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视剧<<乱世侠女>>第一章2小节  

2014-01-05 16:57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老鹰嘴下面,山弯处。

听见枪声,周少武厉声叫停止前进。

脚佚们如听见大赦令,巴不得休息,就顺势斜靠在山岩上,暂得喘息之机。他们对一切都漠然置之,情感早已麻木。

周少武惶恐万分,弄不清楚枪声从何而来,他很怀疑,老鹰嘴上是否有人捷足先登。

“大麻子,你快查查,上头是不是有人?”

这不是说梦话吗?悬岩峭壁,无手爬脚踏的余地,行走十分困难,稍不留心便会死无葬身之地。别人不行,大麻子却有办法,他有绝技。从袋子里拿出一团粗麻绳,抖开。用力一甩,麻绳头上有倒钩,嗖地飞出数丈高,嚓的一声钩在一棵大树上。大麻子纵身一跳,抓住麻绳,足蹬岩石,竟然攀登上去。

众脚佚吓得目瞪口呆,大气也不敢出。

大胡子强有力的手臂挽绳,登上山顶,站稳后,伏于岩石之后,瞪大双眼四望。

天几乎黑尽。天空雾气朦朦,低垂着,笼罩着,好似紧贴着山巅。无数细小的光点,绿荧荧如同兽眼。密密麻麻的树林把一切秘密掩护起来,啥也看不清楚。他拨开一人多高的茅草,也没见潜藏着什么,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“妈的,神经过敏!”大麻子咧嘴一笑。

他再理好绳头,用铁钩挂牢,双手抓绳慢慢由上而下,很准确地落在周少武旁边。

 

山顶,茅草丛中。

有数不清的垦丁从树后潜出。

一支支缩回去的枪又抬起,瞄准山腰。

大胡子和狗崽崽掩嘴而笑。

大麻子脚落地刚站稳,周少武急问:“大麻子,看见什么了?”

“妈的,鬼都没有一个!”

“那刚才的枪声呢?”周少武仍未解开疑团。

大麻子嘿嘿一笑:“你听球错罗!”

周少武:“听错了?我的耳朵是顺风耳,不会听错,我估计山顶上有人!”

“鬼都没有一个,”大胡子没好气重说一遍。

“但愿如此!”周少武心情仍很沉重。

大麻子:“伙计们,快上吧,上面没有人。”

脚佚们背着烟土又继续攀登。

 

双山镇。侯公馆里,灯火通明。

“恭喜恭喜!”

侯镇长六十大寿,五老七贤、绅士烟枭、袍哥滚龙、太太小姐,齐向侯镇长唱赞歌。

笑声不绝,怪声怪气,五音齐发。

从客厅到过厅;从过厅到花园;楼上楼下,里里外外,都摆满黑漆方桌。

桌上有大肉好酒,热气腾腾。八个人一桌,人人满面油光,划拳行令,噪声刺耳。

相比之下客厅里安静得多,文雅得多。四桌“贵宾”,穿着打扮很阔气。男人西装革履,马褂长袍,或挎长刀短枪,或胸前别着闪光奖章,十分威武。女人穿丝绸旗袍或连衣裙,颈有项链,手有戒子,明晃晃,亮堂堂,珠光宝气。都是镇上名流和名流的宝眷。

 

侯尚龙十分富泰,两团腮帮的肉颤动着,两只眼睛被眼皮和眼泡包围,挤出一条缝。三姨太梅秀英和女儿侯霞坐在他旁边,神气活现。

“恭贺侯公六十大寿!”

众人连连举杯,频频叫好。

在叫好声中,倏地站起一人,他要敬侯尚龙一杯。他就是顶顶大名的垦场头子吴公新。他虽解甲归田,全身黄泥军装却是一年四季都要穿的。腰间扎宽牛皮带,背刀带,挂“军人魂。”脚上统靴透亮,气派十足,威风不减当年。

“吴某佩服侯公才德,兄弟草创垦场之时,侯公没有另眼相看,给予关照甚多,使吴某得有今天,焉有不感恩戴德之理。现在我借花献佛,敬上一杯,聊表我的敬意。”说罢,将酒捧上,侯尚龙站起接过,一饮而尽。

“吴公,我侯某何德何能?”侯尚龙笑容满面,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儿。他的心情无比激动,吴公新当着众

