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视剧<<乱世女侠>>第一章3小节  

2014-01-08 20:05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闪回)吴公新依旧站在花园里暗处。

楼上仍然传来“堤边柳”的歌声。

“侯尚龙实在可恶!”他脱口而出。

 

(回忆)苏云凤已长大成人。

她被关在地下室里,受尽人间一切折磨:吊打!火烧!蹂躏!给她吃的是粗糙皈莱。可是任他们折磨,她长得艳如桃李,美如芙蓉。

地牢门蓦地打开,看守不知为什么发了善心,叫她赶快逃走。起先她愣住,然后她向这个好心人磕了几个响头后,跄跄踉踉地跑出地牢。

吴公新派了杀手追杀,已晚。

苏云凤走头无路,逃进了侯公馆。

四大金刚上门要人,被侯尚龙矢口否认,他们不好与侯尚龙撕破脸面,只好怏怏而去。

侯尚龙把苏云凤安置在他夫人的房间里,雇用有本事的高手守卫。吴公新派人宋骚乱,反被侯尚龙的袍哥兄弟打死。

 

(闪回)吴公新在楼下徘徊。

一身材颀长、干练的中年人走来,他名叫孙天鹏,是吴公新的五姨太欧阳虹的保镖。

“场长,你原来在花园里!”

“找我甚么?”吴公新问,有点恼怒。

“侯镇长还要陪你喝三杯呢?”

“哼!怎敢和我较量。”不知他指喝酒呢,还是指当年拒绝交出苏云凤而使他大伤脑筋的这笔旧帐。他不得不回到酒席宴会上,泰然坐下。

楼上。苏云凤起身告辞。

“妹妹,你要到何处去?”那女人问。

“我师傅在等我!”苏云凤回答。

“回到阴冷的石堡中去?”那女人问。

“是的。我的家就是石堡。”

“你这样漂亮这样年轻,为什么不结婚?”

苏云凤:“我恨透一切男人!”

那女人:“孤孤单单的有啥好!”

苏云凤拱拱手:“姐姐,后会有期。有恩须当报,无仇不结冤,有用我之处,定当效力。”

她戴上帽子,裹紧黑披风,下楼。

那女人站在楼口依依不舍。

大厅里传来阵阵喜笑声和行令声。

 

老鹰嘴。晚上。

周少武带领的烟帮完全进入射程之内。只听几声口哨,子弹如飞蝗般地飞去。周少武惊慌失措,阵脚大乱。脚夫们更是惶恐万状。

“卧倒广大麻子不愧为绿林出身,急躲于岩石后还击,但被对方强大火力压倒。

好几个脚佚被击中跌入深渊。

约莫半个时辰的枪战,突然停止。

大麻子叫道:“五哥,我们趁早撤回吧。”

周少武:“只要一动就挨打,撤不回去。”

大麻子:“五哥,天亮了我们更跑不脱! 趁早我们走吧,我保你一条性命。”

周少武二目圆睁:“你这是什么话!侯大爷待我们不薄。丢失烟土,我们有脸见他?”

大麻子无可奈何:“那我们准备同归于尽吧。”

“砰!”一声枪响,旁边一个脚夫,头重脚轻,跌倒下岩,一命呜呼。

大麻子:“五哥,我有了个好主意。叫人回去报信,叫侯大爷派人来打退狗日的。”

周少武:“你估计我们中谁的埋伏?”

大麻子:“谁敢太岁头上动土,只有蜈蚣精!”

周少武当机立断:“我掩护你回去报信。”

大麻子:“不,我掩护你!”

周少武:“走哪条路?”

大麻子:“老鹰嘴左边,是回双山镇的路,右边,是进边城的路。上了老鹰嘴你就向左走。”

周少武激动地:“好兄弟,你是大好人。”

大麻子:“侯大爷和五哥对得起哥们。”

两人马上行动。大麻子理好麻绳,抛出,他让周少武抓紧绳爬前面,他在后面跟着,好容易爬上老鹰嘴。他们伏在岩边石后,不敢贸然行动。半晌,草丛中有嚓

察的声音,原来那里藏着两个人。好一会,两人站起,端着枪走到悬岩边打了两火,然后又退回去。正在这卜时候,大麻子猛扑过去,将二人推下悬岩。

对面树林里有人低声骂道:“妈的,是咋一回事?”

有人回答:“是他妈踏虚了脚!”

大麻子听见差点笑出声来。

周少武:“大麻子,我咋跑?”

大麻子:“莫忙,又有人来。”

从树丛中又有两人出外巡查,走向岩边。

周少武和大麻子十分紧张,屏声敛息,丝毫不敢动。两巡查人弯腰走到山边,骂道:“妈的,看球不清梦!”

另一个说:“等天亮他们就完蛋,瓮巾之鳖,手到擒拿,—个也溜不掉。”

“送上门的财喜多多益善,吴场长原本要送烟上成都,正愁数量不够哩。”

“乖乖,增加几—卜担!”

“当然。两个老板在斗法。吴场长上成都,还要聘请高手押送,路途上风险更大呀!”

两人嘀咕着,慢慢退了回去。

大麻子不能再等,急向边城方向猛跑。果然引来无数枪声,周少武一跃,向双山镇急奔。

树林中有人喊:“快,打死他!”

