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<<荒园情魅>>第九章五小节  

2013-10-30 19:24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闹鬼死人的事频频发生,蟠龙镇的五老七贤惴惴不安,呼吁镇公所负责人责成有钱人,比如盐商、油米帮、绸缎行、电报局的老板们,出钱请戏班唱大戏《目莲救母》,消灾减祸,不然会发生更为严重的灾难。镇长江上峰请示杜特派员,特派员认为每年春节都要请戏班唱戏,既有这个规矩,不应改变。江上峰说:“五老七贤们,四处造舆论,他们要求现在就要请戏班来演,等不到过年。没事就来缠,伤透脑筋,得罪了他们可不得了。我认为提前唱或多唱一次无关紧要,有盐巴老板出资,怕啥!”周特派员也就不再坚持己见了。

川主庙内本来有个万年台,每年唱大戏都在这里,地点宽敞,可容纳的人上千。但因庙内不远处就是令百姓头痛的荒园,时有闹鬼的传闻,再在这里演戏,恐怕少有人去看,必须改地点。可供选择的另一处地点是南华宫,从前有戏院,后改建成了赌场。于是有人想到河边有座大庙,老百姓叫“火神庙”,这庙早衰败,不要说香火不旺,连“火神菩萨”也不知逃向了何处,庙长久空着,正好用它的庙台演戏。

戏班唱的第一出打炮戏是《南华堂》,它是一出妇孺皆知的鬼戏,宣扬封建的道德观念,但这戏很符合蟠龙镇人的味口,特别是中老年人喜欢看。故事简单:假借庄周假死阴曹,变成白面书生来试妻,看是否对自己忠贞。戏中庄妻,果然不守妇道,迫不及待另寻新欢,却不知书生是庄周变的。男女挑逗之时,书生突然肚痛得要命,无药可医。眼看书生性命危在旦夕,书生关键时说出唯一能救他的命是人的心肝。庄妻想到死去不久的丈夫,决定去开棺。可以说这是一出道德哲理戏,绝对合老年人味口。然而年青人也喜欢看,为什么?有句俗语叫“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”庄妻开棺取心时,雷电交加,女人内心惶恐,变脸变色,为渲染气氛,正好用上川剧许多传统技巧。地狱阎王殿里的牛头、马面、鸡二爷、吴二爷等鬼卒都要上场。闹鬼的地方反而大演鬼,美其名曰“以毒攻毒”。荒园里不是有女鬼闹吗?“戏上有世上有”, 戏里的庄妻是坏女人,证明女人是祸水,古今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。这就是所说的“高台教化”。

大戏班属民间班社,也就是大家俗称的“火把”班,其人员复杂不用说,唱戏不是职业,而是爱好。这次请的是“夜胆大班”, 因演大戏不专业,演《耿氏上吊》曾经没弄好,假戏真演出人命!当然请不到再好的大戏班,也就“毛坑边种菜——将就使(屎)”了。班里有个外号叫周长颈业余“演员”,烂吸鸦片。身高七尺开外,又瘦得皮包骨头。他今晚演无常二爷——“鬼”。他不用化妆,天然一副鬼相。白天他烟瘾没过足,戏开始他就接二连三打哈欠、伸懒腰。好在他只是开棺一场有事,不该他出场便打瞌睡。旁边是万年台的一部分,是提供演员睡觉的地方,有几大堆谷草,现在空着。他倒在草堆上,半闭眼睛养神,等“大劈棺”再上场。谁知烟瘾提前发作,四肢无力,身不由己,瞌睡使他眼皮睁不开,不一会他便酣然入睡。戏演到“大劈棺”,该鬼们上场,不见周长颈,大家急坏了。班主的这出戏,年年要演,家喻户晓,有啥人物上场,观众一清二楚。第一晚上“打炮戏”就缺角色,给戏迷们“水”的坏感,五老七贤要抗议。这一抗议不但要垮价,而且会滚蛋。班主急中生智,脸上抹一把锅烟,马上去“救场”,好在是演鬼,麻麻杂杂混了过去。

