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传奇<<荒园情魅>>连载第二章五小节  

2013-07-26 15:1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

   昨晚卢家丫头竟然跑了,易水寒做梦不曾想到。

没等金鸡报晓,红日东升,易水寒公馆里热闹起来。结彩张灯,富丽辉煌,里里外外外布置得喜气洋洋,连临街的杨槐树上都披红挂彩。男男穿戴整齐,女人梳妆打扮,穿上了值钱新衣服。八名吹鼓手,八名放炮手,站在最前面,兴高采烈。天亮了,“与众乐”的演员来了,更增加热闹气氛,他们要在公馆里唱连台川戏。现在软场面先奏昆腔《贺新郎》,接着硬场面锣鼓套打《将军令》,惊天动地。易水寒全身新衣服,面带微笑,坐于大厅正中,抱着个苏白铜的水烟袋,架着二郎腿吸烟,实际上是在等待卢青云送琴梅入府与儿子“成亲”。 可一等再等,直到正午太阳当顶还不见动静,他心里已有几分不快,于是走出大门,穿过人群,来到街上,伸长脖子张望,在视线之内,连人影都没有,他预感要有麻烦事儿了。

“妈的,啥时辰了还不送人来!”

“大爷,卢青云会不会耍我们?”站在易水寒身后是贴身大管家王权,外号叫王三麻子,此人尖嘴猴腮,一看就不是好人,可他偏偏是易水寒的红人。他踮起脚跟,贴上前去在易水寒耳边悄声说:“少爷的命危在旦夕,不能再等,是不是派人去催!”

“快叫刘老幺跑步去问,到底出了啥事,正午了还不把人送来!”

刘老幺听易水寒一声呼叫,不敢怠慢,拔腿正要走……卢青云的管事刁八,气喘吁吁,从街那头赶了过来,王三麻子急阻,刁八不理,直奔易水寒。

“舵把子!”刁八还没拢便大喊。

易水寒见刁八更是火冒三丈,把怒气全发在他身上:“你家司令是他妈的混帐,商定好的事等于放屁!”

王三麻子狐假虎威,跟着起哄:“不讲信用,怎么在社会上混!”

 “舵把子有所不知,昨晚三更时分,琴梅这贱人逃了!”刁八拱了拱手说。“我们司令是讲信义的人,为此事大发雷霆,立刻出动数十人去追,他怕你久等,司令派我先来……”

“有这么巧的事?哄三岁小孩还可以!”易水寒脸都青了,大声咆哮。

“真的,我敢诅咒发誓!”刁八回答。

“这他妈的就怪了!”易水寒冷笑道,“难道你们司令不知这丫头重,关系着一条人命,没派人把她看管起来吗?再说一个小女子,鞋尖脚小,弱不禁风,她能跑多远?”

“人命关天,你们却当成儿戏!”王三麻子火上浇油。

“大爷,大爷!”易水寒的姨太太白云霞人未到,尖溜溜的声音先到。“少爷不行了,还不快去瞧瞧!”

易水寒脸色难看,咆哮如雷,指着刁八怒吼:“哼,我儿若有三长两短,谁来偿命!”

刁八不卑不亢:“舵把子,岂不问天有不测之风云么,我们也莫办法……”

易水寒拔出手枪:“你嘴硬,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
“大爷,大爷!”又跑来一位姨太太,“你们站着做啥,少爷不行了,快想办法。”易水寒收起枪,一跺脚,快步进府去了。王三麻子先瞪刁八一眼,对刘老幺发话:“叫川戏锣鼓别打了,吹鼓手别吹了,亲朋好友不要高声喧哗,大爷根据少爷病情再说以后的安排。”

刁八站在台阶下,进退两难,十分尴尬。

“刁八,我给你讲,你们司令太不地道,这种事开得玩笑吗?”王三麻子狐假虎威,指着刁八鼻尖威胁道。“等着吧,蟠龙镇要不太平罗!”

说罢,急冲冲进府去了。

“狗仗人势!”刁八骂了-句,转身就走。他要赶快回去报告卢司令,早早商量应对之策。

 

卢青云听了刁八绘声绘色的描述,心里如打翻了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麻五味瓶,有说不出的滋味。开始,他还没有多想,可是,正如俗话说的,摔倒不痛爬起来痛,越想越生气。琴梅这小妮子竟在他的严密看管下出逃,派多人追捕,连个影儿都没看见。眈误了时间,他心里也不好过。可是易水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怀疑他必有所用心,似乎要断他的香火,妄图把不仁不义之名栽在他头上,坏他名声,受人唾骂,可是,事情太为蹊跷。他的确想要搞一点破坏,让琴梅失身,但是这阴谋并未得逞呀,是谁把这消息告诉了琴梅的呢?这是个谜!刁八不会,难道另有内奸,是姨太太中的一个?还是某个环节上出了钍纰漏?他只好把怒气发在刁八身上。

“刁八,你办事不力,搜查文宅马马虎虎,辜负了我对你的希望!”

“司令,小人知罪!”刁八哭丧着脸说。他知道卢青云心狠手辣。要杀他如同踏死一个蚂蚁,连忙跪下,磕头如捣蒜。我同刘老幺、汪三一起去搜,每个角落都搜遍。司令是我恩人,没有你就没有我,刁八我怎敢马虎,误了你老人家的大事呢?

“你起来!”卢青云说,“我就见不得你这副德性,遇事只会推卸责任,下软蛋。事已至此,烂摊子如何收拾,你要替我想想办法。易水寒他要报复咋办?”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……”

“刁八,易水寒的儿子病情如何?” 卢青云问。

“小人还不知道。” 刁八真有点儿诚惶诚恐。

“我知道你会这样说,不知道?我养你干什么?”

“小的该死!” 刁八说,“只要小杂种不死就好办……”

“说说看!”

“赶快再送一个丫头去。”

“司令,”刘老幺急匆匆跑来。“我打听到最新消息,易水寒的儿子易大志昨晚一命呜呼了!”

“糟了!易水寒一定会咬牙切齿地的骂!”刁八插话。“并诅咒发誓,要报复。”

“他们有啥动静没有?”卢青云真有点不放心。

“易府上下反而安安静静……”

“他怕我们,只好打脱门牙和血吞。” 刁八自作聪明。

“放屁,”卢青云怒斥。“你太小看那老杂种了!他闹不可怕,他不闹才可怕,防着点1”

刁八想了想却说:“只有找到琴梅才好说,不能让这小蹄子就跑了,太便利她了。”

“蠢材,她跑了吗?跑了,不,她没跑。即使跑了,我估计也不会跑远!”“司令,小人听不明白。”

“你过来,我给你说……”

刁八上前,卢青云便狠狠一脚,踢得太重,刁八痛得打滚。刘老幺要去扶起来,卢青云不准。

“刁八呀刁八,你还不明白!”卢青云狰狞地冷笑“你给我盯紧那个书生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