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连载之第十一章四小节  

2013-06-13 16:15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 眼下,她刚要走出塔门,一支手枪抵住她的腰。

“小姐,请跟我走!”江上月说。

“啊!”花秀莲想叫,那人强有力的手捂住了她的嘴,连推带搡,要把她押走。

“这一下完蛋,”花秀莲叹息道,“果然啸天虎居心叵测,用这种卑鄙的方法引诱我上钩。这家伙一但弄清他的女人与人私通,从来不会软手。”

她没办法看清押她的人是谁!要问话,此刻有谁听,要返身看,那人的手如铁箍,她不能动弹,只能乖乖向他指的方向走。

这时,猴子出现,飞似的纵来,江上月还没回过神,就在他手上狠狠咬一口。

“啪!”手枪掉在地上。

江上月正要弯腰去捡,猴子速度比他快,叼在嘴里跳到树上,眼睁睁地看着猴逃毫

无办法。“你放开我!”花秀莲大叫!

“婊子,再叫我打死你。”

“你要我干甚么?”女人问。

“问你一件事的来龙去脉──”

“请先生举起手来,”白无忌站在了江上月的背后,并从猴头嘴里拿过手枪,用枪对准江上月。“花秀莲,你回去吧!”

女人迟迟不敢移动脚步。她已丧魂失魄。

“你快走吧,”白无忌大喝说。“我要与这位客人谈笔交易,你快回去,不然会引起你大爷怀疑。”

花秀莲这才头也不回地跑向大佛寺。

“请!”白无忌用枪指指塔门。

“我正要拜访你这位奇人哩,”江上月故作轻松。“但是你这鬼地方太黑,塔内石阶很不好走。”江上月说罢,等待白无忌回答。

“没关系,慢慢走不会出事,”白无忌说。江上月知道脱不了身,只好硬着头皮进塔。

白无忌走后面,手不离枪。猴子在前面引路,吱吱地叫。上到十一层,比下时慢许多。到了,白无忌按住旋扭,塔门洞开,二人入内。

“很对不起,我们不能点灯!”白无忌说,“请随便坐坐,我们谈谈交易。”

“为啥不能点灯?”江上月坐下后问。

“三二五师中校参谋文智星在下面进行监视,我怕惹动更多的人,还是不点灯为好!”

“你要与我谈甚么交易。”

“你难道不想得到一张图?”

“哈哈!你在班门弄斧,”江上月嘲讽地说。“你知我是谁吗?关于那张图应该来问我。”

“哈哈!”这回轮到他大笑。“可是,在一个乡村野店里,图被人搜去,这情况你比我清楚。”

“还不是我张扬出去的嘛。”

“反正你是得而复失!”

“难道你真有图?”江上月半信半疑。

“叫你来就为这件事,”白无忌有点卖弄地说。“若要的话,我可以转让给你。”

“你真的有图?”江上月再问。

“那还有错!”白无忌很干脆很自信。“就请你开个啥价,反正要这玩意儿的人不少。”

“我想知道你从何处得来?”江上月话锋一转。“请你谈谈好吗?我对这个很感兴趣。”

“只问去路不问来路,大概是黑道中人的规矩,你已经失去,别人得到,现实就是这样。江上月先生,你是不是要同你的主人商量商量。”

“我的主人是谁?”江上月陡然一惊。

“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,是位女人。”

“哈哈!江上月闯荡江湖数十个春秋,生生死死,经历颇为曲折,怎么会听女人的指挥。”

“你不必激动,那女人确实在指挥你。”

“那女人是谁?”声音都在颤抖。

“就是周秋韵的遗孀上官惠仙。”

“你是甚么人?”江上月激动得站起。

“坐下,别发怒,我和尚 洞察人间秋毫,过去未来,未卜先知,分毫不差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甚么人,是特委会的人,还是毛人凤的人,或许是王陵基的爪牙!”

“切勿武断、绝对,结论不要下得过早。”白无忌说。“我是出家人,喜欢云游四方,嘉州风景太奇特,使我住下。我不会参与争夺的。”

“你真有那张图?”江上月第三次这样问。

“到时候我会给你看,但现在还不行,”白无忌从容地说。“你比别人明白,图是真是假。”

“现在给我看行吗?”

“不行,我们还没谈妥!”白无忌知道江上月急于看图的焦急心情,进一步引诱。“江先生,只要你把图弄到手,不就交差了吗?一切荣华富贵都立刻来到,不枉你九死一生。”

“你决不会有图,”江上月何等老练何等狡诈,怎能轻易上钩,“你有图为啥不取宝?”

“哈哈!”白无忌大笑,“我一人能取宝吗?我有如此大的能力吗?江先生你在开天大玩笑。”

“这──”白无忌说的很有道理,不纠集几十个亡命之徒于门下,怎么敢开山取宝。即使有甚么暗道,将珠宝运出至少要十多人才行。

“你知道我看过图,”江上月再试探。

“我这都不知道还说啥?”

“那你说图上有些甚么?”

“用八卦符号标明方位,对吗?”

“你大概听人说的吧!”

“上面还有一偈,你记得吗?”

“有一偈,你说说看。”

“你听!   缥缥缈缈别西天,

今朝矗立白云颠。

非我有心辞佛去,

只缘身处涅槃间。”

“我记得是缥缥别普贤,”江上月反问。

“原来是别普贤,有人改成别西天。”

“对,我记得是有这四句,”江上月实际上早已忘记,但朦朦胧胧记得有四句诗,就写在图的右上角,他当时还去请教过私塾先生。“不过,我仍然想知道,你从何处弄到这图!”

“我不会告诉你!”

“好吧,我们来谈交易,你开个价。”

“你愿意给多少,江先生说吧。”

“不,还是你开价。”

“只要千两黄金,便可得图。”

“一千两,不贵。”

“我这人不会贪心不足。”

“好,一千两就一千两,”江上月豪爽地回答。“七日之后,在大佛脚莲台座上,一手交钱,一手交图,”江上月心里很急,想赶快离开。

“你就要走?”白无忌知他的心情。“你不与你主人商量就作出决定,能成交么?”

“我作事向来干脆,性格就是如此。”

“你真相信我有一张图?”

江上月狡猾一笑:“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从来没有纯粹的真也没有彻底的假。”

“江湖上讲的是信义二字。”

“我相信,不过,到时候若不是真图,白无忌大师,你就会成为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蠢人。”

“还可称作木匠戴板枷──自作自受。”

“好,告辞!”江上月站起来,准备出室门,到走廊下楼,白无忌并不阻拦。

江上月迈出了室门,只听轰隆一声门就关上。白无忌并没短送他一程,却深深吸了口气,从窗上向外望,星星似乎在窗口外晃来晃去。星横斗转,夜色深沉。灵宝塔确实很高,矗立在山之颠,雾霭缥缥缈缈,飘散在四周。江上月不敢久留沿着石级向下走去,很快到塔底,他拍拍身上的苔痕,大步走出塔门。

草丛中霍然跳出四个彪形大汉,皆蒙其面,向江上月袭来,拳脚交加,一场恶斗。江上月虽年纪不轻,手脚仍麻利,四条汉子被打得抱头鼠蹿而逃。他也不追赶。正欲离开,白无忌出现。他说:“江兄,七日后再见,不可食言。”

“好说!”江上月话未说完,迎面飞来一物,他接住一看,是他的手枪。再回头看,白无忌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