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第十章四小节  

2013-06-03 15:13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

那老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千峰大师。

他除了吃饭、洗脸、洗澡下楼,其余时间都在楼上,一步不移。他的四周是经书的海洋,只留下一张床一个凳的位置,算是他休息之用的地方。他唸经到半夜,然后上床,却不睡,盘膝而坐,双手合一,闭目养神。他已经六十多岁,须眉皆皓白,精神却依然矍烁。近年来,他的心绪不宁,各路强人云集大佛寺,要夺藏宝图。他知道有人已死,有人将要死,还有许多怪事要发生。他虽不是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的神仙,但他能审时度势,藏宝图没有下落,争斗会没个了结。

“周秋韵为什么会回来?又被谁杀死的呢?”他也猜不透,这就奇怪。有人以为是他派人下的毒手?或许是他耍的又一个花招!他明白上官惠仙已经在他的上层楼,已知徒儿又死一个。他叹了口气:

“我都弄不明白?是真是假?”

上官惠仙当然听见和尚梦呓般的自语,她想道,事情真蹊跷,他真不知道谁要除周秋韵?是麻痹她还是真的弄不清。上官惠仙原以为千峰会知道,这使她有些失望。

“哈哈,我都知道他却不知!”

她真想笑出声,千峰,只不过如此而已。

“罪过罪过,你争我斗,到头来兔死狐悲,大梦一场!”千峰由自语引发出这感叹!

“确实知道我来了么?”她不由打个寒颤。

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”千峰又唸道。他的声音低沉,却有很强的穿透力,仿佛从楼中飘散出去,在天宇里回荡。这句佛家格言,成为劝人向善的武器,其实有时是骗人的谎话。

“千峰实在太狡猾!”她在心里骂道。

“狡猾者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”

奇怪!她想甚么他就说甚么。怎么会?

下层楼口洞开,伸出头颅。上官惠仙一看,是苦作舟。“师父,”他叫道,“我可以上来吗?”千峰估计他有事要报告,点点头。

苦作舟进楼,站在千峰旁边不说话。

“苦作舟,你要说甚么?”

苦作舟面有难言之色,千峰会意,拈须微笑,“苦作舟,说吧,楼上虽有生人,但不碍事。”

这轻轻一句话使上官惠仙魂飞魄散,她老是躲躲闪闪,以为千峰不知道,其实他早料到她来到,并且是在楼上,并没把她放在眼里。

“纸条上有四句诗,第二句是──”苦作舟用手比划给千峰看。千峰哈哈大笑。

“无稽之谈,不足为道。”

“四句诗?”上官惠仙联想到她看到的诗,第二句是“凌云烟雨楼上楼。”苦作舟怎么知道?

“我已弄清谁杀死无边客!”

“谁?快讲!”

苦作舟走近在千峰耳边小声说,上官惠仙耳朵再尖也听不见,只能是干着急。

“切勿打草惊蛇!”

“师父,啸天虎还送来许多青油、绸缎。”苦作舟有意大声说。

“他送来干甚么?”千峰问。

“他可是个大善人!”苦作舟调侃回答。“师父,有个人……”他又附在耳边小声说。

“失踪了么?”千峰急问。

“不,被人绑架!”

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阿弥陀佛!”

“师父,这就去?”

“快去,快去!”千峰挥了挥手。

苦作舟双手合十,后退几步,从小洞口下去。千峰目不斜视,仍诵读经文。

“苦作舟说的失踪者是谁?”上官惠仙想,“千峰叫他去,难道是去营救?”

上官惠仙估计千峰不会再说甚么,他早知她潜伏在上一层楼,当然更不会把秘密泄露。

她沿着楼梯向上爬,寻找出路,小心翼翼地推窗户,推不开。最后一扇被推开,她伸头出一看,正好出去就是楼梯。

她好像看见有人从楼梯上消失。

急忙翻出,松口大气!说明千峰并不想害她,若要害她,能让她轻而易举地逃掉。

“真是一个怪和尚!到底有没有图?据江上月说,千峰极有可能夺得了藏宝图。”她边想边往下走,来去空空,一点收获也没有,心情十分惆怅。楼外是个模糊世界,星星在夜幕上闪闪发光,又远又近。山下江那边,灯火已逐渐熄灭。房屋乌黑一片,显得出奇地矮小。

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,她走到第十层楼,门忽然洞开,走出两个和尚拦住去路。

“你们要干甚么?”上官惠仙奇怪地问,她立刻拔出手枪,“快闪开,别惹姑奶奶发火。”

“啪!”一支金镖飞来将她手枪打落。

和尚将手枪捡在手中,神态木然。

“你们快放我走!”她吼道。

“师父有请!”两和尚如在唸经。

“我不想见他,”上官惠仙气得直嚷。

“你来到就不由不得你!”

