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第九章三小节  

2013-05-21 14:20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时已是半夜,乌云遮住月亮,地上朦胧一片。

蓝剑平在江家迟迟未走出,几个幽灵似的人物茫然无计,不敢贸然敲门,贴门听不清说话声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外徘徊。

他们紧紧盯住兰剑平有一天。

不知为甚么,最初蓝剑平绕了许多弯路,把他们给弄糊涂了,怀疑他不是到江家去。其实,蓝剑平是乱碰瞎走,因为不熟识路。江天南本来应该很早回来,发现有人跟踪,也如法炮制绕了半天河坝,恰好蓝剑平遇上。几条鹰犬交不了差,费了许多周折,弄得筋疲力尽,才终于找到。蓝剑平进屋去就没再走出,你想他们会不急吗?

“只要有人走出就将他捆绑!”小头目指示,“河边有条船、捆绑后推上船载走。”

四个彪形大汉答应“是”。他们磨拳擦掌,认为是瓮中之鳖,手到擒拿。

小头目并不乐观,他知道兰剑平诡计多端。老板向他们作了交待,捉住兰剑平有重赏,放走了兰剑平呢?提头来见,不成功便成仁。

小屋内,他们三人不敢睡。兰剑平要离开,他们不让走,半夜三更去哪里?江天南偶然发现有人在外面窥探,更不敢让蓝剑平去冒险,虽然他们还没完全了解他。听他的说话,猜得出他不是坏人。三人坐在屋里,没敢点灯,时刻预防这伙暴徒的突然袭击。蓝剑平有枪,他们估计暴徒们不会硬冲硬拼的。

与他们摆谈一阵,蓝剑平大失所望。他兄妹根本没有藏宝图,而且他亲爹江上月没有与他们见过面。他兄妹寄托在一孤老婆子家,他来过几次,每次都黑夜来黑夜去,不知在搞甚么。他相信他们没说谎。江上月就是这样的人。

“周伯父死得好惨!”江天南说。“有人不准任何人与我们接触,怕我们说出机密,其实我们比外人知道得少,”江天南非常气愤。

“这次到不是因为接触你们,可能还有别的原因。”蓝剑平只能作出一般的估计,他对周秋韵为甚么而死渐渐清晰,但还不能张扬。暗中的那个盗图集团里的人,狡诈而凶残,说出对事情进展不利,对江氏兄妹更有危害。

“社会上都在传说甚么周秋韵与千峰合谋夺了我父的藏宝图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千峰可能就是杀人凶手,他想杀人灭口。”

江天南作出这样的分析,似乎也有道理。

“这是一种说法,”蓝剑平边说边朝门那里看。江天柳知道他在看甚么,便站起从门缝往外瞧,虽看不明白,但仿佛还有人在远处监视。她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心情十分焦灼。

“蓝先生,看来你今晚不能出去。”

江天柳说,听她的语气很为他挽惜。

“管他的!蓝先生,你的话还没说完。”

“对,情况复杂,决不止一种可能性。打个譬比说:你父亲如果没有死,可不可能杀了周秋韵呢?你们想过没有?”

“这怎么可能!”江天柳吼起来。

“嘘,小声!”江天南急忙制止。“你听到蓝先生说,话都没说完,怎知道不可能?”

“不可能就是不可能!”女子很固执。

“犟脾气,叫你好好听!”兄长有些不耐烦。

“好好,你们说吧,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“蓝先生,你说吧,我亲爹姑且他还活着,也不太可能要杀自己的老朋友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甚么?”蓝剑平急问。

“除非周秋韵夺去了他的图。”

“这又是一种可能性,确有道理。”江天南的话引起了他浓厚兴趣,“还有没有其它原因呢?比如说,周秋韵虽然没有夺到图,也没和千峰合谋,但是他很可能知道图在何人手里,他有没有可能被你父亲杀害呢?”

