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传奇小说<<荒园情魅>>连载之第六章二小节  

2013-09-05 20:32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女士,你随我来!”芳子笑着说,她的中国话说得还不错,她拉着琴妹的手到了自己的房间。幽静的环境充满女人味,女人与女人可以畅说知心话,这里暂且不表。

不一会,叶味良老先生从“同春茶馆”喝茶回家,叶鑫将刚才发生的事详细告诉了父亲。叶老先生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去征求夫人的意见,这是家里的传统,不一人说了算。夫人认为可以留住琴妹,关键是要芳子表态,家中多一位年青貌美的女人,她会不会接受?

晚饭时候,已经商量妥当,女人之间显示出高度的友善与同情心。当然罗,芳子秀男文化不低,她毕业于日本最有名的早稻田大学,为干一番事业,才同丈夫来到中国。文化教养和素质,决定了芳子对琴妹的看法,她对女人的同情,更为深刻。叶味良老先生有文化,是本镇著名的开明士绅,他说:“让她住一段时间看适不适应,若适应可长住。但是要向琴妹父母传递信息,将心比心,以免她家里人着急。”

“来坐下,别站着。” 叶先生和芳子异口同声地对琴妹说。

琴妹很拘束,说了声谢谢,这才慢慢坐下。

叶老先生对情琴妹有好感,走到她面前,笑容满面地开始提问:

“你读过书吗?”老先生和气地问,“能做点什么?”

“我识字不多,在家里读过《女儿经》、《烈女传》,还读过《论语》和《诗经》,但现在已忘得差不多了。我父死脑筋,守旧,认为‘女子无才便是德’……”琴妹见芳子在他说话的时候,与叶鑫耳语,以为他们对一个佣人有无文化不感兴趣,就把话题传到自己能干什么这问题上来。“我在家能做家务,我能煮饭、洗衣,我能收拾房间,打扫卫生……”

叶老夫人拉着琴妹的手说话了:“我们不是缺洗衣煮饭的,我看你就想起阿眉,她若不夭折,恐怕与你一样高了吧!”

“阿眉!阿眉是谁?”琴妹问。

“她是我女儿,眉眼儿特别俊,人又秀气,还懂事,可惜……”

夫人突然横插一杠子,勾起往事,使叶老先生倍感悲伤。

夫人继续说:“阿眉不死,有十九岁了吧!唉,我们叶家三代,全是儿子就没有一个女儿!”

叶老先生也被感染:“是呀,我们有个乖女儿就好罗!”

琴妹聪明伶俐,顺着藤藤就往上爬。“你看,我这个女儿如何?”

“当然好!当然好!”二老眉开眼笑地同时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二老,就收我做干女儿吧,我会巴心巴肝痛你们,孝敬你们,并全心全意侍奉你们一辈子。”琴妹知道必须用情才能打动老人的心。

“那好,那好,”二老眉笑眼弯,满口答应。

“干爹干妈,请受女儿一拜。”琴妹下跪,准备磕头。

二老大喜过望,急忙将琴妹扶起。“叶鑫呀,秀子呀,你们同意吗?”

秀子感到突然,家里要招收佣人,怎么成了“女儿”;叶鑫反应快,马上与秀子耳语作解释,意思是想不到此女人真像阿眉,不是是巧合是天意。

“我要向大家宣布:我收了个干女儿!今后,她就是家中的成员,不可怠慢。”叶老夫人回头对琴妹说:“我们家除了我们两老人,还有两个儿子,一个媳妇,你不会孤单的,哈哈!”

全家正高兴,从外面走进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,他是叶鑫之弟叶诚。叶老夫子马上介绍:“叶诚,我们家新增加一个成员,她是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她名琴妹,”叶老夫人补充。

      “我妹妹?”叶诚摸不着头脑。

当大家给他详细作解释之后,叶诚也十分高兴,因为此女漂亮,如天仙下凡。那有年轻男子,对年轻的美女不感兴趣的呢?你看这女子颔首凝神、柔美相济的样儿,本身就自然蕴藏恰到好处的神韵,越看越发俏丽动人。他心中长期积蓄对异性的渴求,下意识地往外倾溢,不由自主地连叫了数声“好妹妹”, 把个琴妹叫得睑飞红霞。全家从来没有如此阳光灿烂,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和谐,这么舒畅。真是“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。 琴妹从来没有奢望的好情境悄无声息地来了,以至于她不相信这是真的。而叶家也为之惊奇,是不是命运的的安排,天上降下个大美人来。叶鑫与芳子在笑声中,暂时忘却回到蟠龙镇后遭受到的冷遇与挫折。世态之炎凉,被家中温馨所淡化。

按照中国传统,添人进口是件大喜事,叶味良老先生叫厨下把晚餐弄丰富一些,要好好地庆贺庆贺,并破戒要喝酒。不一会,大家坐到餐桌前就餐,一开始琴妹便招架不住,因为大家轮流向她敬酒,尽管她百般推辞,还是喝了几杯,脸红得艳如桃花,在别人眼里更加楚楚动人。叶诚高兴,看琴妹的眼神特别,真是如醉如痴,心旌摇曳。首先醉倒的当然是他。

吃罢,芳子引琴妹在叶公馆中走走看看,让她熟悉熟悉。叶公馆比不上冯、易、卢的阔绰、富丽与堂皇,但比琴妹的老家宽敞十倍。五间卧室,三个客厅,两个书房、两个餐室。花园规模不算很大,但也有流水,也有鱼池,也有亭榭;树木葱笼,常年皆绿;鲜花竞开,鸟语花香。总之,这个家充满浓浓的热情宜的人情味。

叶鑫和芳子喜欢琴妹的聪明,古诗词记得不少,谈吐优雅,口齿伶俐,锦心绣口,惹人喜爱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美丽的女人更有一种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的魅力。”叶诚可以说喜欢她胜过其他人。因为喜欢而着迷,有相见恨晚之感慨。叶诚寻找机会,一有空便去琴妹室内,闲聊时间最长,天南海北,轶闻趣事,口吐莲花,为的是讨琴妹欢心。琴妹稳重,绝不是社会上那种轻浮的女人,说话很少,而且极有分寸,这并不是因为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为了什么?难道她“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”么?

非矣,都不是!

她是个谜。当然,她有她的故事始。
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