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<小人物>>续登之三: 过足瘾才“死”  

2014-12-08 19:5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过足瘾才“死”

 

 

炊事员老杨解放前在戏班干活,解放后就留在剧团里, 一直干到现在。“文化大革命” 开始,他已经五十岁了。他不吸烟不喝酒, 不下棋不打牌,不看报不吹牛,本无仍何嗜好。可是在剧团工作几十年时间,接触的都是演戏和演戏的演员。没事他习惯去舞台上,站在大幕内看演戏,天长日久,他看戏上瘾,与日俱增,成了他惟一嗜好。仅管他是特级戏迷,但他一句也不能唱,因为他五音不全,连唱歌都要跑调,何况唱戏难度更高。他平时口齿就苯,说话不清,如同他炒菜做饭老一套那样,做啥事都缺少灵活性,所以挣了个外号叫“杨老坎”。 他不生气,人人都可叫他“杨老坎”。他真名叫啥,反而很少有人知道。

  小剧团为了生存,人员一个顶三个用,美其名曰“一专多能”。演员可以兼搞乐器;主角兼演次角;编剧可以上台跑龙套;连团长可以在缺人的时候当“土匪”或“日本兵”,司空见惯,毫不以为怪。小剧团还有个特点,到农村巡回演出时间多。开戏八九点,完戏十二点,演完戏演员下了妆才说吃饭。“杨老坎”预先弄好饭菜,闲着没事就到台上看戏,开始仅是看看,过过戏瘾而已。恰好有一次,演出的是出古装戏,县大老爷上场,鸣锣开道,以助威风,起码应有四个吼班。可是有一个发了急病闹肚痛,四个少一个,不行!锣鼓打响,临时哪里去找人补?问旁边看戏出神的“杨老坎”,愿不愿意救这个急。杨老坎说怕弄不好,老演员说:“不难,跟着前面的人走就行,逛一圈便下场”。杨老坎说“要得”。众人七手八脚帮忙,有的在他坑坑洼洼的脸上抹红,有的帮他穿衣服……那次还算好,顺利,专业术语叫“救了场” 。“杨老坎”不但受了表扬,还培养了兴趣,他觉得到台上站站,让那么多人看,那才安逸,从此他有了用武之地的。久而久之,舞台上少不了“杨老坎”。以后到时候导演不叫他自来,他来了后,导演对他说:“老坎,今晚缺人,你去当个小兵,上场去挨一刀,你就死了,要立刻倒地不准动!” 或说:“老坎,今晚缺个土匪,枪一响你捂住胸口就偏偏倒倒地跑进内场!” “杨老坎”虽没在台上威风,不是被打就是被杀,连脸没让观众看清一次,“杨老坎”依旧乐此不疲。

文革期间,剧团排演“革命样板戏”,严重缺人,“杨老坎”更有用处。演出《海港》,他扮演码头工人,穿上用劳动布缝的工人服,站在后面一动不动,让方海珍把长长一段唱腔唱完他已全身是汗,但他有站着不动的基本功。演传统戏《玉堂春》中的“三堂会审”,一审就是四十分钟,他当衙役俗称吼班,再热的天气也不能动。开始他不习惯,感到毛焦火辣,心里怪不舒服,但是他经受住了“考验”。当然他不光演站着不动的“群角”,逐步也演动的小角色,比如在《红灯记》和《沙家浜》里演日本兵与伪军,上场时端着枪走大步,而且要踏着鼓点节拍,对他这个没音乐细胞的人来说考验更大。训练多次,每次他都汗流浃背,始终没学会,淘汰他吧,又于心不忍,只好让他走末尾,麻麻杂杂混过去了事。在《智取威虎山》里,要求“杨老坎”开口说话。他与同样没艺术细胞的团长吴秦火一道,当座山雕手下两个小匪,巡山时遇杨子荣打虎上山,要他两个齐说:“九爷,好枪法,老虎天灵盖都打碎喽!” 他们说不来戏曲讲白,说的本地土话,怪腔怪调,把内行都要逗笑。

这次要排一个名叫《捣毁战略村》的新戏,演出人员更多。“杨老坎”早就在摸底,剧中有些啥角色?小角色有没有?小角色中只讲几句台词的有没有?他巴不得这次排新戏,导演给他安排一个不开口唱的角色,既讨好观众又能过足戏瘾角色。

可是,临到开始排戏了,还没有人通知他在新戏里演什么角色,咋搞的呢?“杨老坎”感到全身没有精神,仿佛生了一场大病。过了半月,新戏排完要准备上演,他闷闷恹恹地到台上看戏排成啥样了,恰好遇上导演,他没好气地问导演这次是不是把他给忘了!导演噗哧一笑,说怎么会把他这个“角色”忘了呢?给他留了一个,“杨老坎”急问是啥角,导演说是个匪兵。“怎么又当匪兵?” 他好像不愿演。导演忙说不是演匪兵而是演南越伪军,演外国人,“杨老坎”同意了。导演又说:“平时忙你的,开演时你来,现说都搞得赢。” 到开演时锣鼓响起,“杨老坎”早把饭菜弄好,向剧场跑去。导演叫他先化妆,再穿上伪军服,背上一把老掉牙的“枪”,导演这才向他讲意图。边指划边讲:他扛枪迷翘翘、晃悠悠上场后,在舞台上走一圈(说术语“走圆场”他不懂),“这叫巡逻”。巡逻之后,叫他就走到插着“战略村”的标志下面,只听轰的一响,“这叫踩上地雷”,要他立刻倒地,绝不能再动,“这叫被炸死了”。等越南人民军冲上场,表示“战略村”已被捣毁,人民胜利了。当大幕徐徐落定后,他才可以爬起来。导演问他听明白了吗?他说他已经是老演员了,如此简单,怎么会不懂!

戏演出一小时二十分后,该“杨老坎”上场,只见他穿着伪军服,腰结松垮松垮皮带,脸上胡乱抹了一些乌不乌皂不皂的油彩,肩扛着抢慢慢腾腾地上了场。他觉得只在台上走一圈,太不过瘾,就别出心裁地一连走了三圈。导演急了,在幕后指手划脚,叫他快倒下,他视而不见,“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”。走完第四圈,他准备倒下,但见“战略村”牌下面不干净,他想找个干净地方去“死”。选来选去,只有离台口很近的地方稍好一点,他这才很不情愿地地缓缓倒下,搞效果的师傅才配上“轰”的一响。

谁知“杨老坎”随便改变导演意图,造成了不良后果。因他倒在台口,并且不按规矩背向外、睑向内倒下,而是脸向观众。当晚,台口站满一排小孩子,他们看见这个坏蛋应该被炸死,怎么倒下了还睁大双眼呢? 于是,其中一个稍大的孩子充满对阶级敌人的仇恨,大声喝道::“狗日的没有死,他还在笑哩!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