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传奇小说<<荒园情魅>>连载之第五章六小节  

2013-08-31 14:36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夕阳变幻着色彩,在荒园与荒园外并没有两样。眼睁睁看余辉消尽,光线逐渐暗淡。他竟怀疑昨晚是在做梦,并没见过什么女人,更不要说抱过这女人,甚至双手捧过她的脸了……朦朦胧胧,若隐若现,他感到有些好笑,好笑之后失落,他想女人琴梅想得好苦,似乎到了神经崩溃地步。

好不容易盼来夜幕降临,他早早躲于神案之后,准备作窥伺,等旧境重现时,一定要看个清楚,特别要看清女子的面容,来一次可不容易,非要有结果才回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下定最大的决心等待她再次出现。

好像有些不对!他暗想:“昨晚如果真是梦,琴梅离我而去说得过去。然而不是梦啊,她既来了,又那么温柔,就不会离我而去。久别重逢,有多少话要互相倾诉?怎么会很快就走了呢?不对,见面时她躲躲闪闪,心事重重,像换了一个人一样……”文诗韵越想越有疑问。“再说,上次我来,她怎么不见!时隔三月她才见我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她吃什么?地上干干净净,没留烟火痕迹。不对,不对!那女人绝不会是我的琴梅!她是谁家的孤魂野鬼,想来骗我,像《聊斋》中的女鬼,想置我于死地。狐狸成精而为鬼,鬼变女人而施常设圈套整活人,名曰‘寻替代’。女鬼寻男人作替代,来世定成男身,而我则永世不得翻身。看来我危矣!不能让她轻而易举勾了魂魄去!”

他想着想着,义愤填膺,反而正气凛然,要与女鬼搏斗。忽然,似有动静,一黑影霜飘来,他正睁大双眼看去……谁知在这刹那之间,乌云遮月,天暗了下来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“老天可恶”!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气得蹬脚,旁边早已歪斜欲垮的神案,被震得“哗”地散了架,使他吃惊非小。他瘫在地上,后悔自己的冒失,将会造成全功尽弃。

他感到无望,似睡非睡,等待天明。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微风吹拂,一穿白衣白裙的女人子来矣!她如流水般轻盈,如春风般温柔,她仿佛有些胆怯,不敢冒然上前,但又不想离去。步履迟缓,犹豫再三,渐渐走近,她用手在他头上轻轻抚摸,然后放到鼻下闻了又闻,突然她抽抽噎噎地哭了。文诗韵醒来,真想出奇不意地问:“你是谁?到底是人还是鬼?”他没有这个胆量,也不想鲁莽行事,不能一下就把她吓跑,看她还有啥举动。

月漫漫移出了浮云,机会来了。可她恰好背过身去。唉,她身材苗条,但脸却看不清,她不断地拭泪。她长什么模样虽看不清,但偶然间看见她的发间,有几朵小花,估计是胭脂花。悚然,几只老鼠蹿出,放肆吱吱地叫。女人惊回首,他终于看清了。啊!天呀,是她,是琴梅!

他的冷淡,女人正打算跑开,文诗韵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立刻奔到她面前,兴奋地紧紧拉着她的手说:“你真是我的琴梅吗……”

女人侧过身去,用手遮住美丽的脸。

“诗韵,你难道忘了我?”

文诗韵摇了摇头:“是你忘了我!”

女人竟哭了,而且很是伤心。文许韵急忙放开她手,摸出手帕欲拭她的眼泪,却被她推开。女人走开,依然用背对着他。

“我好像觉得……”

“好像觉得我不是琴梅,是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使我感到失望,我诚心诚意来看你,你竟如此薄情寡义!好,我活在世上也没多大意思,你既然不理我,我就去死,用我的血和生命,证明我始终是爱你的!我没变心,你却早变了心!”

文诗韵急辩解:“我们从分开到现在,经历过的往事太可怕了,而这荒园又太神秘,弄得我高度紧张,晕头转向。”

两人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。文诗韵毕竟是男人,主动打破僵局,想用情感来打动这个久别的女人。他说:“我上次来看你又惊又怕,回去还害了场大病,母亲急了,请来端公、道士为我禳灾解难。这次我怕你在荒园又冷又饿,又再来,棉衣和食物放在神案上,想必你已经看到……你快去试试棉衣……”

女人好像被感动了,哭得更伤心。可是,她仍侧身而站,有意不让他见到她的尊容。文诗韵继续说:“自从你进荒园之后,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念你,无时无刻都在担心你的安危。知道吗?镇上又开过几次会,说荒园不能再荒。易水寒还耸人听闻地硬说荒园有什么宝,亡命之徒都想来试试运气。琴梅,荒园不是久留之地,你还是早些走吧!回你的老家去,暂住一段时间,等风平浪静了,我一定来接你!反正我们都做了夫妻,你永远是我的人,你放心,我会等你。”

 女人哭成泪人,她正要说什么时,却警惕地注视倾斜的殿门和破旧的窗棂,那里是否隐藏着什么。凭她的敏感,知道有人走近。

她奔了出去追击,很快在文诗韵眼前消失。

文诗韵目瞪口呆。文弱的琴梅为何这样粗野!难道是数月来的荒凉生活造她她行为的反常?这还可以理解,然而为什么她一句话都不说,招呼都不打就离去?文诗韵心如乱麻,他心中只有那个女人,不可能从别的方面去想。

“也许,她在试我!”文诗韵自我安慰,“女人最怕男人变心!”

月色黯然,想必又被可恶的乌云遮住了吧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