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之第四章三小节  

2013-04-01 15:50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夫妻感情已到破裂的边缘,再往坏处发展,一触即发,惠仙非与周秋韵离婚不可。不料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惠仙不但不去花秀莲处搓麻将,找精神寄托,而且不再坚持先调查千峰,同意丈夫对江上月是否还在人世作调查。周秋韵对女人感情上的一波三折习以为常。翌日,他突然想去麻浩,就是在凌云山与乌尤山之间,有许多罕见的汉代岩墓,是嘉州风物奇观。他问她去不去,是一般性的附带问一句,谁知一问她就说要去。这是好几天以来两人第一次统一行动。麻浩不远,可坐船去,也可以沿着凌云山去。此处有近三百座大大小小岩墓。有的深二十多米,宽十多米,高二十多米,在很坚硬的红石岩上刻有飞檐、瓦当、斗拱,飞禽走兽和人物形象的浮雕。最大的岩墓是一堂三穴,浮雕有荆轲刺秦,秦王与荆轲的造型很生动;还有挽马图,那匹马特别生动,一匹滚瓜溜圆的马四蹄生风,马尾都跑得飞起来,十分形象。其次还有宴乐图、辇图、门吏图、钓鱼图,以及佛像、朱雀等。岩墓中有石棺,有金银殉葬品。贵重之物早已失劫一空。周秋韵夫妻经洪川庙,沿着一条石径,穿过茂林修竹,顺着山势斜坡往下走,路两旁古树参天,曲折的虬枝伸向天空。他们走走停停,对一切都很有兴趣。山边长满野花,有的红于杜鹃,有的黄于秋菊,有的香于夏兰。向远处眺望,可看见苍苍莽莽、浩浩荡荡的青衣江,在峥嵘的山岩下流淌,消失于天际。真可谓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周秋韵不以物喜却以物悲,一去不复返的江流,使他想起二十年前,他与千峰和江上月载酒泛中流的情景,宛然如在目前。如今江山依旧,人事全非,怎不喟然长叹。

他在望江兴叹,后面出现个戴黑镜穿中山服的中年人。亦步亦趋,时走时停。他们要到麻浩之前,那人穿入林中岔道不见。

位于岷江东岸凌云南麓的岩墓已经出现在视线之内,周秋韵指给上官惠仙看惊叹道:“惠仙,古人真了不起,岩墓全在岩上凿成,留下尊贵的艺术品!”“不准动!”山道上顿时出现四个手持匕首的蒙面人,飞快向他们扑来,匕首架在他们颈上。“你们是干啥的,快说!”

“参观岩墓!”周秋韵竭力压制住心中的怒火,“你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拦截行人?”

“哈哈,”蒙面人大笑,“老子们还敢杀人!”

“杀人?”惠仙比那些人笑得更大声,然后止住笑说:“你们有几个脑袋,别惹姑奶奶生气,不然……”

“臭娘儿,还敢口出狂言!”

“蠢货快站开!”上官惠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腰间的手枪。“砰!”立刻击落天空一只飞鹰。众人目瞪口呆。惠仙拉着周秋韵朝河下走去,他们的身后传来那些人的议论:“你们记起没有?那女人就是击落大佛头上灵芝宝草的神枪手!”只要知道就好,惠仙也就脚步放慢,在河边沙地上徜佯。一支小船如箭一般驶来,靠岸。周秋韵问道:“有江团鱼没有?”

“有!你要出好价钱才卖,”姑娘的声音像银铃似的清脆,船头站着个天仙般的少女。

“客官请上船自己挑吧,”小伙子立于船尾,斜乜他们一眼,在试他的胆量如何。话音未落,上官惠仙一个箭步跳上船头,与女子并肩而立,如两朵并蒂莲。渔船只是微微有点颤动而已。这一对少男少女愣住了,想不到如此斯文而高贵的美妇人,有令人惊讶的功夫。

“你们是……”上官惠仙的意思分明是问他俩,是不是一对情人。她的话未说完,那女子笑着回话:“我们是兄妹!”但她脸上飞满红云。

周秋韵不敢上船,站在岸上:“请问贵姓。”

青年男子很直率,立刻回答:“我们姓江,我叫江天南,她叫江天柳。”

周秋韵喜悦兴奋文之情难以描绘,他端详他兄妹好一会,的确很像老友江上月,急问:“我向你们打听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江月,你们肯定知道。”

青年男子一愣,没有回答。女的接话:“我们往来江上,不知谁是江上月。客官,你们去别处打听吧。”这时,上官惠仙已选中两条江团和一条墨鱼,江天南麻利地用竹篦串起,递到她手上。付钱之后,她纵身一跳上船。船儿不摇不晃她稳稳地返立于岸上。船家惊叹,说刚才那位大姐功夫了得。

“你们真的不知江上月?”周秋韵以为夫人太张扬,他用和缓口气继续问道。

“哄你做甚!”还是女子回答。她边划船边使眼色给哥哥叫快离开。船儿掉转头,向乌尤山脚划去。正值午时,云淡风轻,阳光和煦。波光船影,水色山岚,秀丽迷人。远处绿影一堆,就是著名的乌尤寺。

船儿离去,周秋韵无限惘然。分明是老友一双儿女,却不肯说真话,相逢对面不相识,是有隐情还是怕惹麻烦?很可能有不少人前来探听过,逼问,威胁,使他们厌烦,甚至受到惊吓。他再想用甚么办法去探听呢?不然线索会断。

上官惠仙打断了他的思绪,问道:“秋韵,你不是说江团和墨鱼是美味么,买来咋吃?”

周秋韵心不在焉,随口道:“找个馆子,给他加工钱,不就成了。我们美美吃上一餐。”他接过鱼,来了兴致,侃侃而谈:“你瞧,这条确是墨鱼,上颔有个太极图,惠仙,看清没有?太极者,天地未分前的称呼也。《易经》说‘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。’不过,墨鱼头上的这图只有青衣江的墨鱼才有。相传东坡先生在凌云山东坡亭用功写字,洗笔在大佛脚,鱼吃洗墨水成了墨鱼。”

“我不懂太极图,更不懂八卦,”上官惠仙不以为然地说,“肚子饿了吃啥?吃八卦还是太极图?”周秋韵忙说:“我们坐船,去寻馆子。”河石坝现叫船,如同南洋叫出租车一样方便。二人坐在船舱里,稍公慢摇双桨,小船晃晃悠悠,约半个时辰,便到凌云山脚下,转过弯,便是篦子街,选个整洁而清静的饭馆,提着鱼走进去。

江天南划着渔船靠了岸,他要见周秋韵,弄清他父是死是活。但这一切都被万峰门徒苦作舟看在眼里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