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连载之第五章二小节  

2013-04-07 11:26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

千佛岩矗立于青衣江畔,依山傍水,风光秀丽。明人樊得仁在岩上书写“濯缨处,”以《孟子离娄》中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”的名句,来赞美千佛岩下青衣江的清澈明净。盛唐时代在观斗山麓,镌刻摩崖造像全长一千米,高六米的岩壁上数以千计,活灵活现,更为有名,人称“千佛岩”。石窟造像有大有小,大到愈数丈,小到只有一尺。雕刻技艺超群,巧夺天工。最生动的佛龛有净土变龛,毗沙门天王佛龛,弥勒坐佛龛,维摩变龛,观音龛。弥勒坐龛最大,佛像服饰华丽,线条简洁流畅,肌肉丰满,立体感强。有的佛像还有许多配衬人物,构图精美,造型逼真。每年到这里参观者络绎不绝。

上官惠仙骑马来到古泾口。古泾口是秦惠王时的移民遗迹,在悬岩处,完好保存长长的栈道。下临急流险滩,地势十分险峻。

她在进栈道之前,把马拴在树林中。她一面俯看下面滚滚的江流,一面留心要与她接头的人,唯恐错过。她的心情十分紧张,自己知道已卷入一场激烈的争斗中,说不定哪天会送掉性命。她喜欢冒险、刺激,但有时也怕。毕竟她是个女人。她放荡不羁,以此掩盖她的本来面目,而她的丈夫周秋韵却只看见表面,误以为女人总是嫌他老而暗地悄悄沾花惹草。

她不想与周秋韵离婚,华侨夫人是护身符。她小心谨慎地走过栈道,岩壁上的佛像尽收眼底,来朝拜的善男信女们渐渐增多,对佛顶礼膜拜,求荣华富贵,求长生不老,求人丁兴旺,求加官进爵。她感到很可笑!认为一切都是麻醉。进而想到自己,很可能为一张虚幻的图而送命。比起信神信佛更荒唐更危险。

她已身不由己,前进和后退都没出路。她要寻找的那个人还没出现,就想选个清静之处小憩。经过一晚上的惊吓,又没睡觉,疲惫,脸显得很苍白憔悴,多么希望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,但是不可能呀!说不定还有一场厮杀!

正在胡思乱想,霍然听见背后有人向她走来,她回过头去已经迟了,昨夜见过的两条汉子已经看得清清楚楚。一个说:“哼!溜得快喃!”另一个说:“小姐,一边是岩一边是河,你逃不了啦!”

冷冰冰的枪口抵住她的背。上官惠仙没有任何反抗的表示。两汉子粗鲁地在她身上乱摸,从裤兜里搜出一把勃朗宁小手枪。

“你们怎么如此无理!”上官惠仙大声抗议,引起游人的注视。她趁机往前走,两名汉子一愣,随后才跟上,一左一右,像是保镖。

“无理?嘿嘿,这是例行公事!”

“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?”她试探地问。

“前面,我们的头等着你。”

“我与你们素不相识,不想见你们的头。”

“见见吧小姐,比你的先生年轻啊!”

“要我干甚么?陪他睡觉?”

“当然,只要你愿意。不过,先谈一笔交易,做成了大家都有利可图呀!”

“把枪收起吧,我不会逃走!”

“这个地方你插翅难逃!谅你不敢从岩上跳下去,”汉子果然把枪收起。

上官惠仙被两条汉子押着,转过山崖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。其树老态龙钟,虬枝参差,隐天蔽日。地上杂草丛生,给人阴冷的感觉。

“你们的头在哪里?”上官惠仙站立不动,不肯再往前走。“快快说出他的姓名,是干甚么的,不然,我不会去见他!”

“嘿嘿,这就由不得你了!”两条汉子又把枪摸出,用枪对准她的心窝,色迷迷的说:“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!快走吧,等老子冒火,马上把你的衣服剥个精光。”

“哈哈!”惠仙大笑不止,“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我虽是女人,既不怕死更不怕羞。”

“哟,你不敢提劲!”一汉子用手来捏惠仙的胸脯,手还没伸拢,小肚子上重重挨了她一腿。她以嘲笑口吻说:“规矩点,姑奶奶不是绣花枕头,还真的学过几天拳脚哩。”

另一个汉子满脸横肉,膘肥体壮,力气大,先来个双风灌耳。惠仙一个凤点头躲过,那汉子干脆扑上,来个黑虎偷心拳。惠仙白鹤亮翅闪开,汉子用力过猛,拳打在树上疼痛难当。惠仙矮下身去来个扫堂腿,壮汉不防,被扫得仰面倒下。

“嘿嘿,原是脓包!”惠仙不屑一顾,向前跑去,两条汉子回过神,女人已无影无踪。

“倒楣,这娘儿真有两下子,”壮汉悻悻地说。不能就这样解嘲地乱吼一通,还得向前追去,边追边喊。“站住,不然我就开枪!”没看见人,他们只好乱射一阵。

惠仙虽跑脱,仍没脱离危险,骑马跟踪而来的不止两人,好像是兵分两路。果然!前面出现另一拨,恶狠狠地站在路口不让路。她知道都是一伙的,掉转身向侧面跑去。谁知绕过去仍是千佛岩,等于又跑回栈道。

“砰砰!”子弹呼啸,游人惊散。她急藏于佛像后面。她感到恼火的是手枪被汉子搜走,弄得现在很被动。

两汉子渐渐走近,眼看她就要发现。突然,从别的地方射来子弹,一汉子应声倒地,另外一个掉转身往后跑,才得保住性命。

“小姐,我迟来一步!

