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(1986602883)原创小说<<小人物>>选登-----七叔  

2012-10-27 17:00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祖父的幺弟,我叫幺老爷,幺老爷的第七个儿子我叫七叔。七叔最大的特点是幽默,表达方式是写“顺口溜”。在本地镇上他是很出了名的。七叔的“顺口溜”才华,来自于他父亲。他父亲虽貌不惊人,但刁钻古怪,鬼点子多,人们称这种人叫“烂肚皮”。举个例子吧!幺老爷不满意儿子讨的老婆是农民,说她没文化,而且贪耍。古镇人多街多房多,七婶一出门会看个不够的。她感到什么都新奇,特别是小镇兴赶场(有地方叫赶集),十天赶三场,她是逢场必赶。然而她胖得很,胸脯大得不得了,加上打扮不得体,爱穿大红大紫衣裤,更令人侧目而视。可她不管,上街就看过不够,硬是从场头走向场尾,东瞧西望,不厌其烦,一直到场散才回家。幺老爷满肚皮的意见,但是又不好直说。可是不提醒危害大,怕媳妇若长此下去,家里的事谁做?于是就发挥他的幽默天才,在过道的粉壁上,用毛笔写下这样四句:

乡下婆娘爱赶场,

奶奶吊起一尺长。

六月太阳当头照 

躲到下面好乘凉。

作为当公公的用如此土俗不堪的话坏媳妇,在古镇上相当少见。然而,幺老爷这一招却很凑效,七婶又羞又怒,从此很少去赶场了。七叔不仅不责怪老爸有伤风化,还认为有趣,想学这一手。没事他就练,常常给工会办的黑板报投稿。

岁月流逝,爱赶场的七婶接二连三生了两儿两女。七叔在盐厂工作薪资并不高,供养这么多的儿女很吃力。但他很节约,不吃烟不喝酒,家里陈饭陈菜大家不吃他吃,还叫儿女们把猪肉中的软骨头和黄鳝、鱼鳅中的细骨,一起咽下,谁不听话,吐了骨头,他二话不说一把抓来吞下去。别人看来有些脏,他说没关系,娃娃的嘴不脏。在厂里或别的地方,那怕一颗铁钉,一根铜丝,一段麻绳、一个木板、一截烂布等,都检回家,平时检来急时用,他知道度日之艰难。以后孩子们慢慢长大,就业成了大问题。大女儿读中技校,安排了工作;小女儿下乡上山,也不错;两个儿子没考上学校,只有依靠盐厂了。人事科长不通商量,说没有指标单位怎么敢进人?七叔恼怒,初试新招,在厂门外写了“顺口溜”,白纸黑字很醒目:

不是我,想捣蛋,饱汉哪知我饿汉。

找科长,腿跑断,你急他作壁上观。

你吊颈,说好看,你未叹气他呻唤。

人家的,全就业,我儿就业登天难。

厂领导,管不管,不管我来端饭碗。

我已经,横下心,鱼死网破闹翻天

不知是顺口溜的作用,还是真有指标下达,不出一月,七叔的一个儿子就到盐厂大集体上了班。

可是七婶生病了,先是四肢痛后转成拉肚子,医去医来没好,脑子却痛,七婶块头大,体重常保持在一百四五十斤。但因病一下子瘦成六七十斤,看着好可怜,住进医院还未满月就断了气!七叔怀疑医生没尽责,用药出问题!如果说没出问题,病人怎么会死得这如此快?于是他连夜写成“顺口溜”,贴在了医院的大门上:

这医院,硬是怪,病人进来死得快。

不是我,太古怪,讨个说法理应该!

要承认,药用歪,不然今后咋能改?

