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<<小人物>>选登-----蓝线客  

2013-01-27 16:17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的真名不知道,小镇老百姓都叫他“蓝线客”,此人不但貌不惊人,而且还丑。脸干瘪,皱纹多,状如老太婆。说话声音不高,即使吵嘴,声音也平和。一年四季,好像都穿一件蓝不蓝,灰不灰,说脏不脏,说干净不干净的长袍。秋天以后,长袍外多一件还是灰的背心,头上多一顶线帽子,歪歪的压在头上,当然同样是灰色的。他是商人,确切地说是小贩,起先在别人的阶檐下摆个卖棉线的小摊摊,大娘大婶来买一角甚至一分钱的棉线;姑娘、小媳妇来买一、二角钱的彩线。生意虽不红火,但细水长流,绵延不断。蓝线客因此得名,蓝线客成为“小小生意赚大钱” 的典范。

我在十来岁的时候,由于父亲基因的作用,亦能提笔画画,在风筝上画兰草、蝴蝶。去放飞时人家会问:“谁画的”。祖母定抢先回答:“我孙儿”。人家随口称赞几句,祖母以为我真的画得好,叫我好好画。既然画画,就要用颜料,去最近卖颜料的地方是蓝线客家。他卖线又卖颜料。人还是那样丑,说话声音不高,知情人讲,他赚的钱可多。虽比不上烧盐买盐的大灶户,然而他是殷实户。我不喜欢蓝线客,每次去买二分钱的颜料,他那比鸡爪粗不了多少的手,把装颜色的筒盖打开,用最小的勺去舀上点点,还用手抖掉一些,再抖在一小方白纸上,就那么一丁点儿,然后细心包好,递在我手上,我离开时,他我在背后说:“好好画吧,画好了画将来吃穿不愁啊!”

后来,我在祖母的怂恿下、支持下,开始做风筝出卖。春天一季,大概能卖二三十多个。祖母不要我的钱,叫我去买纸笔和颜料。街上邻居们都知我能画画,糕饼厂的赵老板也听说,请我去画月糕,八月中秋吃的那种,白面红心子。从前月糕是一个名叫宋道士的人画的,画得并不好,我画的色彩要鲜艳些。以画寿桃,孙悟空、嫦娥奔月为主,人物几笔构成,简单;寿桃为大红色,叶为翠绿,看了让人高兴。

我从向蓝线客处买颜料好几年,直到我上初中才停止。我虽不买蓝线客的颜料了,他的老太婆形象在我脑里抹不掉。街头巷尾有时会听到一些对他的议论,说蓝线客做生意赚钱赚得辛苦。除了在镇上摆摊,多数时间到周边去赶场,卖他的线和颜料。他的线有质量,他的颜料好,可以染布。卖给小孩子画画的颜料是极少数,主要卖给染房。蓝线客对别人吝啬,对自己更吝啬。下乡赶场卖线天不亮就走,摸黑才回家,中午实在饿得不行才进饭馆,只买一碗白米饭,不买豆花,也不买荤菜,只要一碗煮豆花的汤,拈两块别人吃剩的咸菜,就能把米饭送下肚,他就这样亏待自己!长年累月,日晒雨淋,风里雨里,好像他来人世为了吃苦,他则说是命中注定。

六十年代初我离开家乡小镇去外地读书,暂时忘了蓝线客。偶尔听到他一些事情,说他做生意童叟无欺,对干部决不阿谀奉承,因此招来祸事,甚至想办法整治他。他明明上足了税,却说他偷税;明明他木讷寡言,却说他造谣惑众。多次斗争他,并经常弄他来游街示众。公布他的“罪状”是:一辈子剥削人,吸人血。

蓝线客被气死,他无儿无女无老伴,从他家中搜出数十斤颜料,上百斤丝线,现金多得令人乍舌,人民币用秤称二十五斤有余。蓝线客来世上真的是个迷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