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电视连续剧<<乱世侠女>>连载  

2014-02-08 15:56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别墅。夜晚。

欧阳虹已经有了醉意,满脸飞红。她脱去外面的衣服,露出又短又紧的粉红内衣。

“何放,你穿得斯斯文文的干嘛!”欧阳虹说,“天气好热,快把外面衣服宽去。”

苏云凤:“有人说暑天无君子,这是不妥的,特别是暑天,男女更应注意衣着……”

欧阳虹:“这样说来何先生才是真正的君子,我们都是小人罗?是吗,哈哈!”

白实:“何先生不是这个意思,各人有各人的习惯。

在女人面前,我们都感到拘束。”

欧阳虹用痴迷迷的眼睛口丁住白实:“是吗?”

白实:“女主人,我已经醉了。”

孙天鹏:“真的醉了么?”

白实:“真的醉了。”他两手捂头,眼睛微闭。

孙天鹏叫垦丁:“快扶白先生去休息。”

苏云凤:“女主人,我也要去休息。”

垦丁已扶白实走出别墅。苏云凤要站起身走出去,被欧阳虹阻挡:“何先生,你今晚就在这里睡,明天再送你去了乌梅园。”

苏云凤:“就在这里住下……”

欧阳虹:“对。天鹏,铺收拾好了吗?”

孙天鹏:“已收拾好。”

—间小巧别致的房间。夜晚。

桌上。点燃着蜡烛。

雕花床上蚊帐、锦被,样样齐全。

垦丁端来酒菜。孙天鹏叫垦了离开后,他斟好两

杯酒,一杯中放了蒙汗药。

欧阳虹佯装酒醉,苏云凤扶她进屋。

画外音:“他们要搞甚么鬼把戏!我得留神。”

欧阳虹:“来,何放,再干两杯!”

苏云风:“我不能再喝!”

孙天鹏把放了蒙汗药的酒端给苏云风:“喝吧。女主人,你干那一杯!”

苏云凤端起酒杯,欧阳虹与孙天鹏紧盯着她,没有司首旨摸出罗道人给的药丸含在口中。

欧阳虹:“何放,喝呀!”

苏云风只好硬喝下去,她不相信是蒙汗药酒。

孙天鹏饮了—杯酒后,起身告辞:“何先生,你就多喝几杯吧。”他向欧阳虹微微点个头,便很快走出房间。

屋里只剩下她与欧阳虹。

苏云凤突然感到头重脚轻,悔不该麻痹大意,她刚走拢床前便倒下。

欧阳虹笑盈盈地在她脸上狠捏一下:“乖乖,你还是逃不出我手心,她急忙解去自己衣服,只剩下短裤和乳罩。欧阳虹满脸通红,一副包迷的样儿,她用颤抖的手来解苏云凤的衣服,已解开两个钮扣……

这时,门突然被推开!

 

第四集  魔窟探险

 

精致小巧的房间。夜晚。

苏云凤躺在雕花床上。欧阳虹美丽的大眼射出诱人的目光。她已经脱去衣服,只戴乳罩和只穿着三角裤。她用颤抖的双手宋解苏云凤的衣服,刚解开几颗钮扣……

门忽然被推开,白实出现在门口。

“你……”欧阳虹两腮由红转白,从床上站起,恼怒地问,“白先生,你不是喝醉了么?”

白实镇静自若,煞有介事地说:“女主人,我怕你们饮酒过多,双双醉倒哩。”

欧阳虹:“我并没有醉!”

白实.指着苏云凤:“他哩?”

苏云凤倏地爬起,看欧阳虹的样儿又好气又奸笑:“我并没有醉啊,你们在干甚么?”

