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大佛烟云连载之第四章四小节  

2013-04-04 17:26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

江天南兄妹把船划到背静处停靠,心里并不平静。江上月就是他们的亲爹。从他们知道事情的时候起,就没有看见爹娘是何模样。他们在凌云山对面的杜家场长大,由一个孤老婆子抚养。孤老婆子是位善良的女人,有菩萨的心肠,将才两三岁的江天柳和江天南收留。江上月说了许多好话,拿许多钱给她便离开。以后,江上月回过杜家场,都是在漆黑的深夜,兄妹俩熟睡,看上一眼就匆匆而去。第二天老婆子说他们亲爹来过,兄妹俩哭哭啼啼。人家都有爹娘疼爱,亲亲热热,只有他兄妹孤苦零丁。老婆子只能好言安慰,说:"孩子,你亲爹太忙,工作很苦,挣钱可不容易啊!"以后,老婆子去世,兄妹继承了一条渔船的产业,风风雨雨,江上漂泊,打鱼维持生计。可是他爹从此没再来,邻居都说死了。然而想不到的是却有会上九流三教之类的人上门纠缠,问这问那,最后失去耐心,原形毕露,问藏宝图在哪里?要叫他们交出,不然总有一天被人杀死,那就悔之晚矣。

从前他们只对父亲却一无所知,沒怀疑。而现在开始疑虑重重 ,许多人频频要寻的图一定很重要,这么重要的图若与父亲无关,完全捕风捉影,看来是说不通的。

他们经历过太多的事,生活在恐惧中,刚才周秋韵一问,妹妹江天柳怕遭祸事,马上回答不认识,就是这个原因。江天南现在对妹妹说:“看那两人,有些来历,衣冠楚楚,说话和气,想必不是坏人,我们该请教他们姓名才是。”江天柳仿佛比哥哥还成熟,她说:“单凭外貌推断是好人坏人实在荒唐,那女人就不正经。我爹不知在外干了甚么,老是有人纠缠。哥,少理为好。”

“江上老人曾说我爹生前有位好友,名叫周秋韵,后来去了南洋。有人说他已从国外回国。我才有意把我们的姓名告诉他们!”

“哥,为寻访我爹下落我比你着急,”妹妹说。“你能断定那男人就是周秋韵?即使是,他不一定知道我爹的下落。若知道还问我们?”

“至少可以多知道一些情况,比如关于藏宝图,听他说图有好处。”说着,江天南有些激动,“我爹在与不在是个谜,在,为何不来看我们;不在,又是怎样死的,病死还是被人害死?我想回篦子街去瞧瞧,作些试探。”

“哥,你要小心!”妹妹苦叮咛。

“你放心吧,不见真佛不下拜!”

“不,不见兔子不撒鹰!”

“谁是兔子?你呀!哈哈!”

江天南划船去篦子街,这一切都瞒不过苦作舟的眼睛。千峰师父向他作过交待,要他监视周秋韵的行动。刚才他尾随周秋韵夫妻,见他们买鱼,交谈,周秋韵去篾子街,江天南驾舟去追,这其中定有原因。苦作舟不敢怠慢,赶快回山向师父禀报。回山时,他蓦回首,有人潜伏于后,亦步亦趋。他监视周秋韵,却有人监视他。他要看个清楚,返身追去,那人闪入林中不见。他不敢久留,飞跑回凌云山。

庙宇堂皇、大殿巍峨、木楼古刹,在绿树掩映中,仿佛一切皆平静而祥和,善男信女们陆陆续续,虔虔诚诚正朝拜大佛。他们哪知一群鬼魅在大佛周围潜匿,跃跃欲试,剑拔弩张。

一场夺宝暗战快表面化了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