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传奇小说<<荒园情魅>>连载之第三章三小节  

2013-08-05 20:34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大成寺是在川主庙被焚毁之后修建的,颇有大寺庙的规模。具体建于何年,有说在明末,有说在清康乾时代。不管它的历史如何,反正蟠龙镇百姓普遍信神、信佛、怕鬼,寺庙香火一年比一年旺。该寺原来的主持果一禅师“圆寂”之后,新主持名叫玄真。此人不是本地人,据他说他来自蓬莱,曾云游天下,在五台山、在武当山、在峨眉山等名山名寺讲经说法,很受善男信女们的欢迎。

他年纪不满五十,身体高大魁伟,脸貌和善,乍一看他是弥勒佛降世。身披金黄色袈裟,难以掩盖他内心的凶恶。果了禅师是病死,还是被人害死,不知道,也没人敢提出调查。玄真一手遮天,大权独揽,排斥异己,把大成寺搞成他的“独立王国”。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的无稽之谈!据知情人透露,玄真大兴土木,擅自改动从前寺庙的结构,仿当年有名的“红莲寺”,造下许多暗道机关。并与异端邪教掌门相勾结,图谋不轨。当然,他为人特别狡诈,他的所作所为尚未被人识破。正直的师友们对他一手遮天,只能敢怒而不敢言。

玄真和尚自吹自擂,说他是上天星宿,收鬼擒魔,如瓮中捉鳖,手到擒拿。蟠龙镇好几户人家闹鬼,请他去收,他口念经文,手持长剑,挥舞着,硬把鬼收了装进瓶里。用咒符封了,埋入地底。据说闹鬼人家,从此清静,于是玄真威信大增。从此大成寺已不是蟠龙镇的大成寺,整个川西南都知道玄真,他名闻遐尔,各地名刹大庙还经常请他去讲经说法。

刘老幺来了,他人年轻人,不胖也不瘦,不美也不丑。眼睛长得好,大大的,看女人入木三分。嘴唇薄,会说话。今天他穿的是蓝色大绸长衫,穿上有些飘逸,与他心情有关。头戴一顶银灰色博士帽,脚穿圆口青贡呢布鞋。他奉主子之命专程来请玄真去“收鬼”。

刘老幺有大名的,叫刘长顺,读私塾时老师给他取的。因家境不好失了学,就被人介绍到易么公馆做事。易水寒是袍哥人家,大爷、二爷、三爷……排不上的是小字辈,受人管。他人小,自然就是老幺,刘老幺喊出了名。

他不慌不忙,一路走一路想事,心并没有空。最近发生的事很怪,太突然。比如这个王三麻子,主子的贴心,他的领导,在易公馆说话算数,办事从未出错,深得主子青睐。可不曾料到,搞什么“冲喜”,少爷死了,杀了琴梅,挖了心,带回变成黄泥,这怎么可能?他在场呀!王三麻子被责罚后,不明不白死去。他于是得到重用,说简单也简单,说复杂也复杂,他们心里不踏实,感到就是有问题,但是想不通,看不透!琴梅临死前和死后那样儿,那场景,他永远也忘记不了,只要一想起,他的心就跳过不停。死鬼不她不甘心,报仇来了,冤有头债有主,易水寒是祸首,卢青云呢?他这个帮凶呢?下一步轮到谁……他不敢想下去。玄真如果真的能收鬼,则是易水寒之大幸,也是他之大幸。

他下意识双手合一,竟念了句“阿弥陀佛!”

大成寺建筑在天松岭山腰,打老远就看见。沿着石级而上,蟠龙镇市区尽入眼底:街道密布,房屋俨然,人如穿梭,热闹非常。郊区烟囱林立,井架高矗。岷江如碧玉带一般,绕城而过。刘老幺看见荒园中那棵黄葛树了,神奇的树,而今孤傲苍穹,被野草残垣所包围,一副凄凉景象。

山门上有大成寺三个大字,金光闪闪,不知是那位文人写留下的墨宝。蟠龙镇以盐业闻名于世,盐灶老板都富有,产盐业带动了经济的发展,老百姓生活一般没多大问题,捐钱捐物修葺寺庙,富人积极出钱,百姓也不吝啬。所以大成寺规模大建筑气派。庙宇四周建有一人多高的土红色围墙,进去只能走正门。进了山门,大雄殿迎面而来。有红锦黄缎的横幡,金光闪闪的宝盖罩着巨大的神像。炉和鼎铸造精细,万姓钟悬于中梁,上铸有捐款人姓名以及出生年月,永垂万古。大殿如凌空之大鹏,巨椽飞檐,龙脊琉璃,俯视山河,在阳光下分外光亮夺目。宝殿正中供元始天真。法相森严。旁边衬四大天王。巨大铜鼎,蜡烛与香齐燃;烟云缭绕,瑞气千条。善男信女络绎不绝,虔诚跪拜。出了大殿是中殿、后殿,殿与殿之间多树木,非松即柏。花圃多为茉莉与海棠。三殿一殿比一殿高,后殿呈塔形,六层,玄真就在楼方丈室。

刘老幺是常客,熟悉路径,直入后殿,上楼,步入方丈室。小沙弥见翩然而至的刘施主,上前稽首,笑容满面,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忙不迭叫请坐,泡茶,再去禀报。刘老幺饮茶约半个时辰,小沙弥稽首说:“大师请贵客到旁边密室叙话。” 这是最高礼遇, 刘老幺受宠若惊,想从前他随王三麻子来过多次,玄真只请一人去密室,他被留在方丈室,没能被单独接见,感到遗憾。曾几何时,时来运转,成为易公馆新主管,想着竟有几分得意,嘴里哼出了两句不知什么戏中的唱词, 表现他内心的躁动:

