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电视文学剧本<<乱世女侠>>连载  

2014-02-17 17:25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树林里猫头鹰起劲地叫。增加了恐怖气氛。

苏云凤飞快行走,敏捷地寻找吴公新住处。

凡房屋有灯光的地方她都寻找。

叠影:看见被关押着的皮包骨头的工人,垦丁在拷打妄图逃跑工人。

地牢中有人呻吟,毒蛇向人进攻。

粗野的男人在蹂躏女人……

苏云凤疲于奔命,成了海底捞针,鸡已叫头遍,再不敢逗留。她原路而回,飞窗而入。真想不到,她的床—亡睡着一人。她惊叫一声直往后退。

“我!”微微有些发窘而略带歉意的声音传来。苏云凤急忙点上蜡烛一看,是白实。

苏云凤大怒:“你怎么到我这里睡觉?”

白实并不动气:“我回去不久,酒醒了大半,转来找你聊天,谁知你不在。我等呀等就睡着了……真对不起,让你吃了一惊。”

苏云凤自知理亏,不再说甚么。

画外音:“观其外表,他是个标准男人。高高的个头,白皙的脸,谈吐不俗,飘逸风流,但不知他与我是不是—条心……”

白实笑问:“你在想甚么?”

苏云凤狡黠地回答:“我想你是真醉还是假醉?也许,你在同我玩游戏吧!”

“玩游戏”。白实放声大笑,“我们大概是彼此彼此

吧。请告诉我,游戏规则是甚么?”

苏云凤不好回答,也不能回答,爱理不理地走开。

白实上前一步以手拍肩:“生气啦?”

苏云凤先是一惊,想推开他。白实却突然得寸进尺,双手捧住她的脸,笑着说:“长得好标致,你若是女人,我定要娶你。”

苏云凤耳烧面热,忿忿地甩刀:他的手,愠怒地:“白兄,你也长得不错。倘若你是女人的话,我也要娶你!”

白实并没收敛,将苏云凤拉到床边坐下。他说:

“你不要生气,我只是喜欢你。”说着,他忘乎所以,竟在苏云凤背上抚摸。

苏云凤霍然站起,杏眼圆睁说,你是个大学生。”

白实:“你的消息真灵通。”

石兄,放尊重些,听苏云凤:“你休想在我面前耍花招。”

白实一声长叹:“人与人为啥要尔虞我诈?互相欺瞒?我想真心待人,但是……四海之内皆兄弟,相逢一处,实在难得。彼此相亲,情理之常,请勿见怪。”

苏云凤口气转和缓:“为朋结友,难得的是真减。”

白实:“是呀,心要真诚”他拉起苏云凤的手惊叫道,“老弟的手好嫩,简直比女人还女人。”苏云凤没等他说完,用力猛推,白实一个趔趄,碰翻子桌上的碗筷。

见他一副狼狈像,她反而乐了。

房门猛被推开,进来两个蓝帕垦丁。瞧瞧苏云凤,又瞧瞧白实,没有说活。

白实:“我们在讲笑话,没事,出去。”

垦丁表情漠然地出门。

白实兴趣正浓,他继续说:“如果你是女人……”

苏云凤脸通红:“如果我是女人,你要做甚么?”

白实:“真想吻你!”他一副痴迷样儿。

苏云凤怕自己感情用事,竭力从情感中挣脱,正色地说:“白兄,难道你有毛病。”

白实不想她会这;洋说:“什么毛病?”

苏云凤脱口而出:“同性恋。”

白实自找台阶下,话锋一转:“啥酒如此大的劲,是后催吧,我的头好昏,恕我多嘴……”

苏云凤双关地:“我早知你酒醉未醒,不然怎会如此放肆。”

白实:“天快亮,我想睡觉去。”

苏云凤试探地:“就在我的床上睡吧。”

“不不,”白实跄踉出门,仿佛这才是真的酒醉了一样。

天已微明,林叶,鸟雀声喧。

不知甚么时候孙权立于门外。

他没头没脑地说:“你两个混得好亲热?”

苏云凤冷冷地:“我们是相见恨晚。”

孙权皮笑肉不笑:“这几天过得好吧?何老弟,多交几个朋友大有好处啊!”

“不错”,苏云凤说,“吴场长不肯见我,成天又没事可干,实在难受。”

孙权:“吴场长身体欠佳,等他康复之后,自然会请你们去的。假如你们寂寞,可叫两个小妞儿来玩玩,混混时间?”

苏云凤断然拒绝:“老孙,谢谢你的好心。”

垦场。树林中。白天。

苏云凤与白实在林中闲逛。

树后,不时露出—双双窥视的眼睛。

苏云凤假装不知,还随手摘了朵野花在手,充满感叹地:“这种花漫山遍野都是,谁也没种它,却长得很可爱,很茂盛,生命力是何等顽强呀!”

白实:“它象你,红得很艳丽,讨人喜欢。”

苏云凤勃然:“你怎么用花来比我?”

白实:“啊,莫非我又错了,花只能比喻女人,我们的何放老弟,是男子汉呀,哈哈!”

苏云凤不想再往前走,气冲冲地独自回乌梅园。白实并不来追她,眼望她远去。

路上。苏云凤看见一红帕垦丁。

她问:“喂,你们这垦场到底有多大?”

垦丁耷拉着头说:“先生,不知道。”

苏云凤又问:“你们场长住哪里呀?”

那垦丁慢慢抬起头来,眼露凶光。他就是观众已经见过的吴公新,他装成了垦丁。

吴公新:“先生,你问他的住处干嘛?”

苏云凤:“随便问问,你知道吗?”

吴公新:“垦丁只知做事,不该打听的决不打听。

先生,劝你也别打听,要惹祸事呀。”

苏云凤不以为然一笑:“垦场规矩真多!”

吴公新独自走去。他边走边想。

画外音:“何放打听我的住处干甚么?他到底是谁?我还没有弄清楚…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