“你真以为我亲爹是凶手?”江天柳又插话。

“这是摆龙门阵,假设,别着急,”蓝剑平安慰她道。“现在,我们连你父亲死活都还不清楚,或者说还没证实,你用不着焦虑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江天南接着刚才蓝剑平分析说,“除非我亲爹发疯!”

“如果周秋韵已经成为某人夺图的绊脚石,这个‘某人’与你父亲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那么,他可不可能替别人杀了周秋韵呢?”

“当然也有这种可能。”江天南笑着承认。

“这个某人是谁?”江天柳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“这仍然是一种假设!”兰剑平说。

“怎么不假设是千峰杀的呢?”江天柳很任性,他兄长根本没办法制止她。

“千峰同样值得怀疑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江天柳心情略为舒展。

“问题是要拿出依据?”蓝剑平问。

“依据当然有……”江天南正要说话,突然听见门外有械斗的响声,三人一起走到门边往外瞧。在朦朦的灯光下面,不远处有几个人在互相厮杀,难解难分。最终,是早先潜伏在门外的几条汉子,将刚刚潜来的两个人打翻在地,还不住手,踏在地上猛打,只听猪般发出那种嗥叫不久便没声息,大概已经把两人打憋了气。几条汉子急忙将昏厥过去的两人抬到只有一箭之摇的河边,卟通一声抛进江里。然后一声唿哨,几个人爬上船,使劲划桨,向河心划去。

“这是咋一回事?”江天柳不由叹口气。

“我说复杂你们不信,”蓝剑平因他的估计正确而自豪得意,“狗咬狗争斗激烈。”

“这些人吃饱饭没事,缠住我们有啥用,”江天柳头脑简单,幼稚有余。

“都怪你父招惹来的是非。”

“唉,好处没得半点!”江天南心情很沉重。“却引来无穷无尽的是非,老是使人提心吊胆。”

“你们的处境的确很危险!”蓝剑平关切地说,“这些人都认为你们知道图的下落,或者认为你父亲已把藏宝图交给了你们兄妹。”

“这如何是好?蓝先生,你想想办法吧。”

“最好到外地躲躲!”蓝剑平说,“我给你们一笔钱,短时间够吃用,躲过这段日子再说!”

“离开江河,我能做啥呢?”兄妹齐声问。

“万一他们要杀你们呢?不躲不行!”

“我想不会,”江天南有些头脑,对任何事有自己的看法。“他们的目的是得到图,把我们弄死不就断了线索?蓝先生,放心吧!”

“不弄死,我相信。捆绑,拷打,饿饭的可能有没有?!”江天柳问。

也这样一说,大家的心情更为沉重。

江天南见妹妹可怜兮兮的样儿,加倍难过。他未必不知身处危险境地,是怕妹妹心情紧张,所以装做无所谓。其实他比妹妹还焦急。

“你们一定要去外地躲躲!”蓝剑平反复说:“暂时必须离开。这伙亡命之徒甚么坏事都做得出来!但你们也不必太悲观,我们暗中会帮助你们。还有你父亲──如果说他没有死的话,决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。刚才门外的争斗,说不定被打死的两个是你父亲派来保护你们的,当然现在说不清。”

三人摆谈了一阵,鸡鸣五鼓,打一会盹,刚睡着被惊醒。江天南要出去打鱼,妹妹不让他去,争执起来。蓝剑平劝江天南暂不要去,躲躲再说。他把身上的银元全给了他们。

“我要回去,你们保重!”蓝剑平觉得应该走了,兄妹俩送他到门外。时间不长,好像难舍难分,问何时再见面,蓝剑平说他会来寻访他们的。

“谁与谁互相争斗呢?”蓝剑平边走边想。天已经有些亮,天边呈鱼肚色。因临江,雾气特别浓,树、竹、房屋被雾笼罩,他沿着小路向前走去。突然,从玉米林里面窜出几人,向他扑来,他连忙拔枪已来不及,手枪被击落。他与他们搏斗一番,终究一人不敌二手,头上挨了重重的一下,倒在地上人事不醒。“快弄上船!”有人喊。蓝剑平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抬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