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写<<自传>>第三部分  

2013-07-14 16:17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重回牛华镇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

在外三年,没能展翅高飞,现在仍回到家乡牛华镇。

山河依旧,小镇依旧,古屋依旧,但毌亲老了,祖父母更老了。没人管我,感到有些失落,哪怕有人骂我笨蛋,问我人家都考上了,你为什么没考上?没人,亲人或老了,或是太忙了。你已经满了十八岁,该自己独立生活了。是呀,母亲做鞋卖,手工活慢,一个月做不了几双鞋。为了我,母亲与弟媳冯桂芳去茅桥、乐山等地买回炒葫豆、豌豆卖,也不行。路远,全靠步行,吴买不了多少,赚的当然不多。母亲想到卖豆花饭,她天不见亮起床推磨,然后点豆浆,制成豆花。再煮一甑饭。上午八时左右,我帮她抬灶、安锅、摆好桌椅,然后我就离开。其余一切事情留给母亲,她一直要干到下午四点。每天这个时候我才回去,扫一眼锅里,知道沒卖出多少,双眉紧锁,心里不是滋味。两母子埋头吃了饭,一言不发。我协助他把一切搬来的家什再搬回去。

我心里着急,想怎样才能帮助母亲(其实也是帮助自己)。我与同学梁华君商量,去乡场摆摊修锁、修电筒,第一次选中离牛华很近的冠英场。我们胆大出于无奈,对于修锁与电筒技术一窍不通,东弄西弄,碰巧候修好一两个,收来的钱不够吃最简单的一次午饭,更不要说回去要过渡,没钱付过河费。幸好梁华君有亲戚在冠英,厚着脸皮去,混了饭吃,这才回了家。以后还去西坝卖了一次灭鼠药,很侥幸,没人发现药是假的。

严峻的问题是:我已经成年,牛高马大,却不能自食其力!家里人虽不责怪,自己也不好意思。当时一个高中毕业生是很容易找到工作的。我不是想赖在家里吃懒饭,是因为受了李云富(外号李小二)的怂恿,他说,何不再去考一次大学?我们想也是,万一考上了呢?李云富的家庭与我相似,父早死,由母拉扯大,也是独苗苗。不过他比我幸运,母亲有工作,而且是好工作,在牛华镇人民政府机关伙食团当炊事员,给镇首脑弄吃的,炊事员当然跟着吃得好,不止炊亊员本人吃得好,连家属李小二也吃得白胖白眫的。李小二异想天开,要同我们一起去考大学。这怎么行?李小二小学毕业,就休学在家,没事写些狗屁不通的诗文,还自命不凡。我们碍于情面,不能说不,因为人家李小二的妈待我们好,经常从伙食团端鱼端肉回来请我们吃。不仅李小二要去考,李小二的同学魏世宏也要去,梁华君是和亊佬,说多一个人去多一个伴。结果可想而知:全军覆没!这无疑是当头一棒,彻底粉碎了我们的痴心妄想。再不能吃懒饭了,必须赶快自谋生路。白天,我与同学梁华君等,在李云富家(他家在公园门口,即从前川主庙旧址,紧挨镇人委、镇党委和公安局)商量干什么好。梁华君爱好文艺,出了个馊主意,他提出创办剧团。那时我们年轻,根本不知这是胡闹,我们凭啥可办剧团?而且那时私人是绝对不准办的。若在五七年,非打成“裴多菲俱乐部”( 性质是反革命)不可!更滑稽的是,我们天天聚集那多人,在李云富家讨论热火朝天地讨论,引起镇人委黃秘书的注意,说我们在开黑会,我们还不服。我、梁、李、魏还去了五通区委宣传部,递交办团申请。宣传部李建文部长见我们年轻无知,派干事王淑芳(一九六五年,我调作我们的工作,费了许多唇舌,好歹将我们四人劝回,以免我们犯更大错误。派干事王淑芳(我多年以后,到五通桥川剧团工作,王淑芳已是剧团指导员,她好像忘了我们曾见过面)作我们的说服工作,费了许多唇舌,好歹将我们四人劝走,以免我们犯更大错误。

