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<<大佛烟云>>连载第一章四小节  

2013-03-17 17:31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 

“哈哈!请坐请坐!”高而瘦的千峰见周秋韵来访,实属意料中事,热情地打招呼。

两位从前的老朋友注视着、端详着,心潮滚滚,思绪万千。当年周秋韵离乡出走,正是壮年,身强体壮,然而现在眼角布满皱纹,时光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印记。千峰的变化在于须眉皆白。就其精神而言,周秋韵比不上千峰,是因为一位从商,耗废心血,一位当和尚,跳出三界,不在五行,超凡脱俗,思想单纯?到底是甚么原因呢?两位老友心情都很激动,拥抱之后,千峰边声叫“请坐。”

旁边的上官惠仙没有对往事的回忆,动不了感情。对千峰很陌生。她冷冷地但又不失礼貌地给千峰打招呼。不时四处打量,这是藏经楼上第七层,屋里堆满经书,想必千峰就在此诵经和休息。这么枯燥的生活如何过……

千峰与周秋韵仍没有说话。

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谈起。

相隔甚久,突然归来,千峰精神上没有准备。周秋韵回嘉州没先来拜访,若不是那日上官惠仙大显身手,千峰还不知老友已归来。宾主入座多时,千峰才叫自己的门徒高足苦作舟与无边客将茶泡好。两徒弟热情地说了声“请”便肃立两旁。周秋韵离乡多年,许久没吃到家乡的茉莉香茶,急忙呷上一口,对上官惠仙说道:“惠仙,此茶味道如何?”

上官惠仙莞尔微笑,立刻抿上一口,尖声叫道:“好香好香,我还是头一次吃如此香的茶哩。”不知茶是真的“好香,”还是免扫丈夫和主人的兴?且不去管它。周秋韵接连呷上数口,苦作舟渗上开水。千峰始终面带微笑,看着老友。他没有瞥过上官惠仙一眼,使得她有些不快,仿佛在千峰眼中不曾有她一样。

千峰见周秋韵吃了三道茶,才开口问道:“老兄回家是长住还是短留?或是有他事……”

“我暂时也定不了,”周秋韵把眼光投向上官惠仙,意思是夫人才能做主。哪知惠仙并不理会,只顾喝她的茶。万峰嘿嘿一笑:“秋韵,你真好福气!”

周秋韵颇为有些得意,侃侃而谈:“说来话长呀!惠仙幼年父母早逝,十七岁孤身一人到南洋闯荡。总算有缘,与我相识,她刚刚满二十二岁就与我结婚……”周秋韵似乎有些得意。夫人既年青又美貌,男人往往为此而骄傲自豪,更何况惠仙岁数小一大半。

“秋韵,你真有艳福!”千峰重复已经说过的话,语调和表情都没有多大的变化。

惠仙粉脸绯红,不知是羞涩还是激动。她斜视千峰一眼,心里嘀咕道:“这和尚好生奇怪,他为甚么不正眼看我?装模作样,表示自己不贪恋女色还是小视于我?”

“秋韵二十年前一别,我朝夕都在想念于你,听说你在南洋找了钱,成了富翁,是吗?”

“大师所方言极是,”上官惠仙没等丈夫回答插话道。“现在的周秋韵已经不是当年的周秋韵。”

千峰双眉微蹙,反问:“为甚么?”

“他已腰缠万贯!”上官惠仙不无嘲讽地说。

“别听惠仙瞎吹,徒有虚名,”周秋韵急忙伸辩。“南洋华人很多,穷的可不少。”

“秋韵,你放心吧,我不会化你的缘,”千峰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。“人有诚心神有感应,我们佛教讲的是诚心。心诚则灵嘛!募化要自愿,我们大佛寺有这条规矩!”

“当然当然,”周秋韵附和道。“我并非百万富翁,但也要为家乡佛寺尽棉薄之力,自愿募化,具体数字等以后再定。今日是会老友,叙友情。千峰,江上月住在哪里,知道吗?”

千峰脸色大变,摇了摇头。

“怎么?你不知道?”周秋韵急问。

“不,江上月已经作古了!”千峰的声音极为低沉,这在周秋韵听来如雷贯耳,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们三个朋友中,江上月又高又大,身体很结实,每日吃饭是平常人的几倍。力大无穷,好提刀弄棒,很多人十分畏惧于他,怎么他就死去,怎不叫他悚然。

“他真的已死?”周秋韵仍不放过追问道。

“早已作古!”千峰回答。语调犹如诵经,脸色已恢复正常。“人总是要死的,有甚么奇怪?当初我听人说很想不通,好好的江上月为啥突然会死?不过对他来说,死了更好。”

千峰最后一句无疑又引起周秋韵大吃一惊。三位好友,感情深厚,为甚么“死了更好?”

“不是说你们同江上月是好友么?”周秋韵还没有发问,夫人上官惠仙有意问道:“大师请讲讲,他是怎样死的好吗?”

千峰不想再说,搪塞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周秋韵反问:“那你为啥说‘死了更好’呢?”

“因为他是江洋大盗!”千峰说话时两眼射出异样的光芒,语调大变。“秋韵,这些你不是不知道,为啥还来问我?!”

“他确是江洋大盗,”周秋韵说。“不过……”

“这就对了嘛!”千峰表情回复自然。

“他被官府砍了头?还是强中更有强中手,黑吃黑时被别人害死?”上官惠仙太好奇,她根据千峰说的情况作了进一步的推测。

“江洋大盗必定暴死!”千峰回答。

周秋韵看了千峰一眼想从他脸上的表情来判断他说话的真实含意。千峰避开他的目光,半闭上眼睛,一付漠然置之的神态。

上官惠仙感到有些蹊跷,周秋韵曾淡淡向她提起过江上月,说他们三人如何如何的好。他离开嘉州远涉重洋时,江上月与千峰还洒泪而别,依依不舍。回到嘉州后,她感到情况大变。先是周秋韵不想来见老友千峰,经不住再三催促,周秋韵才答应。而千峰却不冷不热,不像曾是老友的模样。至于说到江上月,周秋韵劲头很足,充满了感情。千峰却躲躲闪闪,支支吾吾,似有难言之隐。她已感到他三人中有非常微妙的隐秘,其中涉及到江上月,是关键中的关键。是否与那张被争夺的藏宝图有关?

