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第八章四小节  

2013-05-10 16:39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

第二天一早,一具死尸横在古龙飞住处门外,是他的贴心冯连宾发现的。他正有事要禀报,走上台阶,被甚么一绊,差点摔倒。再往地上一看惊骇不已,死人从何而来。

消息不胫而走,引来许多好奇者。

文智星被人吵醒,跑来一看,那不就是昨晚去灵宝塔中的那个不幸者么?怎么躺到了警察局长的门前?肯定是游方和尚在玩鬼花样。

古龙飞正与花秀莲交颈而眠,睡得正香。冯连宾在门外大叫:“局长,不好了,又出命案。”

“在甚么地方?”古龙飞不耐烦地问。

“就、就在你的门前!”

“妈的……”古龙飞不得不立刻翻身起床,急急忙忙穿上衣服。人命关天,何况就在门外,这事不能马虎。穿好衣服后,他开门一看,确实死了人,尸体在门外。再一细看,此人不是别人,不是千峰的门徒无边客么?每次他上山千峰都叫无边客陪他四处走走,介绍文物古迹的历史,无边客记性很好,知识丰富,能把前三皇后五帝讲个清楚,给他的印象颇深。

怎么死的,又为了甚么?

观看的人七嘴八舌,有的说这和尚被仇家害死,大概不是奸淫妇女便是抢劫钱财;有的说无边客是自杀的,为啥自杀又说不清楚;还有说是对古龙飞的不满,安心肇他的皮。文智星可以说对此事一清二楚,但站在人群中却不敢张声,他说甚么呢?说游方和尚杀了他,你怎么知道的呢?把他的手枪归还,分明叫他不要乱说。对古龙飞来说,这可是很棘手的事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在他的眼皮下,周秋韵的案未破,无边客刚死,急得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再不破案如何向上峰交待。他的脑里浮现许多嘲讽的人影。啸天虎昨天不是还讽刺他:“局长这宝座非古兄莫属啊!”他叫来四名警察和兰剑平,要他们调查后提出书面报告,无边客是怎么死的?限期破案。检查后,兰剑平对古龙飞说:“死者被刺死,刀从胸刺进,穿过心脏,昨夜便死亡。”至于被谁刺死,只有作调查才能得出结论。检查完毕,警察便叫人抬尸下山,再找法医检查。

文智星比谁都关心死者,看见把死尸抬走才返回卧室,心里闷闷不乐,昨夜一幕如在目前,令他心悸。杀人者定是游方和尚无疑,但无边客去灵宝塔做甚么?他与游方和尚又有何关系?纯粹同他一样偶然心血来潮,冒险身亡么?把游方和尚逮来审问自然会清楚。他想想无意向桌上一看,不由大吃一惊,桌上的枪不翼而飞。分明是关了门出去的,谁来拿走?“吱吱”,猴子的叫声传来,他抬头一看,猴头爪里正拿着他的手枪。他叫道:“快给我放下。”猴子不但不放,做了个鬼脸,几纵几跳,逃之夭夭。

文智星只能干瞪眼!

猴子把枪拿去,大概给他又一个警告吧。

“砰砰!”有人敲门。文智星心神不定地开门,兰剑平出现在门口。“文兄,独自一人在屋里,何不出去走走?”

“你有事找我?”文智星开门见山。

“想找你聊聊,”兰剑平不动声色。

“好吧,”文智星不想拒绝,怕引起他的怀疑。他返身锁了门,就同兰剑平朝僻静走去。

“有啥事就说吧,”文智星急于摸底。

“知道无边客是谁杀了的吗?”兰剑平问。“如果知道,请你告诉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来问我?”文智星反问一句。

“你我是朋友嘛!”兰剑平笑着说。“朋友有难处,你能看见不帮一把吗?”

“我怎能帮助你?”文智星又问。

“谁杀了无边客?”他说。“有线索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文智星干脆拒绝回答。

“昨晚你没有外出?”

“我……哪里也没有去,”该赖就赖。

“不见得,有人看见你去了灵宝塔!”

“诬蔑!”文智星大叫起来,“我去灵宝塔干甚么?而且与无边客的死有何关系。”

“当然有关系,”兰剑平一点都不动气。

“我昨晚一步也没走!”

“谁证明?”兰剑平毫不放松。

“我自己证明自己!”文智星回答。“我闭门睡觉要谁证明?岂有此理!”

“你这么紧张的干啥?”兰剑平盯住文智星说。“我只不过问问而已!破案的重任在古局长身上,他的办法多。我们仅仅当当‘吼班’而已。”

“我紧张?嘿嘿,我紧张个屁,”文智星反而强硬。“你兰剑平气势汹汹,不是在对老朋友说话,好像在审问罪犯,我受不了!”