蟠龙镇盐巴大老板多,戏班待遇好,演员们开天辟地不睡戏台住三盛栈。戏完,演员们擦干净了脸,卸了妆吃了霄夜,就陆续回三盛栈息歇。而周长颈一觉醒来已是半夜,月亮白晃晃的光,斜斜照进空空荡荡的戏台。他从草堆中爬出。一听,不但没有锣鼓声,连人声也没有。他连说几个糟糕,演员误场是班子上的大忌,严重的要开除。被开除他能去做啥?肩不能挑手不能提,既无体力更无文化,且吸上鸦片,每天钱从何来!脱离戏班不饿死、冻死才怪。想到此。他急得浑身是汗。烟瘾与睡意一扫而光。他打算立刻去见班主承认错误,求他发善心饶他这一次。于是他象发疯的狗,惊惶失措地向三盛栈跑去。

如此紧迫的情况下,当然他绝不会想到化了妆的脸,还抹着浓浓的烟灰,身上仍挂着白色的纸幡,黄与白两种一长串拖在身后。完全忘了他是台上《南华堂》戏里的一个“鬼”!这下好了,他人高而瘦,花着个脸在街上急跑。他的形象真可以说填补了“鬼谱”的空白,比鬼还鬼。

虽是秋天,但还在“秋老虎”势力范围之内。大街上许多人因屋窄小,通风不良,太热,老人便坐在檐下乘凉。拖娃带崽的女人们,铺上蒲席,边摇扇解热也起到驱蚊作用,让小孩尽快入睡。这里因是产盐区,盐灶房日夜熬盐不能停止,工人上下班照常进行。街上往来人多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忽然,见有一个“鬼”在街上急跑,怎么搞的?吓得行人三魂少二魂!大叫:“打鬼!打鬼”!乘凉的慌慌张张,急往屋里钻。拖娃带崽的,娃一时弄不醒,强行弄醒娃又叫又哭,混乱成了一片。“鬼” 也被弄懵了,更是没命地跑,跌跌撞撞跑进了三盛栈。

有人虽报了警,但警察迟迟未到。这是因前段时间,发生的几起命案,警察心有余悸。半个时辰后警察不得不来,胡乱开了几枪驱“鬼”,仅走走过场而已,更闹得蟠龙镇彻夜不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翌日,蟠龙镇的五老七贤们齐崭崭去了镇公所,要镇长江上峰不能停大戏,得继续演。另外愿多花钱请高僧念经、做法事。高僧别处的不行,要请峨眉山的。念经要念到腊月二十三,灶王菩萨上天庭向玉帝禀报人间善恶这天为止。江镇长见五老七贤中有周特派员之父周浩然,便做了个顺水人情,满口答应。戏班子继续演大戏也好,请高僧作法事念经也好,羊毛出在羊身上,都不要他掏腰包。好容易有一次名正言顺摊款时的机会,还可中饱私囊,何乐而不为呢!

再说那个倒霉的大戏班。第一晚上就出纰漏,镇上要不要他们继续演出是个大问题。不演戏没收入,几十号人要吃要喝钱从哪里来?没吃的演员会散火,他这班主不就成了光杆司令!哭丧着脸在三盛栈不敢出门。

有人跑来说,镇长派来的伍柳师爷到了,班主提心吊胆以为要叫他们滚蛋。伍柳是个戏迷,年轻时是川剧票友,反串唱老旦,至今还有几个老朋友背地里叫他伍老旦。他带来了好消息。伍柳说:“班子不要走,继续唱,但不能再出纰漏。”这说明坏事可以变好。当然,斑主并不知道周长颈帮了他的大忙,歪打正着。蟠龙镇“鬼”太多,“鬼”都大张旗鼓在街上跑了,说明大戏不能停演,戏要演好,而且一直演到腊月二十三。班主一算,眉开眼笑。不但回去的盘缠有了,而且个个还要揣着胀鼓鼓的钱回家过一个闹热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