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连载之第三章三小节  

2013-03-24 20:36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远远望去,迎春茶楼灯火辉煌。

茶楼四周,布满警察。行人不准靠近,卖纸烟瓜子的小贩叫嚷着走来,被警察喝住。小贩们嘟哝着走开,往日他们要到楼上卖,赚钱。

楼上,陈寿荣正提神贯气地讲话:

“诸公,国事维艰,战乱不止。共产党已大举进犯西南,国军连连失利,蒋委员长电告王省主席,四川是很重要的战略要地,党政军与各界人士要精诚团结,共度难关……我们嘉州,表面平静,共产党地下活动十分猖獗,令人头痛,昨天还查封了《蜀南晚报》,那是共党办的,正大造反支与论呀!兄弟今晚来迟一步,就因上峰又来指令,成都方向来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,情报部门告知,必是匪类无疑,潜来乐山,图谋不轨,我们要严加防范。地方各界不要扯皮,要精诚团结,千万要以大局为重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道理最明显不过。我们的前任刘仁庵先生原准备把烟禁绝,扫荡两边,浩荡东征,士气何足!但终因各自为政,自相残杀,以失败告终。中国人就是这样一盘散沙,捏不拢来……兄弟我没有刘先生之魄力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希望诸公拉兄弟一把……”他扫视大家一眼,颇为满意。副官递上烟,打燃火。陈寿荣叼着烟,轻松地向空中吐出一圈烟圈,接着讲:“今晚的茶话会,是我提议召开的,嘉州几位司令都来了吧?”有人立刻回答,说韩司令没有到,他问为何不到,有甚么事,有人回答说病了。

“是不是昨晚去剧场里冒了风寒呀?”陈寿荣老老实实地开玩笑,别人没回过神来他先嘿嘿一笑。“黄司令、胡司令,现在要仰仗你们,搜捕共党刘列平之党羽,维持社会治安,兴利除弊,要靠你们多多出力……”说罢,又拱拱手。

黄占春、胡一回敬一个军礼,表示答谢。陈寿荣在人群中发现刘文,指着他说:“刘副官,你一定要转告韩司令,王省主席在电话上提到他,希望他多为党国效力,力挽狂澜。几位司令──鄙人兼保安司令,有责任维持好社会秩序,保障百姓安居乐业……”

刘文脸上没有表情,冷漠地听他讲话。

啸天虎心不在焉。陈寿荣一贯不把他放在眼里,他口口声声称的是几位司令,没有提到他,他自称也是司令。所有黑道中人,青帮红帮和袍哥,谁不听他啸天虎的,他在心里骂了句“妈的”却又去想藏宝图这件事去了。他偷偷地瞟了周秋韵几眼,总认为他与江上月、千峰是好友,图的情况定一清二楚。

陈寿荣嗓子讲沙,口干舌燥,总称停止。他要大家自由漫谈,见仁见智。有啥看法和意见尽管讲,不要怕,茶话会嘛本质上就是吹牛、冲壳子和摆龙门阵。他如此一说,大家情绪要活跃一些。几位阔佬、油盐帮、绸缎行的经理董事们,哪敢说三道四,只能歌颂专员治下的功勋,达到肉麻的地步,把个陈寿荣心子尖尖都说舒服。黄占春与胡一相官很老,不苟言笑。县长王玉明,是个知识分子,胆小怕事,没有后台作靠山,说话分外小心谨慎,他只谈了几条鸡毛蒜皮的事,不伤大雅。陈寿荣不管谁说话,都装作用心听的样儿,面带微笑,时时点头,礼贤下士,很有风度。其他人看见黄占春、胡一、刘文在场,本来要向专员控诉丘八们横行不法,走私贩毒、奸淫估霸行为,只好缄口不谈,得罪了他们,吃不完兜着走,今后遇上的麻烦更多。接着是特委会罗君淮汇报共党活动情况,古龙飞谈治安情况,赵菊人谈金融情况,都是官样文章,报喜不报忧