惠仙从佛像后站出,抬头观看,见栈道上站着一个高大汉子,蒙面,只剩下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动。

“你是谁?”

她警觉地问,站在原地没动。

“我是谁,哈哈!云峰人不到,天锁石门幽,”那人说。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一夜溪头雨,桃花出洞流,”惠仙接着背涌诗句。“药香来白鹿,苔软卧青牛。”

“闻有真师秘,高高不可求。”

“啊,你就是海师洞中见过的神秘人。”

“不错!你在坟场两次拦路……”

“此非言话之所,我们快走吧!”惠仙说。“有许多来历不明的人要追杀我们!”

“不好,栈道两头被他们封锁!”

“怎么办?”惠仙急问。“赶快躲一躲,好在你有武器,栈道很窄,一将挡关,他们来一个你放一枪,不要急躁,要弹无虚发。”

“我打枪不如你,要甘拜下风,”那人把枪抛给她。“我们躲到那尊大佛背后去,”他拉着惠仙,爬上佛龛,藏于弥勒之后。

眼看已过中午,他们试图冲出去,都不行,时间很快过去,天渐渐黑下来。江边渔船上正生火煮饭,从上俯瞰,只见炊烟袅袅。

“他们恶毒,想困死我们!”那人说。

“等到天黑,我们就冲出去,”惠仙对那人讲。“你要留心大佛寺各派能人的活动情况。”

“好多人都认为我已死去。”

“你别过分侥幸,有人对你的死感到奇怪。”

“谁?”那人睁大双眼问。

“我丈夫周秋韵!”

“他也想争夺藏宝图么?”

“还弄不清楚,”惠仙奇怪地一笑。

“你们不是夫妻么?难道还不明白?”

“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,好了,今后你自然会明白。那藏宝图有人怀疑在你身上。”

“嘿嘿,我有还敢不交给你吗?”汉子说。嘴角掠过一丝苦笑,“当年,官府追逼,我走投无路。一次躲进旅店,与人喝酒,半夜图被人搜去,我估计喝的是蒙汗药酒。”

“记得清请你喝酒人的样儿吗?”

“光头,好像有九个戒疤!”那人说。“此图除了你的先生,只有千峰知道。”

“千峰不是跳出三界外,拿图来做啥?”

“我怀疑他披袈裟是掩人耳目。”

说着说着,天完全黑尽。两人试图走出栈道,没走几步,枪声大作。惠仙才感到情况大大的不妙。对方人多,轮换防守,要置他们于死地。“哈哈!你们跑不掉啦!”声音在岩窟里回荡,杀手们要想活捉他们,大叫:“快投降吧!”

他们不吭声,只要杀手敢于冒险,冲来一人,打死一个,毫不手软。

“我不明白这些人受雇于何人?”惠仙问。

“可能是古龙飞,或者是啸天虎。”

“他们只当我有图,”那人冷笑道。“其实,我早已失去。胡乱猜测,还说你有哩。”

“或许怀疑周秋韵知道来龙去脉,迁怒于我,想杀人灭口吧!”惠仙低声地说。“再不然就是想杀掉竞争者,他们好独吞。”

“我们无论如何要冲出去,天亮以后要逃更难,”那人很急,“我们总不能不吃不喝。”

“但愿弥勒佛会保佑我们!”

“我不信神,全凭自己的造化,”那人颇为自信。“以后如何与你联系?”

“我会通知你。你最好少露面!”

说罢,二人从佛后潜出,跳下佛龛,他们一前一后向栈道走去。夜雾朦朦,江风习习,没有人开枪,死一样的静寂。

“快跑!”二人拼命往前跑。

“砰砰!”突然枪响。

“哈哈!你们上当了!”声音在空中回荡。

栈道两边都是他们的人,一团黑影在蠕动,慢慢向中间挤拢。“抓活的,抓活的有赏!”

那人叫惠仙快开枪,她又射翻几个,子弹却已打光。既无退路,又不能前进,只有仰天长叹:“苍天绝我!”惠仙与那人已站立岩边,那人低声问道:“惠仙,难道你想跳下去?”

“对,与其抓住不如跳下去还有一线希望。”

“岩高水深,跳下去还有活命?”

“我是女人,他们不会饶我。与其惨败后遭凌辱,不如干干脆脆喂王八。”

“这……冒险太大!还是……”

“跳下去,”她厉声命令。“我们一道死!”

“我?”他这个杀人无数的狂徒、亡命客也胆颤心惊,谁知做一次关门交易而葬于鱼腹。望岩下江流滔滔,渔船上的灯光渺茫如星。

“他们跟上来了,快跳!”

“你太狠毒!你……”话没说完,女人用力一推,他就从栈道上滚下去。

“跳江了!”杀手简直竟想不到。原想瓮中捉鳖,手到擒拿。谁知胆敢跳江逃遁。

“砰砰!”杀手们大怒,向河里打枪。

惠仙狡诈,本想制造混乱趁乱逃脱,来个金蝉脱壳,不料两边的杀手步步为营,没让有逃走的缝隙。有人大叫:“还有个女的,不要放走她!”

毫无办法。栈道很窄,无用武之地。

手枪里没子弹,难坏神枪手。

两边的人渐渐缩拢,一个个面目狰狞,虎视眈眈,想要捉住她撕成粉碎一样,逼近,逼近,近在咫尺,眼看她就要被擒。

天边已泛起鱼肚色,时间不等人!

她无可奈何,也只能纵身跳下江去。

水花。枪声。夜雾。迷茫。

千佛岩。栈道。江流。依旧。

杀手们面面相觑,大失所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