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<<大佛烟云>>之第十三章二小节  

2013-06-28 21:22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  他原名江上月,在马边山中自称姓黄。后来他改名高标。不过,他的上级、嘉州保安司令部、警察局的名册上,仍然是江上月。三十河东四十西,他以驽力过人,亡命和手毒心狠而受到军统一位要人的青睐,成为他的贴身保镖,那位要人为嘉奖他的亡命与忠心,使他平步青云,强盗──逃犯──保镖──最终成为四川省特委会一名成员。特委会主任器重他,要他回嘉州搞到一笔财宝,还说有个人指挥他,没有说姓名,只说是个女人。后来,通过对暗号,接上头。那女人不是别人,是上官惠仙。

  自然,他想到曾经得而复失的藏宝图。

  他恨千峰与周秋韵,是他们中一人,或是两人合谋夺走他的图。事情的真象越来越大白于天下,周秋韵没有图,死后他搜过他的身,没有。断定没有的第二个证明便是周秋韵的遗孀上官惠仙,她正在八方搜寻。那么,极有可能是秃驴千峰夺了图。但是现在有人声称他有图──此人便是游方和尚白无忌。

  江上月年纪已大,六十好几了,但野心勃勃,一心想到把图弄到手,给妻儿一份财产,让他们享荣华富贵,逍遥半辈子。最使他挂记的是朱春,他不辞而别,太不近人情。走了这么多年,没有机会回到山乡去看望她,心里十分内疚和痛苦。他是身不由已,干上特委会的工作,监视别人又受到别人的监视。至于自己的一双儿女,他没见过一面。出于保护他们,免卷进是非的旋祸,他成了行尸走肉的幽灵。

  每到一座寺庙,他都要去捐灯油钱,默默站在菩萨面前,低声地祈祷:“菩萨,保佑那个女人吧,让她无病无灾,活到一百岁。”

  他根本不信神。这只能说明他的心情,他是在忏悔,是在自责。想起那个梦魇般的逃亡生涯,若不是好心的女人相救,早已白骨现天。

  他受上官惠仙指挥,又指挥警察局长古龙飞。单线联系,古龙飞只知他而不知上官惠仙。

  “高先生,”门外有人低声叫。

  对,他已不是江上月,或者说灵魂是江上月,躯壳却是高标。他想,敲门的是谁呢?

  他一支手握着手枪,把手放在身后,作好准备。他随时都很紧张,因杀人太多,仇人不少,想置他于死地的大有人在。他不相信任何人,包括省特委会主任和上官惠仙。“狡兔死,走狗烹,”从古而然,概没能外。干特务工作,有钱花,但极端的不自由,如笼内的野兽。

  门开后,他抬眼一看,是警察局长古龙飞。

  “特派员,就你一人。”

  “对,请进!”

  具有嘲讽意味的是,古龙飞的前任四处通缉捉拿江上月。古龙飞上任,对改换过姓名的江上月,佩服得五体投地,甘心为他当马前卒。

两人坐下,江上月问:“老古,有事?”

“当然有要事向特派员报告,”古龙飞极其神秘地说,样儿很激动。“据我多方面调查,周秋韵的遗孀上官惠仙很有问题,图一定在他手里,何不趁机抓她来审问……”江上月想笑不敢笑,想怒不敢怒,上官惠仙是他的顶头上司。古龙飞请示要抓他,岂不荒唐可笑。

“为甚么?”江上月不露声色,一本正经。

“特派员,我派人监视她已久,作了很详细的记录。某月某日,他去后山坟场与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接头;某月某日,她去铁牛门与身份不明的人接头;某月某日去到坝上古老八农民家住了一晚上;某月某日她去峨眉,半夜与人接头;某月某日,她去啸天虎家搓麻将,实际上是交换情报……”古龙飞念着一长串时间表,如一本流水帐。江上月感到太可笑,上官惠仙的罪状与自己有关的不少,于是摆摆手说:“老古,从你念的材料中看,要逮捕她理由不足,问题是她接头的是甚么人,谈了些啥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古龙飞却回答不上。

“有一个人到是值得怀疑,可你放松了监视!”江上月两眼圆瞪,很有杀气地逼视这位只知狐假虎威的局长。

“谁呀?”古龙飞惊讶地问。

“你的部下兰剑平!”

“蓝剑平,不可能吧!”

“你太不敏感!”江上月加重了语气。

“是,是,”古龙飞低声哈腰。“我马上就将他逮捕,这家伙竟把我骗了,太狡诈。”

“不,逮捕他还不到时候!”江上月制止。“灵宝塔内那个和尚调查过了吗?”

“这个和尚没有问题!”

“你敢保证?”江上月大声问。

“这个……特派员,你有他的材料?”

“有。此人说他有藏宝图要卖。”

“对,我也听说过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“是真假现在难以断定,”江上月说,不停地用眼察看他,看他有什么反应。“不过,别小看白无忌,图,他可能看过,至少可以这样说。古龙飞,七天后交图,就看你的本事。”

“好,看我的!”古龙飞对这位头头捉摸不定,但又不能表示态度。手舞足蹈起来。“大佛寺山上山下我派人严密进行监视。”

“用不着虚张声势,”江上月严肃地说。“我们的对手很高明,决不是脓胞,很可能在玩声东击西的把戏──不过没关系,到时候一网打尽,决不手软,你要作好抓人的准备。”

“是,”古龙飞承认江上月比他高明得多。

“不管他是谁,三二五师也好,啸天虎也好,保安司令部也好,嘉峨师管区也好,宁可错抓一千,决不放走一人。懂吗?”

