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传奇<<荒园情魅>>第十二章二小节  

2013-12-19 16:3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 琴妹埋葬了心爱的男人文诗韵后,心中虽无牵无挂,但是却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。她恨,恨豺狼当道,坏人得势,好人遭殃。谁杀了她姐,又是谁夺走文诗韵的命?而她竟安然无恙!是巧合,还是有人特意作的安排?更不能理解的是那杀人凶手,却自杀了!她下决心定要解开这个谜.。

她最后看了一眼那个黄土堆,是文诗韵的新坟。天高地迥,宇宙无垠,人多渺小生命,生命是何等脆弱!“诗韵,我要走了。只要我还在人世间,三月清明七月半,我就会来看你。假若我遇到危险不能来,你要原谅我。你就自己安息吧!你这样的好人,天堂里会有人和你作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远处树林里,闪着一双如野兽般的眼睛,有人等了她多时!一切都是幕后那人的意思:杀男留女!幕后人是他们的主子,有钱有势,什么都不缺,就缺他爱的女人。主子把一切都想到了,这个女人性情刚烈,千万别硬来,要等她安葬好了情人,哭够了,准备离开了,到那时方可动手。

四条彪形大汉突然挡住了她的去路,其中一个说:“请跟我们走!”

经过一番反抗,琴妹被制伏。大汉将她手脚捆绑,轮流扛她着走。他们现在轻松了,只要把这女人扛回去,就会得到主子的奖赏。主子何许人也,答案会有的,他就是周仰至,以冠冕堂皇出现,趁时局混乱溜走。现在他已作好最后的准备,金银珠宝到手了得赶快逃?不忙,还得偕佳人走。他早就看上琴妹,上次让她跑了。不对,是他有意放了她。当时,他对乙凤在荒园掘宝很着急,心没用在她身上。不过他十分自信,孙猴子怎么能翻过如来佛的手心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仰至吩咐道:因为琴妹在荒园里生活太久,很长时间既没洗过澡,更没换过衣服,肮脏得很,必须派人给她好好洗洗。手下的管家叫来王妈,命她选四个能干的女人来帮忙。很快四个女人选定,两个壮硕的妇人帮琴妹洗澡,另两个备用。果然,壮硕之妇手脚麻利,两三下将琴妹全身衣服剥去,按入浴池中,泡了半个时辰,将她淹得还存一口气,再提起来,用香皂洗涤。全身洗净后,让她穿上时髦的女装,并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前段时间,琴妹一直在劳累奔波,体力几乎耗尽,四肢乏力,骨软筋酥,只好听两位肥妇摆布。现在把她从浴室转移到华丽的卧室中。两肥妇一边一个,几乎是架着琴妹在走。到了卧室,将琴妹平放于象牙床上,像置放一件物品,小心谨慎,害怕打碎了似的。然后,又给她穿上衣服,大约是现代人说的睡衣吧!这在蟠龙镇,只有大户人家才穿得起这衣服。还缺个程序是按摩,两肥妇先换衣服,上身穿紧身衣,把两个奶子挤到一处,相当于穿的背心,下身是齐膝短裤,也是紧绷绷的。两人一齐上床,一边一个,先将琴妹睡衣脱去,全身抹香液,进行有条不紊的搓揉。肥妇技术娴熟,动作规范,一套动作下来琴妹已是奄奄一息,身体仿佛不属于她自己。而两肥妇也不轻松,汗流浃背,浑身湿透。做妥之后,王妈挥手,两人屏声敛息而去。稍后,又进来两备用女人,不肥不瘦,高矮适中。端盆提壶倾出热水,用热帕将琴妹身体再擦一遍,换穿上更为鲜艳的睡衣。同时,把床单之类统统换成新的。然后,这两人同样屏声敛息退出去。琴妹平躺在床上,仍她们摆布,闭上眼养神。心想:木偶登过场了,该幕后牵线人出场,看他准备耍什么新花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周仰至出现了。为给美人好感,他从头到脚都经过修饰,戴上一副漂亮的金丝眼镜,头发梳得溜光,脚下皮鞋擦得贼亮,身穿着一套米黄色西装毕挺。他走近琴妹,柔声地说:“琴……女士,让你受惊了!”

      琴妹缓缓睁开眼睛,扫视笑容满面的周仰至,一瞬之间又闭上眼。

      “请别误会,我做的一切是为你好!”顺便坐在床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仍然不说话。周仰至脸厚,并不显得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拉过琴妹的手,捏了捏,赞叹道:“多细嫩一双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岂止手细嫩!”琴妹说,并猛地把手拿开。

     这似乎是周仰至意料之中的事!他带几分调侃地说:“美人脾气都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处心积虑把我弄到手,现在你得逞了,我成为羔羊,任你宰割,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,我是有教养的人,不会乱来,你放心!”

     “哈哈,你还没有乱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琴女士,别发火,听我讲!”他透过金丝眼镜,观察琴妹的内心变化,想如何才能打动她、说服她!“我有苦衷,是不得已而为之,别人却误解我。蟠龙镇的荒园,人人皆知,家喻户晓,荒唐怪诞之事都与它有关。闹鬼,盗宝,死了好几个人,你也深受其害。有人向我讲,易水寒、卢青云缺德,将你姐弄去冲喜,你们是两姐妹,姐被人……害死,你的姐夫后来成了你的情人,听说也死了。我一贯同情弱者,只是爱莫解能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得不少吗?”琴妹嘲讽。“你还知道什么,快说出来。”

      “我虽是蟠龙镇人,但我一直在外工作,对镇上的事不太了解。我最近回到镇上,有人造谣,说我为了得到荒园中埋藏的宝物才回来的,连江上峰镇长、伍柳师爷、叶味良绅士私下都这样认为。那是谣言!有什么宝嘛?玄真的话不可听,他是坏人,奸污了家乡多少良家妇女啊!想必你听说过。我是国民政府派驻镇上的周特派员,我是有政治任务的。说简单一点,要把荒园这颗毒瘤消灭。说宝呀,说鬼呀,都是他妈的胡扯。恐怕你还蒙在鼓里,荒园有共党在里面活动,这才是真的,如果不看清楚那会相当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胡说!我在里面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就没见过什么共党!”