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月到十五分外光。”

方丈室设有侧门,走下行通道,风声呼呼,两旁灯光闪烁,仿佛极具有神秘吸引力,。小沙弥引路,快步如飞。刘老幺紧跟其后气喘吁吁,相当吃力。路渐缓渐平,别有洞天,阳光和煦,雀鸟声暄,已到地上花园。曲径通幽,步入古树下一别致小屋,先闻到奇香,顿时神清气爽。室中有室,是极秘密之机关要地。门自动开合,严丝密缝,宛如天成。刘老幺如同当年同姓老妪刘佬佬一样,应接不暇,吃惊不小,嘴张开便合不拢,一副傻相。这那里是大成寺僧人卧室,分明是石崇的豪宅。蟠龙镇四大金刚、海陆空上将、盐巴脑壳巨子为蒋介室修的 “剑霜堂”,其奢华程度也只能望其项背。室内有紫檀木雕花龙凤床,苏杭产的天堂锦被,蜀绣鸳鸯宝枕。桌椅皆新奇而古色古香;用具则是上等匠人用金银所镂造。壁上有八大山人的花鸟画真迹;桌上有奇珍异宝五光十色。玄真似乎从天而降,声如宏钟,一声施主“请坐”,震得刘老幺耳膜嗡嗡作响。

玄真继续客套:“未能远迎,还望施主海涵!”

“哪里,哪里,”刘老幺故作萧洒之态。“易舵把子早有前来朝拜的夙愿,无奈事务繁多,近日身体又欠佳,特派刘某前来以表其心诚。”小沙弥端上香茶、瓜果和糕点。刘老幺从袖筒里摸出张大红帖子,恭恭敬敬地双手呈上。旁边沙弥接过唱道:“香油壹佰斤,红缎五十匹,黄裱纸百刀,黄金拾两,白银二十锭……” 

玄真双眼微闭,面带微笑,说明他很满意。他于是欠身还礼:“谢谢易舵把子!他身体还好么?本要登门拜望,因寺里事多走不开,但是告诉易舵把子,我一定要来的。”

“大师有所不知,唉,不说算了……”

“管家但说无妨!”

“唉,我家主人祸不单行,一言难尽!”

“刘管家,你就快把详情告诉老衲!”

刘老幺见旁有小沙弥侍立,顾虑太多,欲言又止。玄真何等通泰,用手一挥,屏退左右。

刘老幺这才凑近玄真,依然有点儿神神秘秘,小声言道:“大师,我大爷被女鬼阴魂缠身,致使精神恍惚,已经好几天了。夫人命我前来请大师动慈悲之念,去收鬼安宅!”

玄真浓眉紧蹙,二目圆睁,射出令人胆寒旷的凶光。“在蟠龙镇竟有这等事!易施主应早些来寺求我!”

“起因是因为一个丫头……”

玄真用手制止刘老幺往下讲,有顷,才缓缓开口。“管家,事出有因,我知道!易舵把子想用卢青云一个名叫叫琴梅的丫头来‘冲喜’,对不对?原本是我出的主意,我告诫过,一定要选个黄花女子,不然会误事。谁知竟然出在是不是黄花女子这个问题上……”

刘老幺赶紧说:“那丫头她跑啦!”

“我当然知道!”

“她跑了,可是易舵把子怎能放过她?善哉!善哉!冤冤相报何时了?你大爷弄不好会被女鬼缠死!”

“大师,你总不会眼睁睁让大爷受苦!”

“那女鬼你们见过?”

“只有大爷见过,我们都没有。不……还有王三麻子见过。”

“我推断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但可以肯定,不是女鬼作祟!”

“大师,我对好多事想不通,比如杀了琴梅,挖了她的心,可呈给大爷看时,怪了,人的心变成了‘黄泥巴’。王三麻子真是有口难辩啊!”

“有这等事!“玄真顿时收敛了笑容,表情严肃,似乎遇到难题。“以后鬼就出现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再想想,易公馆还发生过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儿?”

“有呀,好好的王三麻子王管家,突然死球罗,不是被杀,不是被毒,查不出咋死的。”

“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,”玄真站起,来回走动,口念经文,好一会才开口。“不过没关系,谅她斗不过我!”

“大师……”

“你们别担心,收鬼驱邪,对我来说如探囊取物。”

“大师何时下山?”刘老幺要弄实在,不然主子要责怪。

“别问具体时间,”玄真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儿, 冷笑道:“到时候老衲我自然会出现,哈哈!”

“当然,当然”。 刘老幺也在演戏,连连点关头,表示相信,“告辞,告辞!”

玄真派小沙弥把刘老幺送出山门。

夕阳西下,俯观远处,岷江河水,浮光耀金。石级两旁,松柏披上一层金色的光波。三三两两的善男与信女,因向菩萨跪拜,而且上了供果,捐捐物钱,心想三灾八难定可消除,心情显得舒畅。刘老幺感到好笑,菩萨会容许玄真这类披着袈裟的坏人来骗人吗?“菩萨会保佑” 岂不成了一句空话!这就怪了!刘老幺怎么知道玄真不是好人呢?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呀,这只能归之于感觉吧。玄真搞的不是正教,十之八九是旁门左道?到底正不正确,还要靠验证。不知为什么,他想起两句偈语: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。”他接触所谓佛门子多了,仅记得了这么两句,并不知道什么意思。他却得出这样的结论:这个世界无非就是“你骗我,我骗你”罢了!他感到自己不傻,他要看这世道会咋变,心里要有所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