“特派员,我古龙飞恐怕没有弄大的胆量!”

“天垮下来,有高个子撑着,怕啥!”

“有特派员承担,我就不怕。”古龙飞实际上心里很矛盾,提他的官是陈寿荣专员,他投靠的主子则是特委会。他干事都没公开,半遮半掩,既要当婊子,还想立牌坊。

古龙飞走后,天暗下来。他要把去会白无忌的情况向上官惠仙作汇报,要她点头才能定下方案。上峰三令五申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若有差错,提头来见!此次没有退路,共军已经长驱直入,形势危在旦夕。

他刚出门,就看见两条人影一晃不见。

“砰砰,”两枪。一枪打飞他头上的帽子。“不好”,他急中生智,马上踅身跑回。“很可能有人已偷听到我与古龙飞的谈话,知道白无忌交图的时间。他们一不做二不休,要杀我!”江上有想道。“现在怎么办?要很快与上官惠仙联系。”他翻身上梁,再纵身爬上房,伏在屋脊后面向下观望。树丛背后确有人潜藏,他沿着房脊走,从另一边翻下,一看,是啸天虎的住房。啸天虎没在屋里,只有郑天王与武文王坐在灯下弈棋。不一会有两个小头目来报告,说不见江上月出门。郑天王说:“这幽灵真是江上月吗?”武文王冷笑道:“我已调查清楚,是他。”

“大爷回来啦,”有人大声喊。

啸天虎进屋,两位天王站起,啸天虎挥手叫他们坐下。他身后还有周文王。

“你们统统是笨蛋,没把幽灵打死!”

三位天王不敢说话,低头不敢作声。

“这家伙与古龙飞不知商量啥,没听清!”周文王说。在啸天虎发怒时,只有他说没有敢插嘴。

  “妈的,我们的人太差劲!”

  江上月放心了,他们没听清他与古龙飞在商量甚么。可是,啸天虎接着讲一件事,使他惊讶万分。啸天虎说:“花秀莲的确进了灵宝塔会了白无忌,这原本是我的主意。谁知另外有人摸进去,据花秀莲说就是那个死而复活的幽灵。现在除了我们知道交图的时间,就只有“幽灵”他知道,一定要把他杀掉!”现在江上月才知要杀他的原因,三大天王听后面面相觑,没有说话。

  “幽灵已经逃走咋办?”周文王问。

  “依我之见,今晚派人去灵宝塔,把白无忌捉住,要他把图交给我们!”郑天王振振有词,他认为只有先下手为强,不然图就得不到。

  “白无忌多奸多诈,说不定不在塔里。”

  “有道理,”啸天虎赞同。

  “说不定在塔里呢?”郑天王很不服气。“兵家有云,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。他们都估计他要躲,怕暗杀,他就来个稳坐钓鱼台。”

  “你说的也不错,”啸天虎拿不定主意。

  江上月不敢久留,沿着墙壁爬下,朝上官惠仙的住处走去。其时,有淡淡的月光从天空中洒下,四处朦胧不清,黑影拖在地上恍惚迷离。大佛山上一片静寂,前面是一丛凤尾竹,竹的颠子细而长,卷曲成凤尾状,故而得名。忽听竹丛中传出男女的笑声,他不由止步。

  “你硬是去了灵宝塔么?”男人的声音。

  “当然,你不信?”女人大约是花秀莲。

  江上月急忙躲在一棵树后,他想听仔细。

  “那和尚说甚么?”男的再问。江上月忽然想起,此人的声音很象文智星。难道这个花秀莲与多人勾搭是行为放荡,还是有意搅浑水。

  “七日后在大佛脚莲台交图?”

  “真的?”文智星兴奋得浑身哆嗦。

  “我好久哄过你!”女人娇声娇气地说。

  “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  “现在说也不迟嘛!”

  “你小声些好不好,”文智星说。“对,你说的很重要,我要回师部去向仝师长报告。”

  “你们走不了啦!”突然四周钻出无数警察。人人荷枪实弹,虎视眈眈。全部都用枪对准竹丛,一时,紧张万分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

  “啪!”不知从甚么地方射来一支金镖,一警察倒下。其它警察大惊,不知从何处打来的镖,又有一支镖飞来,击中另一个警察。

  “砰砰!”警察阵脚大乱,胡乱打枪。

  竹丛中的男女二人趁混乱溜之大吉。

  江上月也赶快跑掉,他在离开时看见一动物在树梢上奔行,原来是只猴子。

  “白无忌真讲义气,”江上月想。一日夫妻百日恩,若不是他来相救,花秀莲不是被抓住便是被打死。”他飞身进入上官惠仙的住房。

进屋一看,大惊,屋内很乱,刚被人搜查过,满地狼籍,上官惠仙不知去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