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第八章三小节  

2013-05-07 20:5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文智星这个机灵鬼,是个“包打听”之类的灵通人士。周秋韵会死,他早知道,但没料到来得这么快。他在分析谁是凶手,第一个怀疑对象竟是兰剑平!他要夺走上官惠仙,必定要害死周秋韵,道理简单明白。他喜欢上官惠仙,到了如痴如迷的地步,他的眼光就在“情杀”这个范围内打转转。他站在离古龙飞住地不远的树林黑暗处,看见白无忌进去,使他十分诧异。兰剑平涉及到案件,他去是意料中事,游方和尚进去是干甚么?而且是兰剑平进去后去的,文智星想不通就在于此。

他要弄清楚游方和尚与兰剑平的关系,多半是妒嫉。他就悄悄跟在游方和尚的后面,朝凌云山灵宝塔而来。老实说他心里很不踏实。

灵宝塔白天没有啥,晚上可有点神秘。它位于凌云山九峰之一的灵宝峰上,故名灵宝塔。原塔正方形十三级密檐式砖塔,高三十八米,中空,有石级盘旋而达顶室。每层皆有通光小窗,有塔门四,仅有一门可通。灵宝塔原为佛寺浮图,建于唐代,形状与西安小雁塔相仿佛,本来就神圣而不可侵犯。不知是哪一年,有一对年青男女为抗婚,躲进灵宝塔就没有出来。好久以后,有人路过于此闻到有死尸味。才禀报官府,上去一看尸骨已朽。从此,灵宝塔内就不清静,有人煞有介事地说,晚上听见塔中有男女调笑的声音;有人却说,听见塔中有哭声,其声凄凄惨惨切切。不管笑好还是哭好,给人以恐怖之感。从此,四周长野草,埋没了小路很少有人去,如有人走近,有猴跳出,极其灵巧,不是撕烂衣服,就是揭去帽子,使人望而生畏。

文智星不怕神不怕鬼,胆大惊人。乱葬坟山他去过夜,死尸旁边他睡过觉。亲自上战场,在枪林弹雨中逃生,见过许多活生生的人被打死。他还提着敌人的脑袋照过相。他的外表,特别是小白脸,与他的胆大很不相称。

他更习惯于夜晚冒险!今夜,偶然发现游方和尚出入于古龙飞的住处,兰剑平随后就去,断定有甚么联系。他带上手枪,跟着游方和尚,眼睁睁看见和尚进入塔中。本想跟着进去,但倏然止步。不行!要等等再说,游方和尚说不定还要出塔,或者有上门密谈者,惊动他们不好,这样只好伏在杂草中耐心等待。先见塔中有光亮,恍惚有人影。不久,便熄灭。四周黑黑,凉风习习,松涛声声,虫鸣唧唧。听着听着,他感到时间过得真慢。自己都感到他的行为真无聊,也许是巧合,游方和尚与兰剑平根本没有任何关系,冒这个险太没意思。

“嚓嚓!”响起了脚步声,对,是朝灵宝塔而来,有收获,他庆幸来得正好。来人渐渐走近。只见一团黑影,看不清面目。进去不久,塔上重新亮起灯光,还响起女人的笑声,把个文智星弄得懵懵懂懂。游方和尚还玩女人,简直意想不到。他平生就好色,非去看看不可。进了塔门,顿觉阴森潮湿。石壁上生着苔藓,毛茸茸湿漉漉。石级盘旋而上,潮湿光滑,踏在上面很可能摔到塔底,不死也会残废。

“鬼地方居然能住人!”

嘴里嘀咕着,走得很慢很小心,不能弄出一点声响。好容易走上第二层,耳边嗖地一声响,他电光火石般蹲下,只见两只眼睛闪着绿光的猴子,站在第三石级上跳跃,煽起嗖嗖的风声。他与猴子僵持着,猴子不想让步,他就不敢上。忽听一声唿哨,猴子立刻跳开。

文智星犹豫不决,迟迟没有移动脚步。谁都清楚白无忌是个怪人,怪人的招数就与众不同。他还有只通人性的怪猴在天王殿揭过他的帽子去屙尿,还心有余恨。猴子肯定向主人报信,有生人来到。白无忌在暗处,随便从哪里钻出,来个骤手不及,都难以招架。他想得太多,越想越没胆量,只好怏怏而退。在此一瞬之间,塔上响起脚步声,有人正从塔上走下来。脚步声很响,塔由石砌成,回音也很响。要很快出塔太不可能,太滑。走快了非摔个鼻青脸肿。脚步越来越响,他拔出手枪想先下手为强。不过,那不是上策,来的目的不外乎是探听奥秘,开枪失去意义。摹地,他想起每层塔中间都有一门,可通一室。声音渐近,他推门入室。

很奇怪,他进入室内,上面下来的人没走下,难道能看得见他么?他在二层塔内房间里没敢动。好一阵他才溜出,向第三层走去。

“哈哈!”从塔的上几层传来男人的笑声。

文智星仔细听着,分辨是不是白无忌的声音。由于塔壁厚,回音很重,分不清是谁的声音。“他为甚么笑,是我走入他的击杀范围么?”他不由颤栗,想快转身逃走,却又止步。

“你来时发现有人跟踪吗?”男人问。

“没有,”女人回答。

文智星心里没有以前紧张,幸好没有发现,谢天谢地。他的胆儿大了一些,准备再上高层去看看,那女人到底是谁。从三层到四层,石级没有最底层溜滑难走。但是还不能走快,滑倒怎么办?在暗中,仿佛隐隐看见灯光,猴子又出现,两只眼睛死死盯住石级,顽固坚守不后退。讨厌的猴子使他进退维谷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你怎么说没有人来呢?”男人的声音,有些愠怒。“你想引狼入室?”