楼上正热闹,楼下很清静。警察与士兵为首长安全,荷弹实枪站岗放哨,加强防范。

茶楼对面是一个巷口,可通校场坝。自从辛亥革命推翻了宣统皇帝后,校场坝没用处,老百姓你占一块,他占一处,修起高高矮矮,自由发挥的各式民房。迎春茶楼对着的那巷子走穿就是新建的“街道”,黑黑的没有一丝灯光。街口处,有一身材高大,背微微有些佝偻的人,正在压低头上的博士帽。只看见他的大嘴里叼着烟,眼睛与鼻子都看不清楚,他倚着电线杆子,似乎在等谁。可能又不是。他从胸口处摸出一只手枪,推上子弹,眯着眼睛瞄准茶楼,更像一名杀手,要暗杀正在茶楼上的某一个人。谁家的楼口飘来“何日君再来”的歌声,使他的心更烦躁。有个影子似的女人悄悄向他走来,他恶狠狠地盯住她,仿佛要把她撕碎。女人离他还有几步远,停下,曼声曼气地说:“客官,想快乐吗?”那人厉声却低喝:“滚开!”女人唾了一口走开。“小尼姑年方二八……”飘散伊伊呀呀的声音,在朦胧夜色中消失。而楼上还在“茶话”。

陈寿荣忽然问古龙飞:“吴升平旁边那人是谁?我怎么没有见过?”古龙飞悄声对陈寿荣说:“他名周秋韵,是从南洋归来的商人。”

周秋韵当然看在眼里,下意识地看旁边他夫人一眼,因为多数投来的眼光都可能停留在上官惠仙身上。他不由大吃一惊,上官惠仙不知在甚么时候已经离开。他有种不祥的感觉,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呢?他已经没有耐心再坐下去,急忙挤出,撩起门帘问堂倌,厕所在甚么地方,堂倌说在楼下。他慌忙下楼,在厕所外面等了许久,不见一点动静。两个进女厕所出来的女人好奇地瞟他一眼,弄得他脸上火辣辣的,他怕别人说他“老不正经。”

“在找你夫人吗?”有人在他肩上轻轻拍一下,回头看去,是白面书生文智星,他们曾见过面,不用多作介绍。周秋韵默默地点点头,他对文智星鬼鬼祟祟的样儿,心里很泼烦,这人为啥这样注意他夫人呢?不想吃锅巴挨灶?

“你两个在嘀咕啥?”啸天虎进厕所出来问道,“有啥好事说出来大家听听。”

“没有说甚么?”文智星掩饰过去,啸天虎冷笑几声,“笃笃”上楼而去。

“周先生,你发现一个秘密没有,有一人同时消失,”文智星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气。

“你这是啥意思?”周秋韵有些恼怒。

“决无歹意,周先生,”文智星面带嘲笑说。“夫人走后,警察局的兰剑平也不见。”

“这……”周秋韵脸煞时变得苍白。

楼上。陈寿荣宣布散会,祝大家晚安。文智星拉周秋韵走到背静处,等众人陆陆续续先下楼离开。周秋韵说上官惠仙可能去了她表姐家,文智星知道这是遮掩之词,不便再追问。周秋韵说他要在大陆旅馆住上一夜,明天再回大佛寺。文智星偏要送他一送,周秋韵摇摇头,说他临时去惠仙表姐处看看。文智星告辞,坐上师部的吉普车开走。周秋韵真的想去惠仙表姐家去看看,可记不清门牌号数,又不便挨门挨户去询问,只好叫来一辆黄包车,说了声“去大陆旅馆”便坐上去。车夫拉着他跑了半条街,忽然在街口处,晃见一女人埋头急走,不是上官惠仙又是谁?她还要去何处?更使周秋韵惊讶的是她后面跟着一个男人,他仔细一看是兰剑平。他急叫停车。车夫不明白他要干甚么,瞪大双眼看着他。周秋韵不作解释,给了车夫几张钞票后,向上官惠仙追去,那知一辆自行车飞奔驰来,恰好把周秋韵撞倒在地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