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<<大佛烟云>>之第十二章五小节  

2013-06-24 15:26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“报告,蓝科长到!”

这一声中气很足的大叫把古龙飞从沉思中惊醒,蓝剑平失踪数日,只当他死了。或者认为他拐带上官惠仙去温柔乡享艳福去了,怎么又突然归来?他铁青着一张脸,看着蓝剑平大摇大摆走到他面前敬礼,并笑着向他说:“局座,你好。”

“这家伙狗胆包天,装做没事的样儿,就如此轻飘飘地喊声‘局座你好’就完事大吉么?”古龙飞心里想,没说出口,但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热情,冷若冰霜,两眼骨碌碌地打转,从上到下地打量他,像要穿透他心脏看个明白。

蓝剑平不等他问话,泰然坐在椅上,摸出一支红炮台烟,划燃火些,叼在嘴里。

“剑平,你这几天去哪里,快讲讲吧!”

“卑职在为局座奔忙呀!”蓝剑平以漫不经心的口气回答,连眼皮都没抬。

“你在为我奔忙,嘿嘿,”古龙飞本想训斥他一顿,煞煞他的威风。他没有,改用嘲讽语调问。

“局座,我确实为你尽心尽力,肝脑涂地,历尽艰辛。我去杜家场寻找江氏兄妹,以探藏宝图究竟在谁的手里,那知遇上女妖精,胡搅乱缠,脱身不得。半夜,我们住在卜凤洲等待江氏兄妹归来,谁知被女妖精出卖,遇到突然袭击,幸好我躲得快,不然还见不到你局座大人!”

“你这在编传奇故事?只能哄三岁孩童。”

“局座,句句是实言。”

“你认为图在谁的手里呢?”古龙飞语气强硬,不倒弯弯。

“在白无忌手中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尽都这样说,局座完全不知吗?”

“流言蜚语,不足为奇。”

“我认为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”

“你觉得警察局应该着手做甚么工作?”

“严密监视白无忌和上官惠仙。”

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古龙飞有点弄不明白了。

“有”。 蓝剑平冷冷地回答。

古龙飞最近得到江上月的指令,要他调查上官惠仙的行踪,当然他并不知江上月与上官惠仙之间的关系,只当上官惠仙有问题。现在蓝剑平重新提出要监视她,真是不谋而合。但古龙飞有古龙飞的算盘,他要卖力为江上月寻找藏宝图!他明白局势十分紧张,弄到宝藏才能逃之夭夭。

沉默有顷,古龙飞问啸天虎这人怎样,对于争夺藏宝图构不构成威胁。蓝剑平当然最恨啸天虎,添油加醋地说那人如何坏,是古龙飞夺图最大的障碍,千方百计地作挑动。

“要把啸天虎赶走!”蓝剑平斩钉截铁地说。“啸天虎仗势欺人,还夸口不夺图势不罢休,气焰十分嚣张,局座不能手软。”

“此人势力很大,盘根错节……”

“还是局座换帖拜把兄弟,”蓝剑平补充。“但俗话说赌场上不分亲疏,认钱不认人,局座,这人五毒俱全,手毒心狠,他不会饶过你。”

“唉,他的势力遍布嘉州城啊!”

“正因为这样,才要赶走他。”

古龙飞没有说话,脸色刷地煞白,他为掩饰自己内心和不安,拿出强盗牌香烟,给兰剑平一支,自己叼一支,蓝剑平打火给局长点燃烟。

“局座在家吗?”啸天虎来拜访,正在说他他就到。蓝剑平想离开,被古龙飞留住。

“是啸兄,请进,请进!”古龙飞换上另一副面孔。

啸天虎大摇大摆地进屋,看见蓝剑平先打招呼:“蓝大科长,你好,前次误会,望你海涵。”

“哪里哪里,”蓝剑平说。“梁山英雄不打不亲,局座,你说对吗?”

“当然是这样罗,请坐请坐。”

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”啸天虎大大咧咧地坐下后说,“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。”

“是古董还是奇珍异宝?”

“不是,”啸天虎从身摸出一枚金镖。

“金镖,”古龙飞与啸天虎异口同声。

“知不知道谁有这种东西?”