“不会的,绝对没有人会来。”

“我闻到陌生人的气味,肯定有人来!”

“深更半夜来做啥呢?”

“他是好奇,因为我是怪人。”

“那我就是怪女人啰。”

“吱吱!”猴子叫着,似乎在呼唤主人,驱逐敢于来到灵宝塔造访的人。叫声尖厉难听。

“真有人在塔中!”男人忿忿地叫。

“如果猴子调皮呢?”女人开心大笑。

这时,塔底响起了脚步声。塔上层的男女突然没有说话,连一点微弱的光都没有,文智星更不敢动。不过,他并不害怕,手里有枪。“遇到危险就开枪,管他是谁!”他几乎说出了声。

顿时,下层响起的脚步声也消失。

人到了这种可恶的环境中,再大胆也胆怯,处于不上不下的困境,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暗算。人家很熟悉地形,他却是第一次光临。

已是后半夜,山上的猫头鹰开始叫,仿佛就在塔顶。他感到冷,把双手抱在胸前,止不住浑身瑟瑟发抖。悔不该来灵宝塔,真是天堂有路不去,地狱无门自找寻。是不是悲观了一点?困在塔里总不是办法?“那游方和尚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弄不清楚。还有一个女人,她是谁?秘密被发现她还容得过我?要想法置我于死地。他们会合伙干,为隐瞒他们在灵宝塔内干苟且之事?!”不过,他还存侥幸,手里有枪怕啥?决不会蚀本。他的情绪极不稳定,时冷时热。他又准备上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他一抬脚,下面就响起脚步声,奇怪!难道这人长着夜眼不成?再不然就是有很深的功夫,听觉很敏锐,脚步再轻他都能听见。

这次,下层的人不因他的停止而停止,从下层上了第二层,到了第三层。他弄不清来人是谁?来的目的是甚么?不便乱开枪,他只好退进塔室里去。一刹时,一条黑影很快上了五层,行动很快,脚步很轻,一眨眼便不见。“谢天谢地,不是冲我来的,他去干甚么呢?是一伙的还是其他人,像他一样来探听虚实?好一阵没有声响!他又想蠢蠢欲动!管他的,他能上去我也能上去,看看他们究竟是谁?最感兴趣的还是那女人,是美人还是丑八怪,到肮脏的地方来与脏和尚鬼混,想来不会是标致的女人。不过也难得说!和尚说不定是个大人物,装疯卖傻,乔装打扮,为暗访为私查,或者就是为藏宝图而来!说不定是个逃犯!若是逃犯就凶险,只当有人在追捕他,他会拼死拼命进行反扑。”

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他踉踉跄跄地下楼。石级太滑,他好容易站定,上面轰的一声,一个人扑下,手枪被弄掉,他已魂飞天外!他想叫喊,却又不敢,逃,脚在颤栗,掉下的人突然一软瘫到了地上爬不起来,他冒险用手一摸,啊呀,一手粘乎乎的,放在鼻下闻,腥臭!是血!再摸他的胸口,已停止跳动。他已死去!他顾不了许多,跌跌撞撞地一口气跑出灵宝塔,头也不回,跑回卧室,闭上门后立刻换去脏衣,连灯都不敢开。换完衣服,把脏的装进一个布袋里,要拿去丢在河里,逃出杀人干系。

刚出门,就好像看见一条黑影窜来,他大为惊骇。摸间没有枪,枪已经丢在塔里。黑影始终隔一段距离,他不动黑影也不动。今夜撞倒鬼了。“不能把脏衣服(他怀疑沾上死者的血)丢掉,若有人点水,罪责难逃,人证物证俱在,黄泥巴滚裤裆是屎也是屎,不是屎也是屎。古龙飞与三二五师有旧仇,他就会成为替死鬼。”想到此不敢担搁,掉头另选地点。

跑到僻静处丢掉布袋,没发现人,他才稍稍放心。返回进屋后,疲惫不堪倒在床上歇了口气,他才把灯扭开,一看赫然:桌上有他丢在灵宝塔里的手枪。他急拿起细看,不错,是他的,上面还有许多泥。他更为惊诧!这就是说游方和尚白无忌知道他摸进灵宝塔,知道他掉了手枪,才给他送回。这是甚么意思?

是友善行动还是警告?

这夜,他在床上辗转难眠,他一合上眼便看见尸体,胸口有血浸出。还听见令人毛骨耸然的笑声,似看见一张女人模糊的脸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