枪声更为密集,大麻子立即倒地。

周少武已经跑出好几丈远。

有人喊:“这面又跑一个!”

子弹从周少武头上呼啸而过。他前面是个斜坡,他抱着头往地上一滚,滚到坡上。树林里的子弹射出再多当然也无济于事。

“这两个家伙在搞啥花样?”说话人是个小头目,“一个跑这边,一个溜那边。”

有人说:“先跑的那个打死没有?”

两条黑影慢慢走向大麻子,又开了数枪,才敢走近。“妈的,打得稀烂。”

周少武听得清楚,他从坡下爬起,向山路急跑。他要赶快回去报告,看看还有无挽救之法。虽然浑身上下伤了好几处,但此刻他顾不得疼痛了。

斜斜歪歪的小路上有条黑影在飞奔……

 

双山镇。侯公馆。

灯火幽暗,人影绰绰。

贺客走了一大半。侯尚龙喝酒太多,被姨太太扶

庄双臂,驾着出了花厅。

吴公新与孙天鹏交换了眼色,一丝冷笑泛起在嘴角。坐在对面的两个烟贩子,定要与他干上一杯。孙天鹏替场长干了酒。孙天鹏低声问道:“场长,怎么还

不见动静,难道没有得手。”

吴公新脸上显出难以捉摸的神情,一双阴鸷的眼睛充满欲火:“不会放空的,别急?”

“他们不翻老鹰嘴就没法!”

“欧阳虹具体作了布置,逃不掉!”吴公新很自信,“这女人倒是个强人!”

“你看,小老幺在寻他的主人!”

有人招呼:“小老幺,侯大爷醉了,刚才被人扶着回卧室了,快去吧。”

吴公新霍然站起,拱手抱拳:“兄弟失陪!”

孙云鹏与他披上黑披风。

两人大踏步走出侯公馆。

孙天鹏打个忽哨,隐藏在暗处的垦丁牵出两匹高头大马。两人翻身上马急驰而去。

 

小老幺慌慌忙忙来到侯尚龙卧室前。

他没敲门就闯进去。

梅秀英正要训斥他,只见小老幺丢个拐子:“侯大爷,不好了,周管事说有人半路劫烟!”

如同一个炸雷打在侯尚龙头上,他酒醒了大半,一对三角眼象要冲破眼眶暴出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他狠狠地问。

“烟被劫,周管事逃回报的信!”

“叫他来!”侯尚龙歇斯底理地吼叫。

“他累坏了,在地下室休息。”

侯尚龙气得浑身颤抖。二话没说,站起身来便走。霎时,他脚步踉跄,头晕目眩,梅秀英赶快将他扶住。“大爷,还是把少武叫来吧!”

侯尚龙瘫在椅上,丧魂失魄。

“大爷,别急,问了少武再说!”

“唉,肯定是吴公新在作怪,妈的,老子几十年心血毁于—旦,妈的……”

两个老幺驾着周少武出现在门口。突然,周少武用力甩开:二人,强扪‘起精神,奔进屋后啪地一声跪在地上,再爬到侯尚龙脚—F,抱着侯的一条腿,泣不成声:“大爷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侯尚龙狠狠地跌了他一脚:“妈的,你快讲清楚,你咋跑回米了,老子的本钱呢?”

“小人实在对不起侯大爷,我该死!”周少武磕头如捣蒜,额上血流不止。

“烟土被劫了吗?”侯尚龙一把将用少武抓起,咆哮道,“你,你快讲!”

“我们没翻过老鹰嘴……”

“你怎么擅自改变路线,你说!”

“我该死!”周少武说,“我也不想活了,大爷,你保重,小人去了……”他拔出匕首,对准胸膛就要戳去。侯尚龙会几下拳脚功夫,眼明手快,狠狠一拳,打落周少武手中的匕首。

“混蛋,我恨不得宰了你!”侯尚龙火气未消,“你自己走上绝路,你蠢!”

周少武浑身颤抖,趴在地上不动。他说:“吴公新太狠毒!他吃人不吐骨头。”

梅秀英插话:“他一面来祝贺你六十大寿,另一面派人劫了烟土,人面兽心!”

侯尚龙:“此仇不报,非为人矣!”

周少武:“大爷,我还有一事禀报……”

“你讲!”

“他的人私下透露,要把我们的烟土和他们的烟土一齐押送成都!”周少武战战兢兢地禀。

“可是真的?快站起来说明白。”

“大麻子叫我回来送信时,我盯伏在岩边偷听他们的人说的,押运烟土要聘请高手。”

“聘请高手作保镖?”侯尚龙对这事有了兴趣,仿佛人在水中沉溺见到了一块木头。

“招聘高手押运,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”侯尚龙喃喃自语,“倘若买通高手……”

周少武明白主人的心理,他恢服当高参的派头,凑近侯尚龙小声地说:“大爷,何不来个移花接木……”

“你是说找个我们的人去?”

“对!”周少武大声回答。

侯尚龙有些兴奋。“谁能当此重任?”

“石堡苏云凤!”

“啊,苏云凤!我曾救过她的命!”

“此女子本事不同寻常!”

“好,请她速来双山镇商量,快去垦场应聘,来个偷天换日。”

“哈哈!”众人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