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<<荒园情魅>>第八章六小节  

2013-10-09 15:0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 地下室的壁是活动的,方向性很强。所以,琴妹无论怎样敲打,总是弄不开。不知是哪位好心人,三天三夜过去,仍没把进风囗关严,这应该是不幸中之大幸。即使如此,白云霞与小丫头早已昏昏沉沉,气息奄奄,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懒得动。琴妹比她二人要多一点精神,她练过武,身体素质要好得多。但是她非常焦急,原本想进入地下室,弄清文诗韵关在哪里?附带揭露玄真奸淫妇女的事实,不料误入玄真机关,不但救不了文诗韵,而且也成了牺牲品。

想起文诗韵对她姐那样真诚,为了爱,坚贞不渝,不怕危险,两次进入荒园,哭呀喊呀,死去活来,感天动地。使位具有铁石心肠的复仇女她动了真情。于是她公开表明态度,对文诗韵说:“我是来替姐还风流债的,我一定要嫁给你!” 这句话不是随便讲的,发自肺腑,因而常常像回音萦绕在耳边。“他是个文弱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为了我姐妹,结怨于恶僧,现深陷囹圄,我不救他只有死路一条!”

可这事真怪,他们与玄真往日无仇,近日无冤,井水不犯河水,为什么要害文诗韵呢?进而利用他俩的爱,恶僧设下陷阱要害琴妹!原因太简单,这是因琴妹太美招来的风波。色狼对她觊俞觎已久,像饕餮般凶残。琴妹并不想死,救出心爱的人再死不迟。她再次记起室中有两幅画,遮住两个暗钮。现在却一个都寻不到!他拼命寻找,为自己也为别人。真不该她命绝!终于第二个奇迹出现:在那幅画的对称点上,有个暗钮,按住它“轰隆” 一声,沉重的外大门开了,对面的门也洞开。空气畅通,人的精神为之一振。琴妹不能有半点迟疑,飞快地索出地下室,经过外面厢房,用刀挑开房门。等她要解救白云霞主仆时,窜进两个僧人,这两人根本不相信闭了三天的人还有力气,所以不防。只听“嗖”地一声,琴妹早已无影无踪。

此时琴妹如如漏网之鱼,赶快潜入那个所谓“花园”。 恰好有人来了,她急伏于紫藤后面,两巡查的和尚很快过去。地下室无光,不知天日。出来才知已是第三个晚上,她正要起身走,两和尚又巡查转来,她又急伏下。不料旁边有只老鼠跑过,两和尚一惊,这才见树丛中有人。和尚不是凡人,有些本领,但不是琴妹的对手,两三个回合就置他们于死地。她现在心里空空的,不晓得文诗韵关在哪里。可突然脑里掠过一画面,是庙宇中一座兀突而怪异的高楼,啊,她兴奋起来,这不是大成寺的藏经楼吗?她急急寻去,藏经楼已出现在视线里。前次她就对这座阴森而神秘的建筑表示过怀疑,很少有人来往。偶见一个像见不得阳光一样,或掩面或低头,慌慌张张,鬼鬼祟祟,急步而行。当时,她很想上得楼去探探究竟,可碍于文诗韵在旁,只好作罢,谁知没过多久问题的要害仍在这里。

一阵风吹来,像幽灵一样,无声无息出现两贼和尚,一个手捧复食物,一个手提壶酒,径向藏经楼而去。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后面跟她这个“尾巴”。两和尚边走边耳语:

“这位先生真可怜,临死还忘不了他相爱的女人!”

“是嘛,读书人就是这样迂,自已都成了泥菩萨过河,还在念‘妹呀妹’的。”

“你说是糊涂了不是,读书人迂腐,有时叫的是‘梅’,有时叫的是‘妹’,是一人还是两人?”

“管它梅和妹,前面有个 ‘情’( 琴 ), 因‘情’而起,遇‘情’就倒霉!”“师父关那读书人干什么……”

“你不动动脑筋,还不是关‘雄’ 引诱‘雌’嘛!”

“何苦拆散人家一对夫妻,这不有点儿缺德吗?”

“别他妈乱说,师父听见,定把你的脑袋切下来喂狗!”

两个和尚只顾说话,不晓得后面跟着个女人,她一直在听。两人边说边走上楼去了。琴妹一阵狂喜。想不到不费吹灰之力便打听到文诗韵的下落。她高兴得自言自语:“哼!玄真,你这贼和尚,想把我憋死于地下室,姑奶奶已经到藏经楼来了,你就在地下室死等吧!姑奶奶坏了你的‘好事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琴妹沉浸在喜悦里,她胜利了,玄真黔驴技穷。以为玄真先引诱她进了地下室,她就如麻雀落网,纵有天大本事也出不来了,即使侥幸逃出,他在厢房外阻截,再逃,他便追杀,谅一个女子插翅难逃。可是他万万没料到她杀死和尚,就装成和尚,鱼目混珠,逃了,真是百密一疏呀!

俗语说“螳螂捕蝉岂知黄雀在后”, 眼下琴妹不知她依然在危险之中,那两个和尚依旧是因迷惑她而出现的,是棋中之棋。她为救文诗韵心切,竟忘了玄真会轻易罢手,太小看这恶僧了!她一步一步上楼,后面跟着几个鬼魅一步一趋,断了后路,她只能向前。

两个和尚在前面走,琴妹在后面紧跟,琴妹后面却有两人尾随。藏经楼如一只兀立的鹰,无数窗户便是它的眼睛。她欲穷数里以外的荒园、叶家、文家,但是被盐灶房烟囱里升起的黑烟所遮住。应该说,蟠龙镇使她伤心又使她留恋。她若不是为追悼亡灵,闯入荒园,遇上一个有良心的男人,使她心绪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 因 而爱上了他,不然她会无所留恋地远走天涯。

“文先生,感谢你对我姐一往情深!”琴妹在心里说。“但你还不知道,她早就被害死了!相信我一定会为姐报仇,一定!蟠龙镇鬼魅太多,事办完之后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好吗?我们去‘夸父’说的太阳升起的那地方,河清海晏,国泰民安;或去找陶渊明笔下的‘世外桃源’, 管它在哪里 ,只要人人平平,自由自在地生活,哪怕鸡犬相闻,没有任何纠葛,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独居,多好!”

楼修得太精巧,似走马转角楼,又像陀螺路般转来转去,岔路太多,稍不趁便回到原处,而始终不会有所觉察。走在她前面的两个和尚,不知去向;跟在后面的两个和尚仍不紧不慢在跟。琴妹被蒙在鼓里,还设想见到文先生第一句话该说什么。心想他被关数天,现在肯定瘦了,她心疼啊!玄真为什么要对一个文弱书生下毒手?他去荒园寻找情人与他何干?难道他与卢青云、易水寒、冯朝灿之流穿的是一条裤子,想到这里,她感到他们被无形的网所笼罩,这太可怕了。

她无论如何想不到祸根就在她身上!

两个和尚到了顶楼,穿过走廊,开门入室。琴妹怕他们关门,“嗖”地一个空翻,从和尚的头顶跃过去,,满以为两和尚要惊讶,落地以后一瞧,怎么,和尚不知怎样消失了。再看瞧里面,屋中有屋,来不及细想,不管去得去不得,不管有没有危险,一个箭步冲进去,那知人没站稳,身体如一块石子般下坠,头碰着个啥硬家伙,她昏沉沉地摔倒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