“误会,误会,”兰剑平口气缓和得多,他已经试探出文智星的心理,达到了目的。

“兰剑平!”门外有人高叫,是冯连宾。

“甚么事?”兰剑平在屋里问,边说边出门。冯连宾对他说,古局长要去找千峰了解情况,请他一同前往。兰剑平回身向文智星说:“多有冒犯,改日去喝一杯以表歉意。”文智星实在冤枉,昨夜吓一跳,今天又吃一惊,倒楣透顶。

“吱吱!”那猴子又出现。它手里仍捏紧手枪,两眼溜溜地乱转,样儿很滑稽。

再说兰剑平见了古龙飞,古龙飞向兰剑平说,要弄清无边客的死因,不能不问问千峰。千峰在藏经楼接待他们。古龙飞问:“千峰大师,无边客生前有没有仇人,若有又是谁?”千峰双眉紧蹙,显得满面愁容,门徒不明不白死去,如伤他一支胳臂,当然很心痛。千峰想都没想便说无边客绝对不会有仇人。和尚嘛,每日晨钟暮鼓,做法事诵经文,清心寡欲,不与谁争执,谁会安心置他于死地呢?这就奇怪。兰剑平问千峰,昨晚在无边客去过哪里?千峰说不知道。又问近日来,无边客有何反常举动,千峰摇了摇头。再问最近有谁来找无边客,他也不知。古龙飞性急,说是否与藏宝图有关?千峰更惊诧,甚么藏宝图,至今他都没见过。说罢闭目养神,大有送客之意。“至今没见过藏宝图,此地无银三百两!”古龙飞与兰剑平交换眼色,有共同的看法。

苦作舟脸无表情,说声:“二位施主,请!”

这明明在下逐客令,秃驴可恶。

再坐没趣,而且问不出个所以然,便起身告辞。古龙飞一路走一路骂千峰,一问三不知是装疯卖傻。兰剑平则认为文智星鬼鬼祟祟,大可值得怀疑,但弄不清他要杀人为了甚么。两人边走边摆谈,不想撞到一个人身上。

“你们难道没长眼睛?”

此人是谁,敢骂警察?不是别人,是游方和尚白无忌。他红眉毛绿眼睛,脸变色脖子粗,一副桀骜不驯的神态,并不把两人放在眼里。古龙飞早对他有怀疑,说他不是杀人犯就是盗贼,决不是个好人,要驱逐他出嘉州。,见他气汹汹的样儿,怒从心上起。心想:“老子早要理抹你,抓去退神光,看你还敢威风!”

白无忌神不愣吞盯住古龙飞,像知道他的心里活动,咧开大嘴笑道:“古局长,你早就想抓我去坐班房吗?劝你不要枉费精神。我腰无半文,又无立锥之地,无半点油水可榨。一连死了两人,你怎样向上峰交差呢?贫僧倒想为你提供点情况,可能对你有益。”

“这和尚真有点来头,”古龙飞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说:“我古龙飞不是好哄的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中游的那样没见过?别在我面前吹牛。”

白无忌冷笑数声,用油腻腻的衣袖擦擦流出的鼻嚏,一副傲慢神态,不再说话。

兰剑平心想这和尚要说甚么,不妨听听,也许从他口中能得到些材料。“局座,就请这位白先生到局里去一趟吧!”

古龙飞点点头,叫来两个警察,押白无忌下山过河,去城里警察局,可白无忌又不想去。忽听吱的一声,一警察的帽子被抓走,拿去挂在树梢。那警察是个年青人,火炮脾气,不管青红皂白,抬起就一枪。此时,正值朝拜大佛的善男信女特别多,不知原因,只见警察胡乱开枪,吓得满山逃窜,呼天喊地。古龙飞连连叫苦,上峰知道如何了得!狠狠给了那警察两个耳光。

“妈的你给老子摆祸事!”

“猴子抓走我的帽子……”

“再说我毙了你!兰剑平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放了白无忌。”

“好吧!”古龙飞无可奈何。

“白无忌,你回去吧,有事我们再找你。”

“好,给你们添麻烦了,”白无忌向猴子招手,叫它把帽子取下。猴子便把警察的帽子取来抛下时,乐得“吱吱”地大叫。

古龙飞正要离开,苦作舟陪千峰走来。千峰满脸怒气,没走拢便问:“局长,你的部下怎能胡乱开枪?大佛寺乃清静禅院,宝像庄严,朝山拜佛者甚众香火不绝,你们却为所欲为,甚至开枪射击,成何体统,我要到保安司令部去告你们!”千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脸色铁青,怒气填胸。古龙飞没敢顶半句,只好连连赔不是,说一定要严加管教部下。

“一定要惩办肇事者!”

“好好,”古龙飞答应,“一定照办。”

千峰说罢,拂袖而去。苦作舟紧跟在后面。

古龙飞叹了口气,灰溜溜地离开。

“吱吱!”猴子在树上向他们做鬼脸。

兰剑平看见,白无忌怪模怪样地大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