经牛华镇人委秘书刘加荣介绍,我到牛华民办小学教书,我算有了个工作,具有开天辟地的意义。每月十八元工资,保证了我和母亲的生活费用,还剰有零用钱,我就拿去买书看,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。民小校址就在我家旁边,民国时期是秦老太爷的府掋,解放前夕是胡开贵的公馆,解放后(不知于何年)政府接收,由地方办成民小。这小学,绝大多数教师是女的。校长杨淑茹、主任魏群,教师有大代小代、大芦小熊等十余人,基本上都是未婚美女。不知是不是我与小代同教语文的原因,我两人有共同语言,互相有好感,关系十分融恰,若让“友谊”继续发展,很可能成为一家人。教了半年民小,五通桥区文化馆组建一支宣传队,我被选中。我当众不敢大声唱歌,跳不来舞,基本不会乐器,谁推荐了我,至今不知道。宣传队负责人陈明远、李国栋。队员二十多人,美女多(高、初中同学杨崇松也在其中),狂男也不少,各人都有特长,只有我没有。排演节目开始,我与梁华君合说一段相声,由于水平一般而被淘汰。我没亊可干,有可被遣返,(人家总不能让我白吃饭),这很伤自尊。关键时候李国栋救了我,他选了个评书段子《许云峰赴宴》让我去讲。事实证明我没有表演天赋,讲评书一般又一般,但是我留了下来,直到一月后宣传队完成任务解散。

我又没亊可干,恰好中央号召各地政府组织干部和青年学生(以干部为主)参加“社会主义教育”运动(也呌“四清运动”) 。区政府干部陈克家,领导我下乡搜集农村典型材料,由我初写成诗,克家修改后交给宣传科审批。宣传科再组织画家根据诗意作画。画家是本地的,有:李道熙、何康成(外号何鸡公)和剧团美工李明亮三位。画作好配上文字,公开举办展览,地点在乐山城区工会,青年学生当解说员。我参加前期工作大约半年,后期展览工作我就没参加,我没回到民小,却到民中去教地理和语文。教址在从前的震华小学高级部,教师中同学有杨贵裙、杨崇松、范福云、肖洪元;我的老师(牛华中学老师)有武天云、徐成荣、孙士杰;校长是贺龄玺(从前牛中的校长)。我断断续续,几进几出,共教不到年半,先后任过先进教师(破例升工资二元)、民兵排长、语文教研组副组长、教改小组成员和教师团支部书记。贺校长到区上开会也带的是我,据说还要提升我当教导主任。短短几年间,我工作过的单位有:牛华公办中心小学、市场管委会、区人民法院派驻牛华法庭书记员。最终我在牛华民中期间被调走。去的单位是五通桥川剧团。我怎么会去川剧团任编剧?说来话长,由于我写了一篇剧评,经过情况是这样的:鬼使神差将我调去,经过情况是这样的:五通川剧团来牛华镇演出自创川剧《茫溪烽火》,,送一部分票给机关单位定,希望看后提修改意见,也送了牛华民中的票。校长贺龄玺的丈夫杨茂德(是五通桥中学校长)恰好在牛华,他有多的票,问我去不去,我说去。看完戏我们一起回校,杨校长问我观后感,我本沉默寡言的人,这晚却滔滔不绝,向杨校长谈了我的看法,他听后觉得有道理,呌我何不写剧评投《乐山报》发表,我听了他的话,迅速写出并邮寄报社。不久收到回信,说稿件写得还可以,但不能见报,因为五通川剧团这出自创川剧才第一次演出,很不成熟,还要到乐山所属各地去演出,多听意见,以臻完善,到那时再写剧评也不为迟。这位编辑还说他将我写的剧评,寄给五通区委宣传部门。我本无所为,没放在心上。半年后,中宣部下达《文艺八条》,明确提出:剧团一定要有自己的编剧,今后凡调演、评奖,节目定要自创。五通桥川剧团有三个编剧名额,还差一个。宣传部科着了慌,责成教育部门一定要找到我,并迅速将我调入川剧团作编剧。我开始感到突然,我又没编过川戏,不愿去。我不去交不了差,剧团问我是不是嫌工资低了,给你加工资就是了。我终于答应去。一九六五年九月我离开牛华民中,到地委宣传部举办的学《延讲》培训班学习四十余天。我将开始踏入乐山文化这个圏内,吃上文化这碗饭,就因为那篇不像样、也记不起的那篇“剧评” 。同年十一月,我正式调入剧团。我这辈子只有这次调动最顺利,我算“一步宣登天” ,由一个临时工(代课老师)不但成为正式工,而且还升了工资(原则上是调职不加薪)。我定为演员(编剧没特设级别)辅助二级三十三元,(我教民中才二十六元)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