果然,周秋韵问道:“千峰,我想再问你一件事,不知该不该问……”周秋韵欲言又止,想从千峰脸上的表情去寻找答案。千峰虽不想旧事重提,又不好硬性阻止,只好说:“你我从前情同手足,比亲兄弟还亲,不应该因为你离开二十载情感分生,你有啥事尽管说吧。”

“关于藏宝图的事,我记得……”

“你从国外回来就为这事?”千峰脸色严峻,笑意完全消失,两眼充满敌意。

“千峰,我仅仅随便问问而已,”周秋韵不想剑拔弩张,他干笑两声,故作轻松。

“这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!”千峰已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,口气缓和地说。“或许有藏宝图,或许没有,何必追究?我是出家人财宝对我毫无用处。老兄,我劝你把钱财看淡一些。不义之财勿取,贪婪必招致祸事。”

“千峰,感谢你的提醒与告诫,只是话好说,要做到很艰难。”周秋韵并不着急,说话软中带硬,“海外华人都知道有张藏宝图,老兄你反而不知道,这不可能吧……”

“阿弥陀佛!”千峰以退为进,念起口头禅:“藏宝之事,请不要再问老衲。”

这些话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完全置于陌生地位。千峰干脆闭上双眼,大有再不开口之意。

“千峰,我并不想为难你,你不知道就算了。江上月住在何处,你总该知道吧!”

上官惠仙听见丈夫转向江上月,两眼炯炯。

“江上月?”千峰有些愠怒。“我不是已经说过,他已经死了吗?还问他做啥?”

“他是如何死的你还未告诉我?”

“秋韵,你不必来缠我,”千峰显得很不耐烦。“我早就说过我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”

“他的死肯定与藏宝图有关!”上官惠仙又杀来横枪,她要看千峰是何反应。

千峰白了她一眼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是一种推测罢了,”她哈哈大笑,弄得千峰很难为情。“大师何必当真?!”

“你……!”千峰忿忿,怒目而视。“我劝你们不要自寻烦恼!阿弥陀佛!善哉!”

“我们是多年老友,难道问有罪否?”

“你问他的死因还是问藏宝图下落?”千峰陡然一转,这两个问题他曾拒绝回答。

“他家在哪里?有甚么人。”

“有儿女各一人,但行踪不定。”

“哗啦!”顽皮的猴子从梁上跳到书桌上,两只小眼睛骨碌碌地转动,嘴上吱吱大叫。

“你养的小东西?”周秋韵感兴趣地问。他记起了在天王殿有人跟踪他们,猴子突然出现,引起一阵混乱,才把尾巴甩掉。

“不,是一个游方和尚养的。这小东西时常来耍,我就给它一点饭吃,它就更调皮。”千峰挥挥手,猴子几纵几跳就不见。“你两个就在此用了斋饭再走吧。”

这无异于下逐客令。“不麻烦大师!”上官惠仙立刻替丈夫作了回答,起身要走。

“我也不挽留你们,欢迎再来叙谈。”千峰两个门徒见师父这样讲,走到前面去把门推开,满面笑容,双手合十,大有送客之意。

千峰只站在楼口与他们作别,态度很冷淡,周秋韵心里不是滋味。原来热情诚恳的千峰性格大变,对老朋友十分冷漠,不近人情。特别是对江上月的态度,使他更加气愤。江上月身强体壮,又没遇祸事怎么会突然死去?如何死的千峰闭而不谈,言不由衷。

江上月如果真已死去,与千峰的关系很大。周秋韵满腹狐疑,悻悻地离开藏经楼。

有人眼睁睁目送周秋韵夫妇离去。

楼上是千峰及其门徒苦作舟、无边客。

楼下不远阴暗处。那个窥祠他们的人看不清楚面目。一石击水引起无数涟漪。提起藏宝图千峰为啥惊惊惶惶?周秋韵对千峰很有怀疑,但对他持怀疑态度当然还大有人在。这些人想干甚么?

周秋韵心情很沉痛,老友一个已死,一个冷若冰霜。上官惠仙关切地问:“秋韵,你不要着急,事情真相会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
“一定要把江上月之死弄明白!”周秋韵下定了决心,狠狠地说。“惠仙,你说呢?”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弄明白与否有何意义?”上官惠仙有她独到的想法。“还是集中精力寻找藏宝图的好。秋韵,你说对吗?”

“我想江上月之死定与藏宝图有密切的关系,”周秋韵成竹在胸,有自己的主张。“他有一双儿女,不愁寻不到蛛丝马迹。”

上官惠仙没有再说甚么。她看着远处和天空,乌云像受惊狂奔的野马,在天空中任意驰骋。陡然间,高高的苍穹仿佛裂开一条口子,无数条银蛇在跳动……惊雷以迅猛的速度夹着眩目的白光,向人们头顶和房屋劈下来……

林间闪着莹莹鬼火。天地之间逐渐朦胧。

电闪中,现出无数人影鬼影,躲闪不及,全部暴露于荒野。周秋韵对上官惠仙说:“我的头很痛,想去睡觉,快走吧!”

上官惠仙没有说话,只冷笑数声。

“哇哇!”寒惨人的猫头鹰得意地哀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第一章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