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第七章<<秋韵之死>>一小节  

2013-04-24 15:21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七章  秋韵之死

      ——在他身边活动着无数鬼魅,张牙舞爪.他还没来得及打听到图的下落,便摔死于大佛脚下,难道是自杀?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  一排褐色的楼房在朦胧月光下显得冷浸浸阴森森,梧桐树的阔叶纷纷坠落,又到了深秋时节.路口的电灯昏黄、暗淡、模糊,黑色的蝙蝠以闪电般的速度觅食,在捕食灯下游动的飞蛾和其它虫子。楼房黑黑的,连进入大门处也没灯光,黑洞洞的大门深不可测,象野兽张开的大口等待猎物自投罗网。楼为三层一底,只有最上一层有一间房内的灯开着。蓝剑平的峨眉山之行表面上他是胜利者,使得文智星处处被动,无计可施。然而他更忐忑不安,那个上官惠仙十分狡黠、老练、滴水不漏,为甚么去到千佛岩,只字未提。连去了四方坝──她睡在农民古老八的床上,也没说原因,问及此事,竟一笑了之。他斗得过文智星,略胜一酬,他却与上官惠仙交了个平手。还有山上出现的汉子,自称为高标。这人很值得怀疑!那晚蜡烛太暗,虽没看清,估计为同一个人。他是否就是失踪多年的江上月?

谜!要解开却又遮掩!杀机四伏!

他不能被动,得主动出击。不然,他是完不成上级给他的任务,还要成为千古罪人。他担负着很重的任务,感到力不从心。

走到大楼前,毫不犹豫地潜进。暗处有两名执勤的警察,正要阻拦,细看是兰科长,习惯性地举手敬礼,手还没放下,兰剑平早一阵风似的上了楼。这楼对他来说是太熟悉了。楼上那间房屋做啥用的他一清二楚。他用不着蹑手蹑脚,很快到达三楼。他不得不放慢脚步。怕磕绊着甚么惊动了古龙飞。从峨眉山回到大佛寺,恰好碰上有人专程给古龙飞送来一张纸条,只听古龙飞嘀咕一句:“妈的,要我回局里去。”看他那副神态,定有紧要事。兰剑平心领神会,古龙飞前脚走,他就后面跟。

他现在已来到局长室外面,门紧闭着,副窗上略为透出点灯光,他紧贴门从锁孔里向里面窥伺,看室内有些恍惚,不太清楚,但看清了古龙飞与另一个大块头正在室中密谈。估计只有他二人。屋里两人都吸烟,吞云吐雾。古龙飞是警察局长,平时飞扬跋扈,训惯下级,说话的声音收不小,花脸嗓子,粗声粗气,吊二郎当。今晚,他却坐得规规矩矩,说话低声下气,从种种迹象看,那大块头的职务比他高。可是,看不清面容,他又是谁呢?

屋本来就隔音,加上二人低声密谈,兰剑平耳朵再锐敏,精神虽集中,却枉费心机。除了听到几句骂人的“他妈的”、“×娘”以外,唯一听到的一句是“早弄到手”。大块头似乎很高兴声音大一些,沉缓而有穿透力。他听见“三二五”,是甚么?可能指的“三二五”师。古龙飞又问:“女人是谁?”大块头说“你别管”。下面的话更听不清。兰剑平的眼睛瞪的时间长,有些痛,这时,屋里响起脚步声,可能已经谈完,要出门,兰剑平如风驰电掣般跑到屋角去,那里有个桶专门装废纸之类的杂物。他立刻躲于桶后,门随之打开,伸出个头四面看看。只听古龙飞说句,“那个姓周的,”门又关上。姓周的很可能指周秋韵。他想再听听,好作出对策,刚要走出时下面二楼有人走来。原是两位机要秘书拿着“电文”走到局长室外,敲了三下门。里面的古龙飞问:“甚么事?”机要秘书回答:“急电。”门开成一条缝,古龙飞伸出手把电文拿去,机要秘书从原路而回,很快就下了楼。

蓝剑平再次走到门边,发现门没关。里面二人的头靠得很拢,在看电报。古龙飞摇头叹气:“妈的太复杂。”大块头说了些啥听不清。古龙飞补了句:“我没保证。”大块头好像发了火,只听说“抢时间”三字。蓝剑平把这些话连在一起想,似乎有些明白,中心问题离不开“藏宝图”。那大块头虽不知是谁,却暗中支配古龙飞。要他抓紧时机把图弄到手。古龙飞毫无进展,才有“复杂”,“我没保证”之类的话语。“电报”分不清是省厅发的还是发给大块头的,内容大概相同,主子却是两个。兰剑平坚信自己的分析能力,预测今后各方面的争夺会加剧。

他不敢再偷听,怕古飞龙发觉。他边下楼边想,还有一事不明,提到“姓周的”是啥意思?难道藏宝图真与周秋韵有关。

到楼下后,他大大咧咧向外走。“站住!”执勤的警察把蓝剑平带到旁边一间小屋,取出一个小本子,要蓝剑平在上面签字。那本子上印着何年何月何时来机要大楼,办何事。蓝剑平一看傻了眼,怎么能签呢?

