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原创<<小人物>>选登-----老 C   

2013-01-17 10:58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老C人生最大不幸是遭遇一场车祸,把一个完完整整的他弄得背驼脚瘸,身体残废程度有点几像雨果写的《巴黎圣母院》里的那个“钟楼怪人”。他“荣获”两个外号:一是C驼儿,一是C瘸子。他是残疾人,而且还是严重的残疾,生活十分艰难,若是别人这辈子算完了,可是他与命运抗争拼命学习,文化程度达到高中,在解放初期高学业可不多。他从不自暴自弃,从不悲观厌世,原因者何?幽默的性格起到很大的作用,不但感染了自己,同时感染着周围的人。

因他是我叔父的同学,时任蟠龙镇党委秘书,我正好没考上大学。家里有老母无工作,我不就业难以维持生计,叔父叫我去找老C叔叔,请他帮忙安排工作。当然,他乐于助人,何况我是同学的侄儿。他安排我到镇办民小上课,每月得报酬18元。以后我忘了他,他也忘了我,他不知我在民小教了多久,教得怎么样。我不知他在蟠龙镇当芝麻官当了多久,没在镇上工作之后,又调到什么地方工作去了。

很快,我调到了川剧团任编剧,才知道他在离剧团不远的镇人委上班,我去看他,我想他这种又瘸又驼的人肯定结不了婚,可是我估计错了。我的来到他很高兴,他便用唱川剧的声调向内呼叫:“夫人呀,贵客来了快上茶!”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,他这样的人还结得了婚。不一会,里屋走出了个女人,把茶端到我面前,说声“请喝茶!” 欲转身回去,老C急忙叫住,仍用川戏讲白对妻说:“夫人夫人,你太累了,不坐坐?你应介绍你是谁,人家今后好叫你!” “我叫许桂花!” 她边说边走。“ 我坐坐,衣服谁洗,饭谁弄?你总是老公猪打锤——光使嘴。” 说罢头也不回地进屋去了。老C朝着着夫人背影不紧不慢地又说了:“谢了,贤夫人。要我帮忙,你就叫我,我一双手没残,还有点力气!” 夫人在里面高声反驳:“你拿出来让人家瞧瞧?皮包骨头,还说有力气?吹牛!” 我虽只看见他夫人一次,但印象很深刻,模样不错,眼睛大大的。身体壮实而不臃肿,个头较高,不少于一米六吧。穿一件白底绿花衣服,很合体。反正是典型的朴实的农村女人。我没问他这女人谁介绍的?很费周折吧?言下之意,一个上好的女人为啥肯嫁给了他?其中定有故事。但我问不出口。不久传来喜讯,农村女人还一连给他生了两个女儿。凡认识老C的人都说,简直算得上一大奇迹。

后来鬼使神差,文革爆发,上面派来一个三人工作组,其中就有他。组长姓王,眼睛不好,外号叫王瞎儿。组员之一姓胡,口吃,外号叫胡结巴。另一个就是老C,当然.我就不赘述了。据说有人提出,我是从学校调来的,是不是派人去了解了解,结果发现学生用大字揭发了我犯下的许多“罪行”。我知道后两眼发愣,如雷炸顶。大家都知道,当时《人民日报》曾发社论,题标叫《大字报——牛鬼蛇神的照妖镜》。今天你是人,明天有人写你的大字报,你就不是人是鬼,是蛇,是坏蛋。我不敢想下去,急奔回寝室,想到这下全完了,思绪万千。到了上午十时,本来有我参加的一个会我不敢去。工作组长老高问老C这是咋一回事,老C怕引起怀疑,不多解释,灵机一动,指着大字报说:“王组长,请看学生写他的一张大字报……” 王说:“我看不清,你说吧!”老C说:“这张大字报写他在课堂上传播修正主义毒素,大讲苏联影片《雁南飞》和《晴朗的天空》。试问,大雁过冬不南飞,难道要向北飞!怎么是宣扬修正主义?晴朗的天空不好吗?怎么也成了宣扬修正主义……” 老C知道王组长没看过这两部电影,即使他看了也弄不懂,于是才敢信口开河地乱说,居然骗过了王组长,使我化险为夷,蒙混过了关。

从此以后,我没事就到老C家去走动,他有年轻二十多岁的、身体健壮的许桂花照顾才活到今天。老婆是农村人没文化,说话直来直去,经常惹婆婆恼怒。久而久之,矛盾没化解,造成了婆媳关系紧张。老C很为难,尽量做到忠孝两全,在婆媳之间走钢丝作作调和。老C发挥他的特长,常用讲笑话、说故事的办法,以幽默语调,把生气的双方往往弄得破啼而笑,化干戈为玉帛。

老C除了讲话艺术高超,还有多项才艺。能拉二胡,能识简谱。我进剧团当川剧编剧,想唱川剧,就拿起川剧曲谱去请教他,老C一看就会,因此教会节奏感差的我好几个曲牌。有趣的是他唱时还停下来比划动作,下肢不动,如捋胡子、摆头、手动等等还可以,但他忘了他是瘸子,走台步就难看,人家忍俊不禁,他也笑了。

老C能跟上潮流,不好买收音机的时候,他无师自通,开始学安装收音机,一个月安装好一部,三个波段的,好用好使。接着他学装电视机,电视机比收音机复杂得多,但他不断琢磨,费时半年,装成功了。我想看电视台转播的川剧,就去他家。可惜技术没完全过关,不少时候画面在抖动,看得人眼花缭乱,只能看个大概,总比没有好,也算了不起。老C又转学照相,相机不知他从何处买来,塑料的,只花了二十元,不但他自己照相,还加印照片。照出的人和物还清楚,他还教我照,照好再交与他去冲印。

八十年代初我调乐山工作,一日老C打来电话,说妻子许桂花得了尿毒症,我立刻去医院看望,不幸的是迟了,医治无效病故,她得到解脱,苦了老C。这女人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二十多年来,他的一切全靠她,还给他生了两个女儿,这对他打击太大!老C再也幽默不起来,哭成了泪人。半年之后,乐达而幽默的他去阴间找他妻子讲笑话去了。留下二女,虽如花似玉,貌若天仙,但红颜薄命,与丈夫相处不好,姐妹双双都离婚打单身。老C在天之灵若有知,不知会怎样伤心呀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