劝你们,把错改,病人才敢进院来。

“顺口溜”一贴出,观者如潮。人们议论纷纷,有的说是,有听的说非,影响不好。医院院长新上任,摸不到火门,怕事情闹大,出脱乌纱帽,派人与七叔谈判。经过讨价还价,达成协议。七叔才撕去所贴的“顺口溜”,作为条件,厂里解决了他另一个儿子的工作。当然,医院还赔偿损失并负担安葬费。七叔得意了许久。

七叔打单身两三年,大女懂事希望老爸娶一个老婆。话放出去,有人上门说媒,结果一说便成。那女人才三十二岁,小七叔一半。女人是离了婚的,她从前的男人是赌棍,不但不拿钱回家,而且还将家里的衣物偷去卖。这女人知道七叔是有钱的,又不乱用,巴不得与他结临婚。七叔狡猾,先将女人睡了,并不说结婚的事,女人催,他就说同居一段时间把感情培养好再说。然而,睡了人家不结婚,受到具有正织统思想的老年人的非议,被认为七叔品性不端,这不等于在乱搞吗?实在是大逆不道!七叔上街,往往招来白眼,老朋友从此不愿与他一起喝茶或下象棋。准七婶也不慌,既然被他睡了,正好!这叫做“蚂蟥缠住鹭丝脚-------要脱不得脱!”,七叔没法,既然把女人甩又甩不脱,就顺其自然吧。女人经常打牌在外,半夜才归。儿女们出来阻扰,说娶个女赌棍,今后不把家产输光才怪!七叔好色,这女人年轻,爱打扮且风骚,他被迷住了。幺女说:“你自作自受,今后我们就不管你了!”七叔说好,我有老婆,不会再麻烦你们。当然七叔也有苦衷,生米成了熟饭,要甩咋得脱呀!不信请看他写的一首顺口溜:

    她和我,情意深,我不娶她怎么行。

   不嫌她,女赌棍,只因年轻长得俊

   睡梦中,我笑醒,天空降下美佳人。

   她爱赌,成习性,以后慢慢会周正。(当地土语“会好的意思” )

    风再大,也会停,老婆老公一家人。

这次怪,“顺口溜”不起作用,风波未平息。当然亲友也好,邻居也好,意见再大不起作用,就看儿女意见如何。家庭中幺女最刁,他首先想到继母可能别有用心,三十挂零嫁老头子,为的啥?讲感情没感情,讲共同语言也没有,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想必继母有所图吧!家里存款没有,就只有破破烂烂三间房。这三间房要花钱才会旧貌换新颜。但是,因地处繁华地带,出租不成问题。幺女越想越冒火,本来租房的收入她也有一份,现在成了女妖精打牌赌博的资金。于是找老爸闹,并发出最后通牒。如果老爸硬要与女妖精绞在一起,就要断绝父女关系。七叔慌了,请教另外三个儿女咋办。两个儿子是和事佬,爸结婚也好,不结婚也好,只要不叫他们拿钱反正都好,让爸自己决定。大女儿要厚道一些,认为老爸有这方面的要求,结了婚又有人照顾,儿女就就放心。饭有人煮,衣服有人洗,有病有痛有人去请医生,子女何乐而不为呢?七叔要结婚谁也阻挡不了。可是家庭造成分裂,兄弟姐妹之间本无矛盾,就是继母进门搅浑了水。幺女不愿回家,回家必使脸色,使脸色会引起吵架。其他三个子女劝也不是,不劝也不是,久而久之,一家人感情淡了,分生了。

七叔现在经济有点困难,女人年轻但不想工作,依赖于七叔,说的是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”赌钱的毛病改不了,七叔故技重演,在壁上写下顺口溜:

可叹娶回赌婆娘,

一天到晚去赌场。

越输越赌越疯狂,

祖上家产快输光。

七叔的“顺口溜”再次失灵,因为他老婆不识字。

还是大女儿疼老爸,得让他有钱进。买了称重量的磅秤,让老头每天推磅秤上街,谁要秤得付钱,这样就可以增加收入。七叔又动脑筋,为吸引人,他在磅秤上挂一幅“三点一式”的美女照片。本为吸引人,恰遇上扫黄,被稽查队勒令取下。七叔不服,不取也不交检查,还写“顺口溜”来发泄:

磅秤上挂女郎

那是画,

不叫黄?

可是-------

他们说黄,

就是黄,

黄去黄来没商量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