那警察脸无表情,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。

“钱能通神,不妨试试,”蓝剑平心想,急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,笑容可掬地说:“老弟,费心,一点小意思,请收下。”他把钱往那人手上一递,掉转身子就走。

执勤警察没叫住他,想必已经“通融”。走过一排梧桐树,转进一条小通道。两旁有整整齐齐的夹道长青树,大半人高,因没有灯光,显得黑黑的,冷冷清清。他低头沉思,与古龙飞说话的大块头究竟是何人?搜索记忆,似乎见过他。很快来到自己寝室门前,开门进屋后立刻倒在床上。他疲倦已极。自从到了大佛寺山上,很少回到城里。任务在身,要眼观四面,耳听八方。该跟踪的要跟踪,再危险的地方也要去,实在太辛苦。但他又不能睡,要向组织写份报告,把这几天来的情况作扼要汇报,并要谈下一步如何工作。当他扭亮台灯,拿纸笔写字时,才发现自己的屋很凌乱,书柜里的每本书都被翻过,箱子里的衣服不是原样,他有习惯叠法,与众不同,当然瞒不过他的眼睛。还有诸如毛巾、手巾、袜子、手套等物,统统翻了个身,下面的翻上来,上面的弄下去。进一步看到床上也不能幸免,连垫床的棉絮都检查一遍,放还原处没铺平,有个角高高翘起。这说明:他已经被人怀疑,是个危险信号。

他坐在桌前,想理理纷乱的思绪,估计他们会对他怎样?会不会突然下毒手。

不会!那么为甚么要搜查他家呢?

也许,仅仅是怀疑的开始。

组织上很关心他,深入敌人心脏随时都有危险,要及时汇报。面对很意想不到的困难,他临危不惧,大智大勇,应付过去。他成了典型的两面派,吃曹操的饭干刘备的事。学会两种语言,口口声声要为党国效忠,矢志不移。古龙飞见他年青有为,并且对他唯命是听,于是亲手提拔他成为侦察科长,在争夺藏宝图中,派他驻守大佛寺。说明是相信他的,怎么会来突然搜查他的家?难道露了甚么破绽不成?!

一条黑影潜入他的窗下向内窥探。兰剑平很敏感,已经觉察到了,故意说道:“谁走错了地方,把我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?”黑影离去。

他不想写字,扭灭灯睡觉。他没管黑影去没去,并不妨害自己想问题。他被派到山上是一举两得,通过警察这个渠道可以打听到各派争斗的情况,防止狂徒借夺藏宝图炸掉大佛,保护文化瑰宝是组织上给他下的命令,必要时牺牲自己生命也在所不惜。工作很棘手,好多时候是虚与周旋,得到实质性的情报不多,工作进展很慢,成绩不显著,他有些沉不住气。好几个人物面目不清:周秋韵从海外归来的目的是啥?特别是上官惠仙,行动特别可疑。

迎春楼上她虽比较规矩,可是她单独一人去了铁牛门,周秋韵追赶被人撞伤;不明不白去后山坟场几次;最近更为活跃,从嘉州到千佛岩、从古老八处到峨眉山,虽没抓住她甚么,藏头却露尾巴。此人是危险人物。

在他头脑中排列的第二个人物是那条汉子,此人自称高标在大佛寺潜藏着。在峨眉山先后两次出现,目的何在?是否是传说已死的江洋大盗江上月,还有待证实。另外还有千峰,他是真和尚假和尚分不清。按理说他极有机会得到藏宝图。江上月说他有图后刚一天,周秋韵就出发去南洋。不久,江上月便失踪。千峰会不会杀了江上月夺去图?还有个耍猴的游方和尚白无忌,住入灵宝塔,非人非鬼?小猴干出许多人办不到的事,不能说他有问题,却有怀疑之处。文智星不必说,他的目的很明确,三二五师派他到山上就为了图嘛。保安副大队长啸天虎的出现,更推波助澜,他是出了名的亡命之徒,从来都是手狠心毒。

众多人物,无数“豪杰”,他要对付。最大的缺点是他没有同盟军,唯一的办法是各个击破。谈起来简单,要做到难上难,稍有不趁就会死无葬生之地,决不是危言耸听!

他想着想着竟渐入梦乡。朦胧之中他的房门被推开一条缝,有人往缝里张望,又电光火闪般把头缩回去。他猛地惊醒,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太大意,门没有关好。脚踏着甚么东西?是个信封。他捡来正欲开灯一看。蓦地,有人敲门。他理理衣服,不慌不忙地开门,一看,原来是古龙飞一个贴心,站立门外,皮笑肉不笑。

“老兰,你关在屋里做啥?黑洞洞的,”这人名冯连宾,外号人称老梭。(蛇的别名。)就是他送信给古龙飞,叫他快赶回来会一位要人。这家伙知道很多内情,对他要小心谨慎。

“我在睡觉,”蓝剑平回答。“老梭,进屋坐坐吗?你又去哪里吃得醉醺醺的?”

“人生在世,不外乎吃喝玩乐四个字……”他说得振振有词,“局长瞧得起我,请我喝了一杯。”

“局长请你一人?”兰剑平试探地问。

“还有一个特……特委会派来的……”老梭刚说了一句连忙咽住,立刻说头痛,要去睡觉,临走时他笑了笑,有些异样。蓝剑平瞧他远去急忙关门。把灯打开后,迫不及待地摸出信看。信上说:“事态发展令人担忧,必须火速上山。你已经被人怀疑,要格外小心。重点要留心上官惠仙,她可能是位听命于毛人凤的高级特务。山上遇见的汉子,可能是她的一个走卒……”

他匆匆烧掉信件,带上手枪,熄灯关门,四面一看没人,便在夜幕掩护下走出。

他走出警察局大门,与一戴博士帽的大个子擦肩而过。那人帽子戴得极低,只看见一张狞笑的大嘴。他是谁?从来没见过。啊,对了,好像就是与古龙飞秘谈的那个家伙?他还要去哪里呢?正想要跟踪,忽然发现身后有人。

他穿过大街,进入校场坝。在肖公嘴他出高价让老梢翁推船载他去篾子街。

下船后他回头看,幸好无人跟踪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