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《小人物》选登------团长难当  

2013-02-19 09:14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吴秦火是县川剧团的末任团长。

解放初期,因他读过两年私塾,会写毛笔字,加上成份贫农,当上村文书。不久升任村长,再后调到区上当小学教师,以后由教师而主任而校长。因搞教育有成绩,曾代表县上光荣地出席全国群英会。

这是他人生中最光辉一页,可是不久却接到一项风马牛不相关的任命,调他去川剧团任团长。吴秦火这辈字最大的优点是服从领导,甘作驯服工具,而且尝到甜头。他心里明白,他没有半颗艺术细胞,不懂行难以胜任。但还是他绝对地服从,不讲价钱,永远保持好干部的形象。

组织上决定他去当剧团团长也不是“乱点鸳鸯谱”,领导的想法是:剧团是花花世界,男女关系问题复杂,需要一个相貌既不出众,艺术细胞又少,说话粗声粗气,而且行为方式古板的人去管剧团,才能避免闹出风流事儿来。基于以上原因,在干部中挑来选去,就非吴秦火莫属了。

说句天地良心的话, 吴秦火相貌并不丑。但是,头发少而秃,破坏了整体形象的和谐。然而,更糟糕的是:他还不修边幅,一年四季都穿蓝色中山服,四个兜里有两个常常胀鼓鼓的,里面塞满叶子烟。他走到哪里,烟味带到哪里,好处是夏天蚊子再多他都不用怕。

吴团长不愧是农民的儿子,没忘记保持劳动人民本色。剧团有许多空地荒着,他为之惋惜,自己带头开荒种蔬菜,伙食团从此少买菜。上山下乡他挑上行李还嫌轻了,就帮公家带道具。他最见不惯谁扭扭捏捏,作风拖拖拉拉。凡有女演员向他反映问题,白天他还稳得住,晚上有女人来他就虚火,仿佛人家非要拉他这位革命干部下水不可。

除了不好女色和生活简朴是他优点,他的缺点也不少。吸叶子烟算一个,食量大也算一个。当时干部每月定量二十五斤,每月他起码要吃四十斤。.咋办?他是清“官”,演员送他粮票他不收,伙食团老杨多舀饭“行贿” 他不受。但饿肚子难受他不干!于是他叫在农村的老婆多拿洋竽、红苕、包谷来,他用来加在饭里吃,这才解决肚子不饱的大问题。

那时社会风气良好,绝大多数干部都清廉,两袖清风,因而吴秦火的好品德没有受到上级机关的重视。一位干部若要组织上重视,主要看是不是政治上有一套,业务上有一手。他刚调到剧团时,讲了几次话,仿佛是老师在对小学生讲课。讲来不着边际,而且土语太多。比如,票售完了一般说“满座”,他不这样说。他说“幺姑娘的姐姐——满满”。这是当地的歇后语。又比如,他批评有的人把私利看得太重,就说你们“不要屙尿擤鼻子——两头逮倒”!使得女演员们面红耳赤,尴尬得很。

剧团排演什么戏,由谁来排?他完全没有发言权,大权旁落,导演职权过大。演戏时众人有事做,只有他一人无事可干,他闲不惯耍不来。他这里看看,那里走走,他成了可有可无的闲人。他想不能白拿人民的钱,一定得做事,他打定主意选择做了两件事:放扩音机和拉大幕。

放扩音机很简单,打开开关就成。拉大幕就不那么简单了!各出戏开幕和闭幕虽大同小异,但各有微小的区别。要听导演的,不能出错,错了就会破坏整个戏的完整。他记不踏实,可他又不问,问别人怕笑话,就不懂装懂。他出错还在于经常看戏入迷,他喜欢看丑角装怪,看到高兴处,他首先笑得前仰后合,哪里还记得拉幕。当然,吴团长成为戏迷也有一点好处,演员必须认真,这场戏咋演,下场戏也要咋演,你麻不了他,哄不了他。比如,黄老五演《刘四姐》中的侯七,按规定在“下山”一场表演(他称为装怪)共计八分钟。他在幕后看时间,小黄这次只演了七分零五十秒,不行!周文明在《江姐》里演警察局长,按规定表演(他认为也是装怪)十分钟,要把他逗笑、逗乐他才拉幕。以后导演向上面汇报,请吴团长当他的团长,抓他的政治工作,不要“干涉”业务,他才不拉幕了。但他仍闲不惯,叫派他个角色,让他也去体验体验上台的滋味。他形象太差,当解放军、八路军或好人不行,导演就派他当个匪兵、特务或坏人之类。

吴秦火在位期间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爆发了。他十分认真、卖力,曾主持揪斗所谓的 “牛鬼蛇神”。可他自己也没逃脱被整的命运,被造反派打成了“走资派”。他掌管多年的、具有象征权力的“印”被夺走,寝室被占去,作了造反派办公室。斗争他时,他紧张得要命,手脚失措。他迷感不解,他是不贪、不腐、工作兢兢业业的好干部,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经过九死一生之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这场劫难才宣告结束。他虽官复原职,但快退休了,子女五个一个也没弄出农村。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,求他想办去法解决一个,将来他们才有靠。他不干,老婆发火,决心断他的洋芋、红苕、包谷,他怕最挨饿,于是勉强答应。时逢剧团招生,他打算让形象好一点的幺女来报考。演员中的多数同情他,认为他幺女差一点也可录取。谁知有人告了状,说他“开后门”,属违法乱纪!吴秦火一辈子老老实实干工作,清清白白当领导,反被人告了,坏了他一世清名,气得吐血,不久便离开人世。

他本不应有如此结局,偏偏就是如此结局。他不是搞文艺工作的料,偏偏叫他搞文艺工作。谁之错,岂不明显吗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