欧阳虹勉强笑道:“白先生你既然来到,你两个就—起回去吧。”她并无半点羞怯,大大方方地穿上衣服,有点做作地走出房门。

红帕垦丁牵来一匹马,欧阳虹骑上马,频频回顾,心绪不宁,然后猛带缰绳,夜幕立刻掩去她娇美的身影。

 

苏云凤与白实出门,由两个垦丁引路去乌梅园。她边走边想:“(画外音)啊,我差点造成了一个大错,师傅说过,垦场中人心险恶,饮酒时先服药丸,既解毒又防醉,可我忘了,若不是白实赶来,我就暴露无遗。他到底是甚么人?”

 

暗处。有两个人影。

大胡子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

他旁边站着一个人,此人五十开外,是干而瘦的老头,他名孙权。他跟随吴公新多年,鸦片的种植、提炼、运输、保管都要经过他的首肯。然而平常他决不轻易露面。吴公新现在把调查、监视白实和苏云凤的事交给了老谋深算的他。

大胡子:“孙老,你注意到了没有,那何放好象是个女人?”

孙权:“女主人已作试探,可惜计划不周,差点打草惊蛇。”

大胡子:“何放到底是何人?

孙权:“不知道。”

 

蓝帕垦丁引着白实与苏云凤经过密密匝匝的楠木林,走了许多路,来到一片乌梅林。乌梅是边城的特产,其果实比杏子略小,味道却差不多。青的很酸,成熟时酸中有甜。这个时候的乌梅早已成熟,但在垦场却无人摘取。

乌梅树丛中,出现白色的围墙。

围墙有一道圆门。门边有两个白帕垦丁,身上挂着刀,手里握着手枪,神情颇严肃,站在黑处动都不动,如泥塑木雕。

干瘦老头执着火把站在门口:“欢迎。”

蓝帕垦丁到此止步。孙权引他们上楼。

进入围墙,是个小型花园。有甚么花草看不清楚。孙权并不说话,执着火把引他们—上楼。

这是完全用上等木料建造的楼房,很牢固。

上楼后分两边走。白实住左边—间,苏云凤住右边一间。门上都没有锁。

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红帕垦丁,接过孙权手中的火把,站立门外,孙权推开门,径直走进去,划燃火柴,点亮蜡烛,向苏云凤招手,他走进屋。孙权向她微微点头,意思是你就住在这里。说罢,他立刻走出去,再引白实去到左边,同样先进去,点蜡,招呼白实进屋。

苏云凤松了口气。她环顾室内,有桌有椅,有盥洗室里面一间是卧室,有床很宽,还是双人床。锦缎作[面的被子,淡绿的蚊帐,既整洁又高雅。她查看了床下和板壁,看有没有使人怀疑的地方。好象没有。卧室有花窗,看得见花园和围墙外的景物。月亮已经从云中钻出,徐徐移动。垦丁在围墙外巡视,枪尖闪着光芒。

她把门关上,把蜡烛吹灭后,才把外面的衣服宽。露出她紧缠在胸部的白色绸带。

苏云凤叹了口气,把白绸带一层层地解开,好容易解完,露出带乳罩的胸部,她感到很舒畅。忽然,有人支门。

她大惊,急问:“谁呀?”

 “是我,孙权厂瘦老头在门外说。

苏云凤不耐烦地问:“你要干甚么?”

孙权:“请开门吧,我要与你谈一谈,

苏云凤:“好吧,你等着。”

她很快缠奸胸部,重新穿好衣服。

开门后,孙权大大咧咧走近房间。

孙权:“何先生,这屋可以吧。”没等苏云凤回答接着说,“要甚么请告诉我。要到哪里走走,可以先说说,找好安排向导。啊,我忘了介绍自己,我叫孙权,—与《三国演义》里那个孙权可不一‘样,他是皇帝,我不过是当差的小人物。”

苏云风:“老孙,吴场长住在何处?

孙权惊讶地问: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苏云凤:“我想该去拜会他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”孙权两眼眨‘了眨,狡猾地回答,“这个戏也不清楚,场长一般都不告诉行踪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