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电视连续剧<<乱世侠女>>第一集一小节  

2014-01-03 10:07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民间传奇

乱世侠女

十集电视电视连续剧

陈果卿

 


第一集  鬼城烟枭

丛山峻岭,山路蜿蜒。

几只苍鹰在云中盘旋。

一位俏丽的年轻女人骑马急驰

歌声:在偌大世界上,

自由是我的歌声。

如梦一样缠绵,

如云一样飘逸,

如色彩一样绚丽,

来匆匆,去无形。

 

在喧嚣的世界上,

我的歌不会迷人。

像秋叶般零落。

像细雨般无声。

没有爱,只有恨。

 

啊,人性犹存,

良知未泯,

在迷茫中苦寻觅,

寻觅失落的纯真!

俏女人骑马迎面驰来,又急驰而去。

画外音:?这个世界对苏云风来说永远是一个梦。当她述是孩童的时候,他的父亲缉私不成反被烟枭所害,恶人多么残忍!她的母亲和弟妹也未逃出灭顶之灾。很多年过去,她已经不是弱不经风的女子,她要报仇???

这女子便是我们的主人公苏云风。

一双秀丽的大眼充满愤怒与冷酷。

她全身着白,完全像一朵雪莲,在深褐色山崖的映衬下显得艳丽而娇媚。

山路越来越险,但她骑马技术娴熟,并不放慢速度。山再高他不怕,如履平地,脸不红心不跳。

她要到哪里去没有人知道。

骑马过去,她消失于云山叠叠的天际。

参天的大树挺拔。林梢有盘旋于上的苍鹰。

 

边城某地双山镇。夜。

双山镇镇长侯尚龙的管事周少武在街上急走。

双山镇是烟帮售烟买烟的集散地,呈现病态而奇特的繁荣。此刻虽已夜深,店铺门前的灯笼还亮着。许多门户半掩半开,女人的淫浪声从门里飘出。周少武走到一家门前,轻轻地敲门。谁呀?门内有人问。

提前行动,赶快起床,快!不一会,无数家门悄然洞开,各式各样穿戴的人站到屋檐下,有的正穿衣服,有的睡眼惺忪,有的表情漠然。

"愣着干啥?妈的,快行动!"周少武一路走一路吆喝。

七不齐八不整的哥弟们跟在他的后面。街上拖着无数条长长的黑影。妓女站在黑黑的房檐下向熟悉的男人笑骂道:"老公,老娘等你回来亲热呀!千万别撞上个弹子儿呀!"

有妻子叮嘱;有老人双手合拢祈祷上苍。

巷子尽头,出现一片黑森森的树林。

林中已有许多壮汉在捆烟土,捆好后背在背上。新来一群人,个个有一把匕首和一支手枪。还有绳索、干粮和水壶。

武装押运烟土在双山镇是极平常的事。

"磨球呀,快出发,快!"有人发火地吆喝。

夜幕掩护着这群亡命之徒,直至消失。

双山镇沉寂下来。四面黑黑的群山仿佛要从高空中扑下。山中密林深处传来猫头鹰的叫声。

 

山中。天已微明。

一长串的脚佚好似一条蜈蚣虫,艰难地在山路上蠕动。周少武走在前面,提着手枪,眼观四方,耳听八面。我们这才看清周少武其人形状。他个头不算高大,寡骨脸上长着一对金鱼般眼睛,骨碌碌不停地转动。他身穿一件对门襟蓝大绸短衫,下身是黑绸裤,脚口扎紧,很是精干。

翻过山嘴,脚佚们浑身湿透,放下挑子坐下歇气。周少武招呼助手李大麻子,两人一起爬上山头,指指划划,商量走哪条路好。

李大麻子指着山路说:"这条路要平顺得多,但要绕七八十里。那条要翻老鹰嘴,危险!"

周少武没有说话,陷入沉思之中。这是侯大爷最后一次关门生意,烟土比往常多几倍。万一出脱了,他怎么向主子交待呀?

五哥,若要保险,我们就翻老鹰嘴吧!

周少武谈虎色变:翻老鹰嘴?!

?对!烟帮从不走这条路,我们来个出其不意。五哥,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!

你他妈的像读过几天书?还说得来。置死地而后生!好吧,都是血盆里抓饭吃的人,好歹就这一回,翻老鹰嘴!

周少武与李大麻子走回原地。

伙计们,你们现在吃饱喝足,休息好,这次我们不走老路,要翻老鹰嘴。

翻老鹰嘴!众脚佚脸唰地煞白,议论纷纷。老鹰嘴危险啦,我们宁可绕道,也不去犯险,五哥,你要三思呀!

怎么?你们不听我周某招呼,喊黄了,周少武凶相毕露。好,谁要不去,可以滚蛋!

脚佚面面相觑,没有谁敢动半步。

说呀,谁不去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

有个上了年纪的脚佚战战兢兢地站起,朝周少武作了个揖说:五爷呀,我才害了一场大病,翻老鹰嘴实在不行,我摔下山岩见阎王事小,失了侯大爷烟土事大,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。

周少武皮笑肉不笑地说:好,你回去吧!

