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<<小人物>>选登----我的一个片断  

2013-01-09 16:58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两千年快到的时候,我一贯“眼光向下”,去县城或县城以下的乡镇深入生活。首先去我从前工作过的五通桥,受到文化部门的盛情接待。稍后我去了犍为,必须去的原因是我母亲是犍为人。文化局范局长听说过我的名字,安排了住宿,又招待吃饭,菜有几样,酒是枸杞酒。正要开始吃范局长接到一个电话,走开了,随后叫去科长,不知说了什么,科长招来餐厅负责人,又不知说了什么。范局长抱歉似地对我说,别忙,还有领导要来。一会儿,桌上添了许多菜,虾、牛鞭、螃蟹、鲢鱼等等。气氛迥然不同,范局长去门口那里张望着。来了,汽车上走下几个人,范局长上前不知又说了什么,一齐步快步走到桌前,范局长报一个官衔我们握一次手,最大的官是县委副书记,其次是组织部长、教育局长、老干局长等等。吃喝来了气氛,似乎都很躁动,说恭维话我的话知道不是真的。这要感谢我那职称,很好听,一级编剧。这才明白,人们为什么要想方设法评高级职称。

去了犍为,马上返回五通桥区,到了西坝。此镇过去属于乐山,与五通桥一河之隔,地理位置十分独特,是从前进入沐川、马边的通道。五通宣传部通知他们说我要去,镇党委副书记王义接待了我,向我宣传西坝三特产:西坝豆腐、生姜、糯米酒。并自我介绍:他过去在沐川当财政局长,干得好好的,脑一热,决定不要公职而下海。下海一阵子,厌烦了,参加公务员考试,返回政府机关,现下派到西坝当副书记。聊了一会,吃饭时间已到。在政府定点的馆子里,吃了好几种豆腐,真资格的西坝豆腐。吃罢,赵书记陪我去参观糯米酒厂,讲了这酒的许多优点,仿佛是天下第一酒似的。约莫四点钟左右,王书记安排我住宿,说是临河的山庄,风光很好,叫我住那里。我住进去才知道,是颇有规模的OK厅。许多小姐浓施脂粉,妖艳无比。来了以“唱歌”为幌子“嫖客”,仿佛都很亢奋,见了生人还有些胆怯。我问管理人员,这些是什么人,答曰是乡长之类的芝蔴官,有的住地较远,来玩一次走几十里路,花四个小时。“食色性也,人之大共,”性欲这东西会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!信然。

我暗自埋怨王义是不是昏过了头,把我安置这种环境中。正盼他不到,有人大叫“请乐山的作家就餐了!”我装着没听见,悄悄溜出门去寻饭吃,谁知山庄附近没有餐馆,只有卖饼干、蛋糕的商店。我饥不择食买了几块钱的蛋糕,再悄悄回到住地,关起门吃蛋糕。忽然听有人又在叫我,像留声机那样重复一次“乐山来的作家……”我不理。心想,王义不叫话,居然让我与小姐一起吃饭!过了不久,有人来敲门,我开门,来人说:“请吃饭了。”“与小姐一起吃?”“不不,在领导就餐的那地方吃……”“谢谢,我早吃了!”

第二天一早,我离开这个所谓的“山庄”,想了想,就这样回去有点遗憾,还想去另一个镇试试。但班车只有早上一班,我去迟了没赶上,路边有开摩托的,花了十元,坐上四十分钟就到了。适逢赶场,街上人很多,逛了逛街就去了镇人民政府,一个男的看了我的介绍信叫我去找文教干事。我不知文教干事在哪个办公室,经人指点,说文教干事在计划生育办公室,干部都要身兼数职。我进了计生办,一眼就见到一女的,三十多岁,不胖不瘦,不丑也不美。她看了我的介绍信板着脸问:来採访?我说不是,是作家下来深入生活。她摇头表示不理解。我说由于人生地不熟,是不是派个干部同我一起下去。她说干部都忙,派不出人来。我暗示她,其它地方至少要派个副书记,你们这里太不热情了吧。女干部叫我先去镇上芙蓉旅馆住下再说。我打定主意,今晚住下,明天一早就回去。去到旅馆,人也累了,躺在床上看电视,看着看着,进入梦乡。不知睡了我久,有人敲门,边敲边叫:“乐山来的同志,有电话!”我说心想,谁知道我来了这里?出了房门,快步去到柜上拿起电话问谁找呀?电话里说她姓花,估计就是那个镇文教干部,说镇领导决定请吃饭,叫我五点去镇上。好吧,既然人家要请推辞不好,就准时去。

花女士说镇长已经去了餐厅,叫我们快去,她在前面引路。餐厅在大西街,未走近已听见说话声、笑声。进去一瞧,满满坐了一桌。花女士说作家来了,大家说欢迎欢迎,把我弄去中间坐,镇长说声请,尽都举杯。三杯下肚,镇长话多起来,说除了人大主任在外学习,其他干部都来了,地方太小,叫我别见怪。镇长很幽默,讲了许多笑话,严肃的、不严肃的;素的、荤的,讲得花女士脸飞红潮。饮完数瓶酒,镇长说大家一起陪乐山来的作家去OK厅体验生活吧,不过花女士除外,众笑。谁知我们这一泼人,经过镇政府时,干部们的夫人早等在那里,一齐上前各自把自已老公硬拉住,往家拖,场面滑稽而混乱。最后剩下人武部领导和我,他抱歉地说:“同志,还去吗?”我说算了,我醉了,要去睡觉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