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传奇小说<<荒园情魅>>连载之第六章六小节  

2013-09-14 16:56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  近日叶鑫特别忙,他将田产变卖,在瓦厂坝买地皮,准备建火柴厂;父亲叶味良,热心游说盐巴老板们联厂,统一利用地下盐水资源,用机器代替牛拉车,取盐水;镇长江上峰是很支持叶家父子计划的,他想在当镇长这段时间、有所作为。不说惊天动地,流芳百世,也不至于背后遭人唾骂,说他是“占住茅坑不拉屎”的家伙!

叶家父子忙于四处游说,幸辛苦奔波,很少顾及家庭。芳子本雄心勃勃,从日本来就想协助丈夫干一番事业,可是看到叶鑫八方碰壁,很是灰心,于是成天闷闷乐,闭门看小说混光阴。叶诚则有更充裕的时间去接近琴妹,了解琴妹。只要与她在一起,他就高兴,感到充实。

“哟,还在睡懒觉呀,”叶诚一打早就来到琴妹卧室门外,大声呼叫。“快起床吧,快开门吧,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去大成寺进香,拜菩萨许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室内,琴妹懒懒地翻了个身,心中有说不出的烦躁。雪白的大腿伸出被外,才感到舒服一些。她早就醒来,只是不想起床。她睡不着,只因为思想很乱,满脑子的恨与爱、仇与情,过去与现实,但是理不出个头绪来。她不知不觉地卷入了一桩大阴谋中去!为了摆脱危险的陷阱,她不得不设套,让别人来钻。至今,她接触到两个男人,她认为都是好人。但不管迂腐的还是开明的,她都喜欢。但是更喜欢另一个,这其中有原因。就说现在的这个叶诚,说他是公子哥儿也不过分,他几乎没经过什么磨难。叶诚并不知道她是谁,又为了谁来他们叶家,他太单纯,太幼稚。她是为还风流债而来,有苦衷才寄人篱下,对他只是虚以应酬。她不忍心欺骗谁,可是不得不善意地骗人。

“怎么还躺着不动?”叶诚有耐心,他已站在门外侯了多时,不见动静,也不生气,继续敲门。而且轻轻地、有节奏地敲,让听者不会反感。

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,还稀了一条缝。他心怦怦地跳,悄悄走近,贴近门缝向内看,一眼就把琴妹的睡态看个清楚,特别是她白藕似的丰腴大腿,那么美,令叶诚心荡神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刚才还是紧闭着的门,怎么在不知不觉中开了呢?

叶诚并没有想得那么多,或许是琴妹对他的诚心所感动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想着,壮了胆,竟推开了门,一只脚刚跨进门,但感到太唐突,欲赶快退回原处,但脚却不听使唤。琴妹夸张地惊叫了一声,电光火石般将腿缩进被里,睁大双眼看着叶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对不起!”叶诚感到愧惶,连连道歉。“我不知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他本想说 “不知你还在睡觉”,还想说“不知你没关门”,似乎都是多余的谎话,多说不但画蛇添足,更让人看出太不真诚。

      叶诚以为琴妹会生气,今天要约她出去怕难,还是早些离开吧。正准备走,室内琴妹说:“你暂且在外面等一等,我穿好衣服喊你就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诚不知是激动还是尴尬,满脸通红,竟愣住了。琴妹赧然一笑,做起轻松的样儿。叶鑫出门后,忘了穿上鞋,她立刻跑去关门。她心里暗暗好笑,恋爱中的男子智商有时为零,怎么就不想想,第一二次敲门,门是关着的,为什么再敲时,门莫名其妙地早开了呢?

     她穿戴好了,便呼唤道:“叶诚哥,进来吧!”

     没有反应。再叫一遍,仍没有,估计他走了

     “这个叶诚,走了!”琴妹有些后悔,心想:“这在人家家里,小少爷嘛,随便惯了,不应如此严肃。公子哥儿脸皮薄,受不了。”

      “谁说我走了!”叶诚好似从天而降,并且像变魔术一样,出现在琴妹的面前,似小孩般的顽皮。“我来是请你吃早餐的,快走……”话未说完,不由分说拉着琴妹的手出门,进了饭厅,把琴妹轻轻按来坐下。然后去厨房拿来鸡蛋、油果子、包子,还有薄饼。汤是油茶,这东西吃很讲究,单是调料就有好几种。王妈要来帮忙,却插不上手,叶诚最后只好“请”她去休息。

“这些都是我亲手弄的,请小姐品尝,并提出宝贵意见,我今后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  “ 你准备当厨师,开饭馆?” 琴妹调侃。

“不,这是本人的业余爱好!”叶诚仍一本正经。

吃着吃着,叶诚忽又大叫:“哎哟,不好,我怎么没有嗽口就吃东西!我们叶家是蟠龙镇最讲卫生的,特别是大哥从日本回来后,大家都染上洁癖!”

“这要怪你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……”琴妹点到为止,不准备往下说,是考叶诚的反应。

叶诚拍拍脑门,想了想,突然脸红了:“啊,对,怪我,怪我!”

漱了口,刚开始动筷子,吃东西,叶诚又发现新问题:

“哎哟,我竟忘了一件大事……”叶诚对琴妹做了个鬼脸,急冲冲出去,不一会,仍急匆匆地回来,手上多了一个彩色图案的纸盒。

“这是啥?”琴妹对叶诚近于神经质的举动,由感到有趣到有点儿反感。

“你猜?”叶诚把精装纸盒放在琴妹面前。

琴妹看了看,上面有汉字,其间还有符号,不知代表什么。

“不知道!”琴妹摇了摇头。

“牛奶!”

