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986602883的博客

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果卿(1986602883)原创新作<<小人物>>选登-----忆亡友  

2012-10-22 20:20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四川眉山出才子,除了三苏,就算谢君了。但是才子并不一定要写剧本,如苏东坡父子都只写诗文。而谢君却写剧本!我试想以谢君之才情,若写诗文,想必定有造诣,谢君却偏偏误入罗网,在剧本迷宫里如勇士般左部右突,拼命廝杀,那情形是十分悲壮感人的。

我认识他是在一次创作讨论会上,先被他的形象所吸引。要描写会比较困难,只能打比方,谢君若围上长围巾,那派头极像金山饰的施洋大师,外表和气质都有许多相似。再说他的谈吐:他说话声音不高,但铿锵有力,字正腔圆;逻辑性当然极强,分析也很透彻;有时警句迭出,语惊四座;有时言之不足,倏然站立,用手在空中划个半弧形,又潇洒地落下,很有魅力,他常用的词汇是“美极了!”比如评价谁的剧本语言好,他也不这样说,而是说“掷地有声。”语言掷地有声,多形象!说谁的剧中人物塑造得好,站得起来,他不这样说,而是说人物具有“雕塑感”。以他非凡的鉴赏力与口才,很快受到乐山市文化局的专管创作的副局长的青睐,每次开剧本创作讨论会都把他请去,聆听他的高见。

地区有次组织编剧去洪雅柳江深入生活,我才有机会进一步了解谢君的精神世界。在柳洒如诗如画的环境里,诗人会写出好诗,剧作家却醉心于浮想连翩,搜寻可以入戏的故事情节。谢君在柳江区公所古老木楼上,向我们敞开心扉,讲他的七情六欲。当然,婚恋是人类永恒不变的主题。谢君说他曾有报国之志,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鸭江。在战争的烽烟里服役,才暂时收敛了罗曼蒂克之德性。战事结束,谢群复原了,在邢台与战友小住几日,只因为在长街之上,见到了合乎他标准的美人,他说当时被美人惊呆了。问这美人美在何处?是“回头一笑百媚生”,还是“腰若束素,肤如凝脂”?是“眉如翠羽,眼似秋水,齿如含贝”,还是宋玉描绘的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,敷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”?谢君说美人之美不在于此,在于美人“秀发如云”,那才真正“美极了!”我想这也不是谢君的创新,戏文里不是有这样的:“王爱你爱你真爱你,爱你头上青丝如墨洗。”谢君当时年轻,跟着长发美人走了几条街不足为怪。后来,他想再见那美人一次,但是“众里寻她千百度”也是枉然。谢君人品高尚,初次见那美人就没有果戈里写的《涅瓦大街》中的两个无赖一样,追女人追到人家的门口,赖着不走。女人只好用一盆水泼去请他们走了。

  谢君为人诚实,绝不在背后议论别人,也绝不在任何情况贬低别人抬高自己。我每次去眉山,只要遇上他就别想找理由不去他家吃饭。谢君为人大方,绝不吝啬,好酒好莱摆满一桌,不断地叫“请喝酒!请拈莱!别客气!”他更不让客人去住旅馆,他家只有两张床,他把夫人“请”到女儿房间去,把位置空出来。还文绉绉添上一句,要与客人“抵足而眠”。我在谢君家住过多次,每次他都因说话过多而失眠,只好干脆不睡,披衣而起,把梦中之我摇醒,他又开始讲充满智慧与哲理的人生经验。他说:“人难免要衰老,但意志不能衰老;身体功能难免老化,但思想不能老化,要使夫妻保持性和谐,有必要再造‘新婚第一夜’的气氛……”讲到此,他神秘-笑,压低嗓门说道:“你瞧见了吧,我当新郎的照片仍挂在显著的地方,当你精神不振,感到老之将至时,看着刚结婚那时的郎才女貌,感觉真妙极!要说刺激这就是刺激,我谢文不服老啊!”

他见我沉吟不语,只当我以为他讲的庸人俗语,立刻来了劲头,不惜引经据典来说服我。“你读过孔夫子的《论语》吧!他老人家可是圣人,但他在评论人们对道德追求的自觉性时,打了个最俗的比方:我没见过有好道德像喜好女色那样的人。孔丘不是伪君子,他还说过-句名室言,叫做 ‘食色性也,人之大共!’证明他不但是圣人,而且是性情中人。”谢君见我没精打采,眼皮快睁不开了,才没继续高谈阔论下去。

  以后他写了好几个剧本,其中有-个是就地取材,写苏东坡的。说句实话,其它都好,就是戏剧性差一点,案头读可以,但要搬上舞台肯定困难。谢君不以为然,说他是把写“散文诗”的写法引入写戏,算是一种探索吧!有人反驳:戏剧戏剧,没戏怎能叫剧?不能搬上舞台的戏,不算成品,最多算半成品。谢君不同意这种看法,他认为剧本作为案头读物的不少。他举例说明:“我们不可能常常看莎士比亚、莫里哀、易卜生、果戈里的舞台演出,却可随时从案头得到满足。在中国,古典名剧《西厢记》、《长生殿》、《桃花扇》、《牡丹亭》等等,都有散文诗化倾向,看演出时间太长,不如回家看剧本:‘碧云天,黄叶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……’”他认为读剧本才有味,可以非常自由地去享受文字之美。

谢君还有办好企业的才能。剧团开办油漆厂,他被群众一致推选为油漆厂厂长。他有过一段火红的日子,外出都有女秘书陪着,有时还是两个-----左一个右一个,风光无限。他高瞻远瞩,预见到今后的剧团必须要有副业作为后盾,不然不能生存。于是他提出组建抓副业的领导班子,能人上马,确定项目,并作好攻关准备,无疑是非常有远见的。

可是谢君当厂长不到一年,突然生病,不乆便撒手人寰,真所谓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”这不能不说是眉山文化事业的损失!谢君留下了许多剧本的手稿,望有关方面能够重视,有朝一日替他整理整理,满足他生前想把手稿变成铅字的夙愿,以告慰谢君在天之灵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