上官惠仙不再说话。她盯两个和尚一眼:“哼,快带我去!”两和尚仍无表情。一和尚走在她前面,一和尚走在她后面,返回千峰那层楼。

“哈哈!”千峰满面笑容,起身相迎:“周夫人,许久不见,请坐请坐!”

坐在何处?屋内很窄,两个僧人退到门口,千峰坐在床边,唯一的椅子给了上官惠仙。

比上次相见,千峰精神更旺,两眼有神。

上官惠仙东瞧西瞧,分明刚才见死一和尚,现在却又出现,奇怪!千峰这时想:“这女人死了丈夫,反而长得更动人。难怪当初庄周试妻,世人以此为怪!其实还有谋害亲夫的,等不到‘大限来时就各自飞!’”

“夫人,谁杀害周秋韵有眉目么?”

“凶手隐藏得很深!”她在旁敲侧击。

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时不报,日子未到!”千峰说此话瞥了她一眼。

上官惠仙一阵心悸,但很快就消失。“这秃驴,话中有话,他肯定知道内中因由。”然而嘴上却说:“大师说得好,不时不报,日子未到。”

“不错,凶手很快就会原形毕露。”

“我现在就想知道他是谁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,夫人!”千峰当然要作回避。“今晚来我藏经楼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“现在,只有你一人知道图的下落,”上官惠仙的口气有些咄咄逼人。“大师,你还有何话说!”她冷笑数声,用手指着千峰说道。

“怎么还有我一人呢?”千峰问道。

“还有谁知道其中奥秘呢?你说?”

“江上月呢?怎么忘了他呢?”

“江上月已经死去!”

“没有,”千峰连连摇摇头,“你瞒不过老僧。”

“他在何处?请大师讲明。”

“这人如幽灵,时隐时现,为非作歹,作恶多端,”千峰侃侃而谈。

“无稽之谈!”上官惠仙有些心虚,嘴上仍很强硬,心想“这秃驴真可恶。”

“大佛寺乃清静禅院,名闻遐迩,来山上朝拜大佛的络绎不绝。自从唐韦臬当节度史起,大佛寺历来香火不断。不知何时有人说有藏宝图,争来夺去,闹得人心难安,何苦?!”

“有的人口是心非,表面不说不争,实际上争得特别厉害。这叫口蜜腹剑!”

“施主,这种口蜜腹剑的人是有的。”

“还有嘴上仁义道德,一肚皮男盗女娼之辈!”

“对对,这种人更为可恶。”千峰呵呵大笑,“施主言简意赅,说中世人弊病。”

“你让我进来就想听我说这些么?”上官惠仙不想与他打哑谜,“若有藏宝图请及早交出。”

“交给你?”千峰笑着问,充满嘲讽。

“不,我们平分秋色!”

“啊,如果你有,我给你更多,怎样?”

“哼!告辞!”

“何必如此来去匆匆,”千峰顺手推开一面窗子,仰望楼上说:“十三层楼,我占一层。站在这里可望尽天涯路。今夜对岸黑沉沉,明晚会是万家灯火。现在只有江河奔流不息……”

“你留下我就说这些众人皆知的道理。”

“别无他意,劝你别忘好好欣赏风景,凌云山会使你心旷神怡,赏心悦目,施主,莫小看!”

“我没有闲情逸致!”上官惠仙站起,朝门走去,推了好几下都没推开!她怒气冲冲地问:“千峰,你到底搞的甚么鬼?”

千峰没有说话,拍手三下,门哗的一声洞开,上官惠仙很庆幸逃出了虎口。千峰是甚么人,仍然面目不清,她坚信藏宝图一定在他手里。

她比来时气壮得多。“千峰能把我做啥?可惜枪被打掉,不然他有几个脑袋?”

沿着楼梯盘旋而下,一口气到了楼底,畅行无阻。“千峰呀千峰,你若扣留我那能走脱,她叽笑千峰太傻,若是我就不会放走!”

残月未收,月光隐隐,雾霭沉沉,顿生寒意。她加快速度,回到小园。开门入室,连灯都懒得点,便宽衣上床。突然从床后站起两个蒙面人,用手枪将她击昏,麻利地绑了手脚。她身体软绵绵地任随他们搓揉。蒙面人再拿出一个大麻袋把她装进去,袋口用绳拴好,两个人扛着她去向不明。过了好一阵,一条黑影闪入,在床上一摸:“糟糕,不见了,她定会凶多吉少!”听声音不是文智星。这人出门时,朦胧的月光下,看见他是个大块头佝偻着背,他就是幽灵江上月。

他仿佛听见响声,追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