“牛奶?”琴妹咯咯一笑。“牛的奶人吃?”

“人家外国人早就吃这个,”叶诚说。“这是我大哥从日本带回来的,我大哥大嫂早晨都要吃,他们说这牛奶营养丰富,女人吃了尤其好……”

“外国是外国,我们是我们。人家都在笑话你们叶家,说是什么‘数典忘祖’,‘跟着洋人造反’。”

叶诚无可奈何:“我哥说蟠龙镇人真落后,你这个外地人更落后!”

“当然我比不上你们叶家的人,二少爷请原谅!”琴妹把一碗油茶吃完后,叶诚把碗接过来拿进厨房,琴妹乐得清闲。

“他不是约我去大成寺玩吗?”琴妹想。“我正要去看看,估计玄真和尚绝非是好和尚,也许他正在想办法对付我……”

叶诚走来,见琴妹正陷于沉思之中,以为她犹豫不决,不想上山,于是问道:“琴妹,想什么呢?不是我吹牛,大成寺的确值得去看!”

“想必二少爷不会哄我!”琴妹笑了,笑就表示要去,叶诚放心了。

“那还不快走!”叶诚欲拉着她就往外走。

“你们全家都不信神,我们两个去寺庙拜菩萨许愿,行吗?”琴妹提出这问题,为试叶诚,看他有什么反应。“不会引起你家里人反感吗?”

“信神信佛,属于个人信仰自由!”叶诚回答。“你信什么,我就信什么,别怕这怕那,优柔寡断好吗?”

“不是我不去,我初来乍到,啥也不懂,怕你使为难,由于我造成你们家庭的不和谐,我于心难安。”

“你还不了解,我们家数我父亲开明,不搞家长制,提倡多言堂。比较尊重个人意志,比如……”接着他讲了一件叶家轰动蟠龙镇的事:芳子习惯下河游泳,叶味良夫妇反对,说女人下河游泳,不符合镇上人的生活习惯。考虑到会引起轩然大波,家庭会承受巨大压力,叶味良尽量劝阻,然而并没有硬性下命令规定芳子不准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放心了!”听完叶诚讲的故事,琴妹高兴地说,“说定,今后我去东,你不得去西,姑奶奶若要天上的星星呢,你办得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叶诚跳起来,还做了一个夸张动作。“那我就去天上摘!”

两人都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琴妹忽又皱起眉毛,似乎想得很远,她说:“话了又说回来,做晚辈的也不能不替父母着想,只顾自己,我丝毫没有为难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太细心了,去大成寺的人很多,不会见怪。”

“那就好!”琴妹小声在叶诚耳旁说:“我想打扮得漂亮一点,可以吗?”

“你比嫦娥还美,你还打扮什么?”

“我要打扮来使你认不出我是谁!”

“想玩点有刺激性的,我支持!”

“好,闲话少说,有墨镜吗?我戴上一定很美。”

“戴墨镜?你要学孔二小姐,还是要学川岛芳子。”叶诚感到十分诧异。“人家或许会说,这女人漂是漂亮,可惜是盲人。再不然就说你是一匹能拉磨的驴子,要得啥哟!”

“戴上墨镜,我就成了驴子?”她弄不懂。

“驴子只有被蒙上眼睛才乖乖地拉磨,无穷尽地绕圈子。不蒙眼睛。它只往前走,所以戴墨镜的是驴子。”

“胡说!听说外国人都兴戴墨镜,那是为了保护眼睛。”琴妹反驳。

“你既然要戴,我给你借一副来,我哥嫂有。”叶诚很快拿来墨镜。“试试,看行不行?”

琴妹戴上,笑问:“你瞧,我美不美?”

“哎哟,美虽美,却不正常,像女特务!”

“啥叫女特务?”

“就是专门干坏事的女人!”琴妹一愣,感到很不自在。

“你说我专门干坏事?”

“说耍的,你不要脸红嘛!”

“你真是说耍的?”琴妹杏目圆瞪,认起真来。

“真是说耍的!”叶诚急忙解释。“我从大哥带回的书中,看到许多作间谍的女人,都喜欢戴墨镜。比如川岛芳子,不但戴墨镜,还女扮男装,剪短发成小平头,穿西装。好啦,说多了你不懂,走吧!”

“你刚才说谁穿西装?”

“川岛芳子,清皇族某亲王的女儿,却当了日本间谍,后被处死。你问那么多干啥?”

“好吧,我当一回川岛,穿你哥的西装!”

“不行,你得剪掉长头发,你愿意吗?”

“剪发?”琴妹想了想,果断地说:“不行,发不能剪,身体发肤来之于父母。当然,万一到了要当尼姑那一天,我才剪!”

“当尼姑?乱说啥哟!”叶诚不高兴。“好了,那你穿啥衣服?”

“旗袍!”

“啥颜色?”

“天蓝吧。”

衣服拿来,叶诚让琴妹进屋去换。她穿上天蓝的金丝绒旗袍,更是亭亭玉立,飘飘欲仙。叶诚目不转睛地看着,使琴妹不好意思。

“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!”叶诚笑来合不拢嘴。

其时,已是日上三竿,他们好容易才走出门。蟠龙镇白云蓝天,惠风和畅,正是出门郊游的好时节。

两人欢欢喜喜,携手而去,不管旁人如何在他们身后嘲笑,并指指划划,言三语四,他们置之不理。天空中飞过一群自由自在的白鸽,鸽哨的声波,在空气中传播,如动听的歌,渐远渐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