谢五爷!老脚佚磕了个头,又向众人拱拱手,颤颤抖抖地移动脚步。

众脚佚脸无表情,带着几分疑虑,目送他走远。

周少武脸上掠过难以察觉的狞笑。

大麻子神情焦灼。他真以为周少武要放老脚佚

走。还有三四个脚佚跃跃欲试,想步其后尘。

?砰!一声枪响,老脚佚全身痉挛,飞快跌入万丈深渊。众脚佚惊骇万分。

大麻子冷笑:"看见了吗?"

周少武面带笑容地收起手枪,厉声问道:"谁要走?快说广众脚佚惊惧地摇头,声音极其凄凉:五哥,我们这条命反正交给你了?"

众脚佚眼里噙着泪水。

伙计们,我周某闯荡江湖数十载,谁不说我够朋友讲义气。刚才这位老伙计就不够朋友。侯镇长侯大爷已经给你们发了三倍的酬金,为啥呢?希望你们齐心合力,临危不惧,把烟土运出大山。谁要三心二意,他就不够朋友,老家伙就是他的下场!

周少武对大麻子说:"把口袋给我拿来!"

众人很吃惊,不知口袋里装的什么?

周少武接过胀鼓鼓响哨哨的口袋,解开,拿起一把银元扬了扬说:"伙计们,我是讲信义的,再给每人加大洋二十个。谁遭不幸摔下山岩,你们的家属会得到一百个大洋的安葬费"!

众脚佚渐渐有了生气。

大麻子:"你们还不快谢五哥?"

众脚佚拱手,齐喊:"谢五哥!"

周少武高兴地说:"伙计们,我周某决不会亏待你们,起程吧,天黑前翻过老鹰嘴。"

老鹰嘴。暮色苍茫。

山极险峻。整个山裸露着奇形怪状的岩石,似黑色的野兽背脊。其形状如同张开翅膀扑食的饿鹰,将运烟土的几十个脚佚渐渐地吞进雾气升腾的狭槽沟里。脚佚们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。将挑子改成背子,背上后向通往老鹰嘴的一线天艰难地前行。

天更加昏暗,从沟底仰望山巅,阴森黢黑的山峦张开灰色的大口,老鹰嘴便是口中锐利的巨牙,等待着送到口边的猎物。

老鹰嘴山头。残阳如血。

茂密的草丛里,大树后,伸出乌黑的枪口,把整个上老鹰嘴的“一线天”封锁得严严实实。

 

进入狭槽沟沟的脚佚,慢慢在山道上蠕动。周少武在前,色厉内荏。大麻子断后,忧心忡忡。有个脚佚倒下,众脚佚停下,向大麻子求情,是不是让大家缓口气再走。

“妈的,这是阎王坡呀!”周少武从前头奔到后边,咬牙切齿地吼,“翻上山才有活命!天黑下来就完了,拼死拼命也要赶快上山。”

脚佚们只好拼命往山上爬。

远远看去,这群人如同在登天。

 

山顶大树后,一双双野兽般饥渴的眼睛,贪婪地看着脚佚们走进伏击圈。

“大哥,”有人低声地说话。“吴场长神机妙算,他们果然冒险翻老鹰嘴”。

“侯尚龙怎斗得赢我们场长?”说话人是吴公新四大金刚之一的大胡子。他此刻洋洋得意,兴奋地看着一群送死的羔羊。

 

半山腰。脚佚们艰难移动的脚步。

大麻子解下皮带,见走得慢的脚佚就打。

脚佚们痛苦的神色。

他们的脚已经红肿,有的破了皮,血流不止。“哗!”一名脚佚在转弯时踏虚了脚,从悬崖上摔下去,霎时葬身沟底。

一双双颤抖的脚在移动。

一张张疲惫而呆滞的脸。

蠕动着的脚佚们慢慢走近老鹰嘴。

像走进无底深渊。

黑森森的山岩如同座座坟墓。

周少武无比紧张,脸上热汗涔涔。

大麻子叫作好战斗准备。

保镖们个个拔出手枪,严阵以待。

大麻子低声地催促:“快!快!”

 

山顶。吴公新的队伍早作好战斗准备。

树下安放一挺机关枪,垦丁们正在打开子弹箱上子弹。大胡子在树丛后潜行,布置火力。

呲牙咧嘴,磨拳擦掌。

“砰!”不知谁打了一枪!

给山野顿时增加了恐怖气氛。

“他妈的!”大胡子恶狠狠地骂道,“狗崽崽,快去给老子查查,是咋回事!”狗崽崽形状却象猩猩,大嘴中露出一排暴牙,他大概有四十来岁。听大胡子叫他,便从草丛中窜出,不一会便返回,附在大胡子耳边说:“大哥,是我们弟兄走了火!”

“狗日的,他要误老子的大事!”

“大哥,误不了,你放心,”狗崽崽颇为自信地说,“蠢驴们已经进了伏击圈。”

“只准成功不许失败,要加倍小心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