吴公新。

“吴公,祝你身体康健,百事顺心。”

吴公新也一饮而尽。众人连声叫好。

 

苏云凤牵着马漫步在双山镇街上。

她的身后拖着长长的黑披风。

双山镇不大,只有呈丁字形状的两条街。

街面不宽,晶排能过两辆马车。街面铺着青石板,显示传统的古朴。街道两旁布满酒肆茶坊,饭店旅舍。不少旅店嫖、赌、烟都全,三位一体。铺面乍看简陋而窄小,若进入里面雅座,便宽敞而气派。住宿、吃喝、玩女人,是花钱玩阔的去处,不压于灯红酒绿繁华之地。

苏云凤漫步着,心中思潮翻滚……

往事历历,浮现在她的脑际。

 

(回忆)蓉城。一座豪华的公馆里。

那时苏云凤才八岁。她坐在一架钢琴前面,在老师的指导—F练习钢琴。.

“堤边柳到秋天叶飘,

只剩下颤抖的细枝条……”

教师是位老处女,在钢琴伴奏下低声地哼着当时流行歌曲。小云凤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。

 

(闪回)苏云凤将马拴在马厩里。

“堤边柳到秋天叶乱飘,”她哼着走进侯公馆。她变魔术般拿出一顶博士帽,戴在头上,压得低低的,并紧裹身上的黑披风,别人一眼看不清她是男是女。人们忙着饮酒,佣人忙着上菜,没有人理会她。站在角落里好一会,她快速绕过酒桌,穿过人群,独自向花园中的小楼急步而去。

这里的一切她很熟悉,这是一座精巧的红楼,上楼后,她轻轻地推开古老的门。

“是我,苏云凤!”

女人的声音充满惊讶:“妹妹,你来做啥?”

苏云凤:“侯先生六十大寿,我焉有不来祝贺之理。夫人你怎么不点灯?”

“黑暗中静坐心里好过一些。”女人有些凄然,她用手抓住苏云凤,害怕她逃走似的。

“你怎么不出席宴会,自甘寂寞?”苏云风充满同情。

“我见不得那个狐狸精。”女人满腔怒气,沉默有顷,她又问,“云凤,这些年你到何处闯荡?”

“浪迹江湖!”苏云凤回答,“吃尽苦头!”

灯点亮,苏云凤走到钢琴前。

客厅里。吴公新悚然心.血来潮,愁眉双锁。

远处飘来歌声,使他心悸,他在什么地方听过,这也许是不祥的预兆。

他离开酒桌,悄悄溜进花园。

“这是谁在弹唱,她是谁?”吴公新喃喃自语。花园中徘徊,焦躁不安。

“堤边柳到秋天叶乱飘,

只剩下颤动的细枝条……”

吴公新情不自禁。“多美的歌声!”

 

(回忆)成都。苏公馆。晚上。

苏云凤坐在钢琴前边弹边唱:“堤边柳……”

她的家庭教师坐在旁边,微笑地欣赏。

突然,枪声大作。

苏云凤骇然,立刻扑进家庭教师的怀里。

佣人跑来,结结巴巴诉说:“小姐,不好了,来了刺客,老爷一连挨了五枪,立刻死去。”

“爸爸!”苏云凤哇的一声大哭。

家庭教师忿忿然:“苏子然先生死得好惨!”

苏云凤倏地奔出门去,一直奔到她爸爸的房间里,苏子然倒在血泊之中。

管家赵先生把苏云凤拉住,将她抱在怀里。

苏云凤挣脱,扑在了她爸尸体上,恸哭。

“去年苏先生查获了边城吴公新的烟土五百余两,他就一直没安宁过,禁烟谈何容易!”

“砰砰!”又是五声枪响,赵先生又倒下。

家庭教师忙将苏云凤紧紧抱住。

几个蒙面人如幽灵般出现。

“场长,斩草除根,将小妞儿杀了吧!”

“不,苏子然与我作对,使我损失惨重。但不能让他的女儿干干脆脆地死去,我要将她折磨致死!来呀将她带走!”

一壮汉把苏云凤挟在手臂里,飞出窗外,

几条汉子举枪打死家庭教师。

吴公新向壁上一连打了五枪,留下状若梅花的五个枪眼,狞笑而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