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连载之隔第三章五小节  

2013-03-26 21:01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 

  上官惠仙得知周秋韵被自行车撞伤,送进了皇华台外国人办的红十字会医院,已经东方欲晓。她与周秋韵来城里出席茶话会,早在大陆旅馆订了上等房间。可她从铁牛门吃了豆腐脑后,迎春茶楼人去楼空。返回旅馆没有周秋韵的影踪,她四处打听才知他在医院里。

 她急急忙忙奔向红十字医院。

 路上,她头脑中浮现许多人影,那个高大的驼背人,不就是在坟场上看见的那个人吗?当初,老头子不是说要考验考验他吗,有好几次都失去与他联系的机会。可是老头子突然又叫他来联系,但因太为明显会造成别人的注视,联络不上,反而惹得周秋韵恼怒,也许还认为她与漂亮的男子私奔了呢?

  到了医院住院部,一问,知道周秋韵住在二楼十八号病房。他推门进去时周秋韵已经熟睡,安详地睡在床上,完全不像病人。她不忍心唤醒他,坐在床前耐心等待。

  过了好一阵,周秋韵翻了个身,趁这个机会,她轻轻地摇醒他,柔声说:“秋韵,我来了。”

  周秋韵睁大双眼,似乎不认识她。

“秋韵,你怎么了,是我,惠仙!”

“你……”周秋韵看着她很生气,若不是寻她,怎会被撞伤。“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?”

“我肚痛,进厕所后出来,你就不见。”她灵机一动,编造谎言。“你为啥不等我呀,叫我好找?”她的脸微微有些红,两只美丽的大眼充满了泪水,一副受委屈的样儿。

“你在说谎!”周秋韵仍然有些怀疑。

“我没有说谎,秋韵,请相信我!”

“你去了好长时间,难道我不清楚么?你当我是聋子、瞎子,”周秋韵余怒未息。

“我确实因为肚痛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周秋韵不想再争下去。

“好吧,等你出院再说,”上官惠仙仿佛有些生气,“反正这事说得清楚!”

“我从茶楼下来,文智星叫我坐他的车去大陆旅馆,我没有答应,”周秋韵口气转缓和。“我叫了一辆黄包车,坐到十字路口,我看见你独自一人朝铁牛门走去……”

“没有的事,你老眼昏花!”

“我当然是老眼昏花,”他又有些气愤。“还看见你背后有个人──他就是兰剑平!”

“兰剑平!”她暗暗吃了一惊?他怎么会认识兰剑平?难道跟踪他的就是兰剑平?“秋韵,你肯定看花眼睛,我没去过铁牛门。我出了茶楼,人基本上散尽,我就去了大陆旅馆。”

“你怎么不早来看我,”他又提出一个疑点。

“我人生地不熟,谁来告诉我?”上官惠仙还有满腹怨气。“你怎么不等等?是不是想甩掉我去那迎春院,你说!”这一招果然有效,周秋韵急得脸煞白,嘴嚅动好一阵不知所云。

上官惠仙满脸怒气,坐在旁边生闷气。

护士小姐进屋送药,惠仙问:“又给你们添麻烦了,护士小姐,他的伤厉害吗?”

“你们怎么让他独自乱跑,幸好是撞上自行车,如果是汽车还有命吗?”护士小姐是个饶舌的女人,爱絮絮聒聒。“这老头是你父亲吗?”

上官惠仙不置可否,十分尴尬。更为尴尬的是周秋韵。护士小姐大概已知端倪,不再问这问那,给了周秋韵几袋药片就去了别的病室。

“听见了吗?心里有啥想法?”

“当初是你缠着我!”周秋韵再揭老底。

他们谈话的时候,门外有人窃听。

护士小姐走来,那人躲开。她推开门嘱咐道:“记住吃药,安心养病,不要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护士瞟了上官惠仙一眼便很快离开。

周秋韵更显得烦躁不安:“你早迟会离开我的,这我知道,你太年轻,我们本不匹配。”

“是嘛,当初是一念之差!”上官惠仙说。“与其说是夫妻,不如说是朋友,你又何必把我盯紧,难道不可以睁只眼闭只眼……”

“我办不到……”他咆哮道。

门吱呀一声推开,进来的是文智星和花秀莲,还有千峰的高足无边客,三人齐崭崭地来探望。上官惠仙笑脸相迎,寒暄,让座。他们安慰周秋韵一番,叫安心养伤,如此而已。

“一点轻伤,没有啥了不起,”周秋韵说。“难为你们来看我,实在不敢当。”

接着是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,开始是无边客告辞,过后是花秀莲。文智星多担搁一些时候。他走时,上官惠仙主动要送他一送。

“惠仙,我总感到有些奇怪,”文智星边走边说,态度满认真。“好像你们知道甚么秘密,有人说想害你们,就说昨晚……”

“你发现了甚么?”上官惠仙瞟他一眼,流露出明显好感。“你就直截了当地告诉我。”

“我也说不清楚,你们来大佛寺这段时间,我亲自看见有人在你们住处窥伺。昨晚,你好像去了铁牛门,就有人紧紧在后跟踪。”

“我看你疑心太重!”上官惠仙格格一笑。“昨晚我从厕所里出来,就不见你们,对了,秋韵说你叫他坐你的车,他谢绝了。你怎么知道我去了铁牛门,难道你在跟踪?”

“不,”文智星矢口否认,“我是估计……”

“你……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“你很美!”文智星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我对你很有好感,”两人边说边走,已到了医院门口。文智星听女人剖露心曲,心荡神驰,不想马上离开,他想再听她说甚么。

女人嫣然一笑。“智星,你要对我说实话。”

“你要我说甚么?”文智星急问。

“谁在跟踪?”她双目直视激动的他。

“我不知道?”文智星虚晃一枪。

突然,有人大叫:“十八号病房出事了!”

上官惠仙大惊,两人转身向病室跑去。

“如何,你还不信?”文智星对上官惠仙说。只见病室里挤满了人,护士把周秋韵从床上抬上急救车,准备送往急救观察室。

“出了甚么事?”她问。

“谁是他夫人?”高个子大夫问。

“我,”她回答,“出了甚么事?”

“你才到?”大夫问得好奇怪。

“不,我刚才送人出去。”

“刚出去?”大夫很怀疑。“一个人吗?”

“不,我就送的这位先生,他是三二五师少校参谋,走的时候好好的,怎么……”

周秋韵脸色苍白,昏迷不醒。

“他吃了高效安眠药,得赶快抢救,不然有生命危险。其它事以后再说罢。”

她与文智星眼睁睁看着大夫把周秋韵推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