      “你太善良了!”周仰至皮笑肉不笑地说。“我说一个你肯定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我认识?”琴妹想捉弄一下这家伙,要乱说大家乱说。“对,我认识一个共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也认识一个,”周仰至认了真。“好好,他是谁?”

“文诗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笑话!”周仰至顺水推舟。“文诗韵是被共党杀的,我逮共党你该高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再说一个,”琴妹感到逗逗道貌岸然很开心。“毛飞肯定是共党!还有蔡老八、朱扯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在向你说老实话,你却在开玩笑!”周仰至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 “是你先开玩笑!”琴妹挑周仰至说话中的毛病进行反问。“你说我见过共党,有何依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依据!”周仰至煞有介事地说。“你见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记不起了呢?”琴妹假装在回忆的样儿。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诸葛明!”

“哈哈!”琴妹几乎笑出了眼泪。“真的,你枉为特派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我说他是共党,是高局长说他是,不是已正法了么?”周仰至出奇地平静,而且有耐心。“好了,不说已成的历史,要说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打算把我怎么办?”她挑战般的看着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不到周仰至会这样说:“鄙人已表明心迹,待等你康复之后,便派人送你返家。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!”琴妹放声大笑,笑是对伪君子最大的蔑视。

      “你、你笑什么?”周仰至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 “笑你太愚蠢,你纵然机关算尽,绞尽脑汁,到头来还不是两手空空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仰至想了想,别再绕弯子,干脆撕破假面具:“既然你这样说,我就直言,一定要你做我的夫人,不达目的绝不罢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急琴妹不急,用嘲讽的口气问:“你就那么自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周仰至说话从来都管用!”

      “你真能对我好吗?”

      “一片真心可对天!”周仰至在美女面前很会演戏,肉麻地下跪,并伸手来拉琴妹的手,欲吻,琴妹赶忙把手缩回。“若有之三心二意,五雷轰顶……”

     有顷。沉默。尴尬。空气凝重。似乎陷入僵局。

突然。感情逆转,如惊涛裂岸。琴妹说:“那好,我愿做你的……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仰至感到吃惊,心想这是咋回事?“我没听清,你在说啥?”

     “要我做你的夫人不是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有条件?”周仰至说。“好吧,你可以提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条件当然有!”琴妹说。“不过,现在提出为时尚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想不到琴女士如此通达!”周仰至赞扬道。“人说识事务者为俊杰嘛,你随时提都可以,只要不取我的人头,一切都可以谈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家产可给你一半!”

“为啥不全给呢?”琴妹用手把他扶起柔声问。“另一半给谁?”

“给另一个女人。”周仰至学过心理学,越和盘托出,越能俘获女人芳心。反之,越支支吾吾越被动。“她的名字你一定知道!”

“谁?”

“芳子秀男。”

“芳子?”掩饰不住的惊讶,琴妹问,“她可是日本人!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?”周仰至狡黠地笑了,笑得很得意。“我只能说男人的某些癖好,对于女人永远是梦也是谜。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或许认识,”她说。“给她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!二美最终殊途同归,真是我之幸矣!”周仰至忘乎所以,陶醉其间,竟有些飘飘然。他想:“二美归一,每晚可以左拥右抱,像《十三妹大破能仁寺》中安公子一样,好不快哉!”

“既然你同意,我可以请芳子出来同你见上一面吗?”

“好事不在忙上。”她摆摆手不同意,并狡猾地补上一句:“没忙,你要我成为你的夫人,我还有条件……”

“你还有条件?那你快讲!”周仰至说。“我是有言在先,我办得到的一定遵命。”

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主要看你是不是真心爱我!”

“我当然爱真心你,啥条件快讲!”

琴妹并不急,站起身来在卧室里来回走动,好像在慎重思考。

“宝贝儿,你别晃来晃去,快开金口!”

“好,你听!我有三个条件:一是我们结婚要大筵宾客,镇上绅士名流,达官贵人都要请到;二是我与你结婚,我为大,芳子为小,我管家;三是要把文母与她儿子葬在一起,立碑修墓,不能省钱,要修得像样一点。”

“同意,同意,”周仰至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。此时,周仰至欲火难按,伸手把琴妹揽到怀里,琴妹并不反抗。可是周仰至得寸进尺,手从她大腿向上移动欲伸向隐密处……琴妹适时地将他的手推开,随之站起身来。

“我都是你的人了,何必慌在一时!”琴妹话不多,却有分寸。“你说你是文明人,又有地位,明媒正娶,拜堂成亲,才不失身份。特派员,你说对吗?”

周仰至心想,这女人好厉害,今后对她要多个心眼。心是这样想,嘴上却说:“夫人……不,琴小姐,说得在理,好事不在忙上!”

琴妹突然转变话题:“请问,芳子住哪里?”

“你想见她,我可以把她叫来。”

“不,人家远隔重洋来到蟠龙镇,是客人,理应我上门拜访。

“周到!周到!”周仰至笑道。“理当!理当!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