我有睡的地方,别饶舌。”

她把白实掀进屋,关上门:“好好睡吧,别乱跑,门外野兽多哩。”

苏云凤知道她在说气话。

欧阳虹走到另一边,开了房门进去。

各自关门睡觉,相安无事。

 

欧阳虹的房间很华丽、宽敞。

她有些扫兴。

点燃蜡烛后。她走到一架钢琴前,坐下。

她自弹自唱:

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

往事知多少,

小楼昨夜又东风,

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”

琴声、歌音,在夜空中回荡。

 

苏云凤躺在床上,她轻轻地跟着唱。

 

白实正在脱脏衣服。脱去后看见身上好几处伤痕,他苦笑了。他自言自语:“妈的,欧阳虹在玩甚么把戏,差点送了我的命。”

樱桃园。又有人骑马奔来。

他是孙天鹏。他把马拴在树上,对直朝大楼起来,两个垦丁依然不准他上楼。

孙天鹏狠狠给他们一人一耳光,骂道:“混蛋,你睁开狗眼看看我是谁?”

垦丁漠然,站着一动也不动。

孙天鹏欲闯过去。

垦了象念台词:“奴才听从主人的吩咐,任何人不准,上楼。”

孙天鹏气已经不那么盛。

他返身走到垦丁面前大声问:“女主人是这样说的吗?任何人都不准吗?”

垦丁并不看孙天鹏:“奴才怎敢说谎。”

楼上飘来歌声。

孙天鹏听着,显得很兴奋。

他喃喃地说:“没错,这词是我教他的,她在叫我。”

垦丁重复一遍:“女主人不准任何人上楼!”

孙天鹏恨得牙痒痒的,但不敢越雷池一步,在他的脑里浮现吴公新的形象,他在乌梅园对他说:“我叫欧阳虹去试他……”

他灰溜溜地走下台阶,纵身—上马。

狠狠抽上一鞭,马驰越快,歌声越淡。

 

欧阳虹在琴前打瞌睡。

蜡烛流泪,将很快燃尽。

 云凤和衣而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