古龙飞摇摇头。兰剑平见过,他估计白无忌爱用它击人,但他不能点破。

“啸大爷,这金镖从哪来的?”

“是谁用他击杀我手下的王中王,我请你们警察局调查,两日之内回话。不然,古兄,我要告你们渎职罪哟。”啸天虎明知王中王是被手下人乱枪击毙,却说被金镖击中,这是想达到一箭又雕之目的。

“这可是桩无头案,鄙人才疏学浅怕办之不穿,”古龙飞表面谦虚实则干脆表明态度。

“王中王在甚么地方中的镖?”蓝剑平问。

“有必要问得如此详细吗?”

“不弄清细节怎么破案?”蓝剑平反问。

“这──”啸天虎不便说出当时的情况。说到麻浩岩墓,蓝剑平就会反感,不说又不行。他只好胡扯:“王中王在家中被人打中的。”

“王中王有甚么仇人没有,”蓝剑平再问。“比如奸淫过谁家妇女,有没有抢劫行为。”

“你──”啸天虎脸色铁青,“你这是公报私仇,我要去专员公署告你们!”

“啸兄,请你冷静,剑平是例行公事,绝无坏心!”古龙飞不得不为自己的部下方圆几句。

“简直是当面肇我,”啸天虎怒心未消。“告诉你们打狗要看主人,王中王是我主要门徒!”啸天虎怒发冲冠,拂袖而去。

“你呀,得罪地头蛇就麻烦,”古龙飞见啸天虎前脚刚走,立刻抱怨。“唉,事情要搞糟。”

“局座,啸天虎并不把你放在眼里,我猜想他是无事生非,故意找我们的岔子。”

这时,一警长走到古龙飞身边,递给他一封信,古龙飞下意识地看蓝剑平一眼,走到一边拆开。蓝剑平断定信非常重要,是不是那位神秘人给他的指令,他装做看窗外的景物样儿,一只眼仍时不时斜视古龙飞。

“一封家信,”古龙飞自信自语。“蓝剑平,这几日你不能乱走,有事要离开先要报告”。

“是,局座,”兰剑平已知道信中几分内容。

蓝剑平回他的住处,古龙飞便到洪川庙会江上月,刚才是他给古龙飞的信,叫他快去。古龙飞见到江上月,差点认不出来,博士帽压得很低,看不清面目。身穿哔叽布长衫,完全与平时打扮不同。“特派员,我来了!”古龙飞先说一句,江上月示意他坐在石凳上。

好一会沉默,江上月用眼扫四周后,低声地说:“藏宝图弄到手有把握吗?”

“卑职无能……”古龙飞蹑嚅道。

“不能推卸责任!”声音很严厉。

“几日之后白无忌交图,我们就可大显身手,特派员,你看我的,”古龙飞说。

“你保证能拿到吗?”

“卑职只能尽心尽力,一丝不苟……”

一条黑影从山坡跳下,伏在树后偷听。不是别人,就是蓝剑平。他断定这神秘人他见过,大块头,背微佝偻。脸被帽子压着,不甚分明,只听他亚低嗓子说:“啸天虎和文智星都在拼命活动,磨刀霍霍,你却温文尔雅,守株待兔。”

“卑职无能!”古龙飞浑身冒汗。

“你不要搪塞,更不要自卑,”那人口气变得温和。“你们那个蓝剑平,我看很有问题。”

蓝剑平一惊,暗想这位狐狸真有眼力。

“我还没发现他有异乎寻常的举动。”

蓝剑平一笑:这家伙可谓草包透顶。

“神秘失踪几天,你难道不知?”

“他说是上官惠仙缠住他……。”

“他是去联络,”江上月恶狠狠地说。“共产党就讲这一套,发动甚么群众,那江上老头大概是他们的联络员,这一切都瞒不过我。”

“好厉害!”蓝剑平很佩服他的调察力。

“我们怎么办?”古龙飞求指示。

“这样……”江上月附在古龙飞耳上说,蓝剑平听不清。古龙飞连连点头:“是,特派员,我马上抓紧行动……”

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