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之第五章三小节  

2013-04-08 20:3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她如同一条美人鱼,躺在软软的沙坝上。

大难不死,她从死神手中挣脱。

旁边有无数孩子,吃惊地看着淹淹一息的惠仙。女人实在狼狈,旗袍成了短衣,下身只剩一条内裤──原是极鲜艳的粉红色,被淤泥染成褐色。腰这一段露着,乳白色变成灰黄色。上面的旗袍敞开,现出乳罩,一对丰乳有一半在外面。天空很蓝,云彩是白的,晃晃悠悠升得很高。阳光和煦,她浴沐在一片金色之中。

她不敢回想跳岩惊心动魄的一幕,实在太可怕!天呀!哪来的勇气?她醒来就大叫一声:“我没有死!我还活着!哈哈!”

只是,她的头很痛,周身如同散了架。

孩子们怯生生地看她,仿佛在看一条娃娃鱼。这一带盛产这种鱼,头像人形,叫声如同婴儿,因天生很懒,喜吃自来食。春秋两季爱爬上沙滩晒太阳,晒舒服便哇哇地叫。她就像娃娃鱼,在沙坝上躺着,晒着,不想动。她真想把衣服、胸罩、裤衩全不要,赤条条的真干净,也许还要舒服些、自由些。凤凰在火里涅槃,她在水中逃生,真有趣。她没有想到别人,没有!她只想晒太阳,晒个舒畅。她喜欢太阳。小时候她家很穷,住的地方在高墙下,不仅见不到太阳而且屋很潮湿。她曾暗暗发誓,要努力奋斗,为争得阳光,就要住高楼大厦,就得有钱。她变得野心勃勃,渐渐失去人性。她的野性和野心被人发现,给了她成名的机会,那就是要夺取藏宝图。有了图就有一切。

“娃娃鱼会叫,可她没叫呀!”光着脚丫的小孩们很奇怪,开始怀疑她不是鱼是人。

有一个年长的孩子说她是个女人,像美人鱼那样美。他用手在她鼻下一放,高兴地对同伴们说:“喂,她还活着。”她感到孩子的手很光滑,很柔软,很温暖。她懒得睁眼睛,听他们的童音很悦耳,同沐浴着阳光一样很舒畅。

从村边划来一条小木船,靠岸后,小孩就大喊:“快来看哟,有条大娃娃鱼在睡觉。”

船上跳下几个少年,争先恐后地跑来,娃娃鱼可以卖钱,胜过逮小鱼去卖。谁先跑到,看见,娃娃鱼就归他,小孩子有这个规矩。

当他们气喘吁吁跑拢,一眼瞧见是个女人,气恼地问:“你们哄人,是人那是鱼呀!”

孩子哄笑,互相推卸责任。

其中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问:“她怎么会睡在这里?”他的声音很威严,孩子都板着脸,不知说啥好。

“是跳水自杀不成吧,”稍大一点的孩子回答。“或许被棒老二(土匪)抢光了钱推到河里。”

“你看她好可怜!”孩子们小声说。

“光可怜没用,我们要救她!”说话的是位姑娘。女孩子总比男孩子细致些现实些。

上官惠仙任他们议论不说一句话,有时她想笑出声,有时她想翻身坐起同他们对话。不过她没有动,只想说:“谢谢你,孩子!”

“姑姑她累了想睡觉,等会再来看她吧!”

孩子们一哄而散。他们去鹅卵石下面寻找一种可吃的昆虫──当地人叫五香虫。秋天多雾时节,这种虫从农民的菜地里飞到鹅卵石下面过冬。不知谁最先发现,此虫炒吃味道特别鲜,因此取了个“五香虫”的美称。不但味美而且是补品,冷天吃了周身暖和,爱溺尿的小孩吃了不流尿。民间流传一句俗语叫做:“有钱人吃龟胶鹿茸,没钱的人吃五香虫。”孩子们来河石坝就为逮这种虫,装进竹简里拿回去炒。或自己吃,或上街叫卖。

孩子们散开,走了。她微微睁开眼睛,看着远去的孩子们。忽然,她一阵脸红,应该有个孩子,她已不小,二十三四岁。家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女人十八岁前不嫁,就是“老姑娘”;二十岁还不生孩子,就是“白虎星”,走在路上别人会在后面戳背脊骨。她不怕别人嘲笑,也不惧世俗偏见,孩子们天真语言,换起她的母性。她怪自己美了一点,因为她有姿色,才有人选中她干上冒险生涯。该死的“美人计”!

“生活就是如此出人意料!”她自嗟自叹。“若是不那么美,那么出众,或许男人更会疼爱,膝下儿女成行。犯不着去冒险,更不会躺在沙滩上,衣不蔽体,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‘娃娃鱼’。”

她有几分惘然有几分凄凉。“为甚么我要到千佛岩呢?接头人不就是两次进入海师洞的男子,以前是江洋大盗。好多事就可以与他作交代,可我没有。我要试他的诚心,驯服他的野性。”她得到了满足!当然,这也是一次冒险,当她刚离开大佛寺,便有人跟踪,沿途设下埋伏,等她一步步走近包围圈。不幸之中大幸,他们没有截获她,跳岩,她居然没死。也许,他死了。这个人很能干聪明,干特务生涯已非一日,是她得力助手。他一死这条线就断送。不过,她想,他死比自己死当然要好。

“他会不会恨我?黄毛丫头竟向老谋深算的他下命令,叫他跳岩!”她不由噗哧一笑。“世上的事真难说,不这样就前功尽弃,一切皆成泡影,残酷一点完全应该。”她从来没有后悔过,的确,她的决断很少失误。没有起码的自信,就谈不到别的。失悔,悲痛、哭泣她从没有。

孩子们的欢笑声随风传来,他们早已遗忘了躺在沙滩上的“娃娃鱼”。她想挣扎而起,看看她究竟在甚么地方。终于坐起,啊呀,恐怕离千佛岩不到两里,千佛岩还历历在目。她躺的沙坝,四周遍布鹅卵石,说明,四周同样是水。没有遮拦,没有树木,极易被人发觉。那一群人如果来搜寻就会唾手可得。不好,得赶快想法离开,越快越好。孩子们正高兴,嘻嘻哈哈,喊不答应。此处不是渡口,没船来往。小孩的船很小,像大玩具,有的根本不是船,将两根树棒棒捆拢就能载人。她心里十分焦灼。

“小孩,看见有个女人吗?”

糟了,有两条船驶近河石坝,船上的人大声问扳五香虫的孩子。在她听起来,如雷贯耳。孩子们正找五香虫,谁也没回答。

上官惠仙急忙躺下,以免暴露。

“小孩,看见一个女人吗?”他们又问。

“没有人,有条娃娃鱼!”

“娃娃鱼?”那些人对捉鱼不感兴趣。他们放眼一看,眼空无物,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惠仙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倘若年纪大一点的男孩说:“不是鱼,是女人。”她就完了。那个很懂事的女孩也没说,她不是说她可怜,要救她吗?撑船来寻找,正该向他们说“有个女人在沙坝里,”为甚么不说呢?来人像坏人吗?

谢天谢地!她长长地叹口气。

搜寻她的船撑走。

“哈哈!”孩子们笑得很欢,大概是丰收了吧。炒五香虫吃,可以香嘴;卖了,有钱用。农家很苦寒。农家的孩子天地可真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