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《小人物》选登-----冯大全  

2013-02-20 17:45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仁寿县出人才,石鲁和冯建吴都是仁寿人,成了全国有名的画家。我还知道,仁寿出将军,出政治家,出地质学家,出金融专家。还知道宋代出了个著名宰相叫虞允文;近年出了个“草鞋书记”老杨,他们是道地仁寿人。我不是研究人才学的,仁寿过去这么穷的地方,为什么会出那么多的人才?仁寿的高中生也争气,山沟里考上大学的穷学生相当多。是不是有“穷则思变”的原因!

我因工作关系,接触到仁寿某文艺团体的人较多,时间较长。发现从领导到一般人员,个个能说会道。艺术家们不但没上过中学、大学,甚至大多数只读过小学,但人人会说,凡事都能讲出道理。当然学那行说那行,说不上三句话就离不开本行。他们能演、能唱、能做(动作)、能打(武功)。遗憾的是,不能将实践上升为理论罢了。可是冯大全是异类,他虽然是演员,却有文化,写得一手好字,能编剧本,而且讲话有条有理,引经据典,滔滔不绝。

有次我们一行四人去上海观摩戏剧调演。途中他与同行的一位女同志争论,发展到争吵,但很文雅,不说粗鲁话。他说了一句“我什么人都不怕!”算是最重的。这句话把这女同志镇住,也使我惊讶。啥意思弄不懂!后来问他,开始他不讲,说涉及政治,又补充说,涉及省上某个主要领导人。好家伙,太离谱。尽管他说话转弯抹角,藏头露尾,我还是听懂了。当时县上两位主要领导人,各有一条线,各有背景。他跟其中一个,成了红人。若不是文化大革命爆发,他当啥演员编剧嘛!当仁寿某区区长去了,政治前途看好,可惜他跟错了人。另一个得势,他官没作成,还差点吃官司,弄得灰溜溜的,从此一蹶不振。我想仅管你有不凡的经历,仅管你受了莫大委屈,在同行的女同志面前扯得那么宽、提那么大劲干啥?我怀疑冯大全是否受过刺激,脑子有毛病?

否!据我较长时间观察,冯大全脑子绝对没有问题。

到了文革后期,失势的这位领导,有耐性,有眼光,不管其他,不受干扰,只抓生产。他头戴着草帽,脚穿上草鞋,翻山越岭,去捡查督促生产去了。由于他的实干和适时,符合当时流行“抓革命、促生产”的口号精神,升上去了。可是仿佛将他忘了,没带他走。冯大全更为倒霉,不满意他的人变本加厉地整他。

“说你有男女问题,是吗?”

“男女问题好多人都有,比我严重得多的大有人在!他们不但都安然无恙,而且还官运亨通。”

这不能不说是事实。有人偷嘴十次都没有被发现。有的只有一次就被抓住。

冯大全就是后一类,属于笨人干傻事。

话又说回来,我们在上海期间晚上没事,就听冯大全讲他的过去,以泄他胸中的怨气、冤气,以满足我的好奇。他很直爽,干脆,并不遮掩。旧话重提,我问:“说你有男女问题,你也承认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什么男女问题?就是被一个女人缠住的故事嘛,听我慢慢讲……”他断断续续讲了很长时间,我概括成如下情节:“有次开完会,尽都散去,一个女人不走。冯问她:“还有啥事”,女人回答,“没啥事”。冯诧异,“那你咋不走……”走刚说出,那女人笑了笑说:“我擅长按摩,团长辛苦劳累,按摩可以帮你恢复疲劳。”冯还没反应过来,愣住,女人扑上前来将他按倒……有一次就有第二次。那女人心计深,有准备而来,轻而易举把他降伏。两人不但在团内勾勾搭搭,如胶似漆,更有甚者,冯出差去成都,他前脚走,女人后面跟。住旅馆,双宿双飞,不亦乐乎。他们太胆大,忘了生活在文艺团体中,人人一踩十二头翘,个个背后都长眼睛。这个女人没文化,更没修养,又贪得无厌,勾上老冯为的要夺剧团财务大权,会计出纳一个人当,为此他设计将团长老冯拖下水。而冯大全却是好色之徒,两人一拍即合。好了,鱼儿上了钩上了!被钩就得受女人制约。原来女人欠了剧团一大笔款,要老冯一笔勾销,当然这是暗中进行的事,虽难,暂时没人知道。可是这女人得步进尺,在老冯不在时,野心大暴露,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在乱搞,居然赤膊上阵,替老冯行使职权,这问题就大了。群众由猜测到肯定,老冯与这女人定有不正当关系,小小财务人员竟才敢如此跋扈,放肆!

冯大全贪色,注定要栽在女人手里。几回偷情,几番欢娱,代价十分沉重,教训十分深刻!不要相信什么“英雄难过美人关” !有人曾说过:“别人打不倒自己,而是自己打倒自己。”冯大全明白了但为时已晚。

由于他曾经卷入一场权力斗争,在量刑时,又添一条罪,称冯乱搞的是与军人家属。这是真的吗?我问冯,冯说与女人发生关系时,她还没结婚。反正这不重要,要害你总会找到借口的。老冯被开除党藉。坐牢仅两年就提前释放,仍然回剧团工作当编剧。老冯在这期间,四处呼冤枉。那位青睐过他又居高位的领导,也知他冤枉,但没出面救他。同行们和他交往,似乎都不认为他“犯过错误”。

以后我们很少见面了,据知情人讲,他与老婆离了婚。他老婆我见过,太一般了。可是这太一般了的女人干出非常不一般的事,大名还上了《法制报》。据说她卷进了一桩大案里去,到底如何,因与本文无关,就不用赘述。

老冯曾是演员,转行当编剧得天独厚。他写戏高产,传统戏中台词他记得太多,略加改动移进新写的剧中,走了条捷径。他写过一出《鞭督邮》参加过省文化厅举办的调演,并获奖。我们这次上海之行,正由于他获过奖,我们才在一起。除了那次与同行女同志争执,闹了点小不愉快,以后基本上是愉快的。在上海,若不说普通话简直寸步难行。他带头说,问路由他问。一天晚上,我们在上海戏剧学院看戏回颃旅馆,走错了路。他相官老,不惊诧,叫他去问路。因为夜深,过往行人少,好不容易盼来一个人,他赶快迎了上去:“老大爷,‘ 愚人路 ’咋走?” 老大爷知道只有“愚园路”哪来的“愚人路”?加上他的腔调有点儿怪,像唱戏,老大爷只当遇上坏人,扭头就跑了!这成了笑话。

由于在上海一个月,天天学说普通话,经常跑调艺。到了后期,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中文还是外文,严重到互相间说话都不知所云,真是苦也!我们一回到成都,心情太好了,笫一句话就是:“别装了,还是说四川话吧!”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