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<<大佛烟云>>第九章二小节  

2013-05-17 10:34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

河沙坝最适宜栽种桤木树,经雨水和浪涛的冲刷,仍牢牢扎下深根,枝繁叶茂。伟哉!

月亮挂在枝头。它的清浑洒向大地洒向人间,沙坝上一片银白,连碧绿的波涛也是白色的、雪一样。这就是杜家场,与嘉州城里一河之隔,截然成了两个世界。那一面,万家灯火,闹闹嚷嚷;这一面,静静寂寂,夜空穹远宁静。

兰剑平问了几户人家,农民们都不知道江天南兄妹住在哪里,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知道了不说?这就真假难分。那老人肯定知情,可他弄不实在他是谁?找江天南兄妹做甚么?真正站在保护他们一边才拒绝引他去找他兄妹吗?剑平不恨老人,反而觉得可爱。可以推测,不知有多少人去纠缠过,甚至以为他们硬有藏宝图。

从桤树走出,是一条曲曲弯弯的路。路两边长着庄稼,是晚玉米吧!有一人多高,很粗壮,结着饱满的棒子,在月光下闪光。风吹着玉米叶,沙沙作响。他的影子拖在地上,显得很模糊,他依旧向前走去,不寻到不死心。

在他的视线里,突然出现一个黑影,是人还是兽?他加快速度赶上去,黑影渐渐扩大,看见是个行人。

走了很久,那人终于拐进了一条小路。

他也跟着进去,不紧不慢,跟在后边。

前面出现几间房屋,那人却没进去。房屋都关着,没有灯光没有人声。大概在这坝上,大人小孩有早睡的习惯,一般是为了节省灯油。还有个原因是白天很劳累,早些休息,养足精神,明日又是艰巨的劳动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周而复始。那人不知要到何处去,他产生了怀疑,跟着那人走到天亮不成?他想赶到那人的面前,问他江天南在甚么地方?谁知他加快速度,那人也暗中着加快,莫法超越。他想放开喉咙大喊:“喂,前面行人你等等!”他没有。一旦喊出可能要吓跑那人。夜静更深,好远没有一户人家,谁知道是好人坏人,人家会不吓坏?

那人站在一间房屋前面,轻轻地叩了两下,门吱呀一声打开,那人进屋。门立刻关上。

他来迟一步,站在门外,想上前去敲门,可觉得不好。人家不一定知道江天南是谁。

附近没有人家户,今夜难道就在野外徘徊?整整一天已筋疲力尽,焦头烂额。他思考再三还是上门问问的好,问者不相亏嘛。

“笃笃!”他轻轻地敲门。

没有回声,也没见里面有一丝光亮,不可能没有看清吧!那人是进屋去……不对,是否有狐狸成精,把人引入歧途,跌入陷井?该不会遇上的是这种精吧!他为产生这种想法而惊讶。

再敲了几下,仍然没有回音,他用力一推门霍然洞开,里面啥东西都看不清楚。他更感惊讶,门为甚么没关?他刚想走进去,立刻退回,去不得,说不定人藏在门背后,你进去就会重重挨一下,把你打昏在地,好毒辣的计策!

“有没有人?”他只好喊道。

突然,有个女子的声音在问:“谁呀?”

“我,过路人!”

灯随后点燃,一美貌少女站在桌旁。她说:“既是客人请进屋吧!”兰剑平迟迟疑疑进屋,深夜一男入一女室,怕不好吧!民谚有“树下不整冠,瓜田不勒履。”还是退避的好。

“客人怎么不进屋?”女人笑问。

“你就一个人在家吗?”他问。

“一个人在家又怎么样?”女子反问。

“你难道不怕?”他直截了当地说。

“怕甚么?怕你吃了我不成!”

这女子够大胆的,竟这样说,若遇好色之徒呢?她还反问:“你难道不怕我?”

“我怕你做甚么?”他感到女子问得好奇怪。

“万一我是……狐狸精呢?”女子笑得更厉害,“迷住你就活不成呀!”

“我不相信有狐狸精!”

“客人千万别大意呀!”女子话很明显带有调侃、嘲笑的意思,“你敢进屋吗?”

兰剑平仔细看女子,他不就是河边上喊“卖鱼哟,有好鱼,江团”的女子吗?“我知道你是谁,是江天柳!”他大步流星地进屋。

门帘一撩,走出一人。兰剑平惊问:“你是谁?”江天柳笑道:“别怕,他是我哥江天南!”女子又说:“你不是到处打听我们兄妹吗?有啥事,请客人快说,夜已深,我们还要睡觉呢。”

“我不知如何说起……”

“你才怪哩,”女子被弄得啼笑皆非。

“江上月是你们的父亲吗?”兰剑平只好开门见山,“我想知道他死没有死。”

“江上月是我们的亲爹,据说已死去。”江天南替他妹妹回答,“我们还不知你是谁。”

“我叫兰剑平,在警察局里工作,”怕他们对他有不好的看法,解释道:“我不是坏人,你相信我好了,有甚么为难的事情请告诉我,我一定尽我的力量帮助你们。”

“你的心肠比大佛菩萨还好。”女子说。

“你们别讽刺我,我是好心好意,”他耐心地作解释,“有不少人来纠缠你们吧。”

“包括你,”女子俏皮地回答。

“你们硬是不相信我,”兰剑平感到失望。“好吧,再见,打扰你们,真对不起。”

兰剑平说罢,转身往外走。

两兄妹面面相觑,真是没料到他会这样。

屋外漆黑茫茫一片,兰剑平有些犹豫不决,但是既然人家不信任自己,再说下去也没用。

“转来,”江天南突然大叫。

兰剑平并没转身,却停下。“干甚么?”

“周秋韵是怎么死的?”江天南。

“现在还没调查清楚。”

“有线索没有?”江天柳接着问。

“事情很复杂,想得到图的人很多。”兰剑平转过身说,仍站在原地不动,想把话说完就走。“那张害人的图,不知还要害死多少人。”

“我亲爹是为图而死的吗?”

“不知道,说不定他没有死!”

两兄妹沉默着,在思考这句话的意义。

“你还没吃饭吧,”江天柳问。

“没有,但不麻烦你们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一同吃吧!”

江天柳从厨房里端出鱼和饭,三个人坐在一处吃。江天南还不断与兰剑平挟鱼,说是条江团。从来都是“卖盐的喝淡汤”,卖鱼的只吃最下等的鱼,他们很通泰,要尝尝江团。

“真好吃!”兰剑平边吃边说。

“兰先生,你说我亲爹没有死?”江天柳说话缓和多了,“请你说详细一点。”

“好吧!”兰剑平小声向他们讲述他所知道的一切,兄妹俩凝神静听……

屋外,潜来数人,正往门缝里看。听见他们在说话便用耳紧贴在门缝上,脸上出现狞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