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<<荒园情魅>>第十一章六小节  

2013-12-10 21:17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

蒙面人没有离开,像幽灵那样时而近时而远。霎时,风在荒凉上空呼号,蝙蝠如箭,为生存狠狠觅食。朦朦的月光照在破窗上,显得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蒙面人徘徊着。他听见琴妹说怀孕了,又听她叫文诗韵摸她的肚子。他笑了,这笑仿佛包含着惋惜。他毕竟是专干杀人勾当的杀手,感情上不能有喜怒哀乐,甚至不应有常人所具备的一切感情。“他们大祸临头,还在说什么孩子?”他真要下手了,然而这位冷酷无比的人为啥迟疑不决?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做过正经事,且有同情心。不知为什么当上了侦探,洞察了黑暗内幕,反而麻木不仁,失去良知。他当过杀手,成为主子养的一条鹰犬。他走上以杀人为职业的路,出乎任何认识他的人的意料。

主子给他取的代号叫“老四”,今晚他要杀掉男的,把女的带回交给主子。他对主子绝对忠心,跟随主子走南闯北已足足有十多年。

要杀人,他习以为常:要交差,也很容易。论他的本事简直轻而易举,不在话下,但是为什么迟迟动不了手,他在犹豫什么?

他的灵魂正徘徊于人兽之间。

想起了最近一件事,他到了峨眉仙山,是带着洗手不干的悔恨心情去求神拜佛的,以赎其罪行。他见到了峨眉山的宽能大师,讲述了他的过去,没说他的现在,请大师指点迷津。大师对他的深重罪孽感到震惊。大师说:“改恶从善难能可贵,我佛慈悲,早有明言。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!”然而需要勇气,千万不能三心二意,既要赎罪别再开杀戒!你手上沾染的血太多,即早回头,才能到解脱!”

可是他决心改邪归正之时,他的妻子被杀,腹中八个月大的胎儿被夭折。他气得差点发疯!他有理由怀疑,像他如此罪孽深重的人,菩萨是不会宽恕的。刚萌发一点善心,就出祸事,看来谁的话都不能听,都是骗人的。

他此刻的心情极为复杂,善与恶在头脑中搏斗,没有胜负没有结果。他虽然目睹男欢女爱的诱人场景,听到亲昵的、柔柔的窃窃私语,却动不了他的心。既然已进了地狱之门,赎罪已晚,再多杀几人还不是一个样。

黑汉像幽灵一样,猝然站在他们面前,用黑森森的枪口对准他们。黑汉冷笑道:“夫人,快起来,跟我走!”

琴妹急坐起,不慌不忙穿上衣服,稳如泰山,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看着黑汉,冷笑数声,无任何反抗的意思。而书生文诗韵,早已吓得魂不附体。他立刻意识到,大难已来临,凶多吉少。

琴妹挺起胸晡,大义凛然地说:

“你杀死我吧!“

“我不会让你死!”杀手说。

“为什么?”琴妹感到奇怪。“一切皆是我造成的呀!”

“无可奉告!”回答干脆而生硬。

“要死就把我们一起死!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杀手玩弄着手枪,脸无任何表情地说:“不行!”

“你这不是更残忍吗?”琴妹怒喝。“简直荒唐!”

“不,不荒唐,我是为你好!”黑汉连自己都感到奇怪,从来是说不上两句话便杀人,眼下却如此耐心?“你要替我想,一个不杀难以复命!”

“主子是谁?”

“不知道为好!”黑汊说。“你不是说你有身孕吗?我想帮你逃走,让你生下孩子,孩子是无罪的!”

黑汉说这番话是临时编造的。他一贯心如铁石,感情麻木,怎么会说出还有一点点人性的话来呢?他心里一阵燥热,连自己都不相信。

“我有何罪?”文诗韵忍无可忍,也敢于说话了。“有罪的是你主子,而你不分良莠,善恶不分,你是帮凶,更为可恨!”

“反正,说千说万,最大限度你们只能活一个!”黑汉出奇地安静,说话仍漫条斯理。“别再耽误了,迟了谁都出不了荒园。”

文诗韵感到没有必要再说。“先生,你快向我开枪吧!”

黑汉举起手枪,正准备开枪在刹那之间,情况骤然发生变化,琴妹扑上去抱住自己的男人。黑汉不愧为高手,千钧一发之际,子弹从他们头上擦过,好险!只要低一丁点,不是一人而是两人都送命。

黑汉一阵颤栗,已大汗淋漓。击毙了老板要的美人,等于击毙自己。不能鲁莽,他暂时收起手枪。不能乱来要,考虑个万全之策。

文诗韵对琴妹说:“你不能死,活着为了孩子!”

琴妹回答:“就说孩子,孩子今后不能没有父亲!”

两人失声痛哭,拥抱在一起,齐说:“我们一起死吧,谁活着都没意思!”

“够了!别婆婆妈妈的。”黑汉忍耐到了极限,怒喝:“老板有令,他要得到琴妹你这个女人,若得不到,我也会死。”

“你傻呀!”琴妹说。“你不会逃走吗?”

“我不会背叛主子!”

“你能不能积德,不杀人?”文诗韵企图说动杀手。“古人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……”

黑汉烦燥地大叫:“时间不多了,快说谁死?”

二人异口同声:“一齐死!”

“好吧,休话怪我无情!”黑汉举枪。

琴妹走在前面,挡住文诗韵。并步步紧逼黑汉,黑汉退到破门外,再退下台阶。“别再逼我,再……我开枪了!”琴妹转身抱住文诗韵,两人紧贴在一起。

“既然你们要死,我真要开枪了!”

霎时,乌云滚滚,日月无光。乌鸦返回,“哇哇”之声叫人毛骨悚然。

“乌鸦,那来这么多乌鸦?”黑汉感到不祥。

“它们是来吃死尸的。”

“吃谁的?”黑汉心在颤栗。“吃你们的?”

“不,不止我们两个。”琴妹冷笑。“还有你的!”

“无所谓,我是恶人,恶人自有恶报!”

“砰!”他自杀了。但他没立刻倒下,他的血从头上往下流,恰好流向一株胭脂花。今年大概是最后一批花开了,然后慢枯萎,枯萎为了新生。明年花再开时,花更多枝更茂。荒园肯定还是荒园,胭脂花会有人来欣赏吗?”

谁能回答呢?

琴妹狂喜:“诗韵,杀我们的人死了,真是老天有眼。”

“砰!”又一声枪响,谁在打枪?

文诗韵倒地。在倒地的一刹那,他用尽最后力气大叫:“琴妹,你快走!”

琴妹吓呆了!

黑汉这才倒地。

琴妹抚尸恸哭:“诗韵,是谁杀了你?”

无论她怎样呼号,他没有呼吸,他没能回答,没有笑容,他不再向她说什么,从此在世上消失。人生最大的悲痛,莫过于与亲人的生离死别。她摇他,吻他,他依然无动于衷,他的灵魂只存在于冥冥天地之中。

她要亲手安葬心上人,用手在地上刨着,刨着,手破了,出了血。她弄来有尖的木条,锈了的铁器,在地上掘着。一天一夜,掘了个坑,把爱人放进去,再掩上黄土。旁边正好是那株奇特的胭脂花,大部分花已残,还有几朵笑着,像血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